笔趣阁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飘渺江湖梦 > 2.第二章 擂台比武
    “我,来这里跟你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一直这么对我?”辰舞阳手拿着扫帚,转过头冷冷地责问梦漓。眼神中又是充斥着戾气。

    “……随便你怎么说。嘁!”梦漓挽着袖子,头也不回地擦着地板。

    “呵。逆鳞碎了你很开心?”辰舞阳继续拷问着梦漓。

    “我。我不是。。。”梦漓刚想解释就被人唤了一声。

    “梦漓——”一个轻灵的声音传了过来,梦漓抬头一看,来人是个女子,穿着桃红色的上衣,下身的裙子笔直而下,上衣上有白色线条点缀,而裙子却是纯白的,流云髻上用粉色步摇,流苏衬托,一身清丽脱俗。

    梦漓笑着向她招手,说:“蝶裳,你怎么来了?”蝶裳回她一笑,说:“刚刚看到东市那边有打擂的,是咱们芙歌城的某一个王爷办的,好像说最后赢家可以获得一百两黄金。我看咱们这里都可以去试试。”

    一百两黄金?!梦漓眼前一亮,这样不就可以还钱了么!于是她二话不说把抹布塞给蝶裳。跑回自己房间里换了一身男装,抓起弯刀就狂奔东市。蝶裳无奈看了看辰舞阳:“你不去?”

    “去?怎么去?再说。。。呵。算了那个多无聊。”辰舞阳想着碎掉的逆鳞扇又看了一眼正在喝茶的锦绣,说:“还有,梦漓走了,你就帮她打扫吧,我可不想一个人打扫。”说着便埋头继续扫。

    梦漓出了大门便跳上屋顶,飞檐走壁越过了重重屋顶,虽然她轻功不是很棒。

    擂台被百姓们团团围住。他们都在等着这一百两黄金的得主出现。梦漓穿过人海,往台上望去。看到一身穿着玄色袍子,头发全部用玉冠竖起,坐着太师椅在擂台上观赛的男子,因为戴了面具,所以根本看不清男子的脸,应该就是那个不知名的王爷了吧,梦漓想着。这时她看到一个身着红黑相间衣服的男子站在擂台上,他的发梢上方约七寸的地方用发带绑住,不失礼仪风态,看上去做事放荡不羁又心思缜密。而他的对手此时正痛苦的躺在台上。貌似被那人踢断了肋骨。

    这时,旁边的小厮喊了起来:“还有谁来挑战?”台下的人本来就是凑个热闹,谁会上啊。这时小厮看无人上台便说:“那我宣布……”一阵风吹过,散发着一种独特的药味。红衣男子轻嗅风中带来的微微药香。心想:这个味道莫非是……臭小子果然在这里。终于让我逮到你了。轻笑了一声道:“哪位小哥可有胆量上来拼一把?”手指着梦漓。

    “等等!我??好,好啊。”梦漓翻身上了擂台,心想:我是来赢钱的,我可不能一顿不吃饭,要是不给赔钱,三娘会杀了我的。从梦漓上台开始红衣男子就一直打量着梦漓,心想跟着这人定能找到他可不能放过面前的这人。

    “好,那么我宣布比赛再次……”

    “等一下。”那红衣男子摆了一下手,走到一直在观赛的王爷前,作揖行礼,说:“王爷,在下凤彦御,有一事相求。”

    “什么事?说来听听”

    “在下想……如果在下赢了这场对局,请求那位小兄弟做在下的徒弟。”凤彦御不急不缓地说。

    梦漓吃了一惊,皱起了眉头,心想:这什么人,居然要收我为徒,好狂妄。

    很明显王爷也吃了一惊,但他很快说:“本王答应你。如果他没什么意见的话就可以。请阁下开始吧。”

    “谢王爷。”凤彦御作揖退下,站在梦漓前面。

    “比赛——开始!”

    梦漓刚准备把弯刀□□,突然眼前人不见了踪影,但脖颈后传来一阵冰凉,那是一把匕首。

    “戚——,我最讨厌暗箭伤人”梦漓拔出弯刀,抵住了脖子上的匕首,绕开它,退后几步,看着那一脸腹黑笑意的凤彦御,自己倒吸了一口冷气。

    突然凤彦御一个箭步冲过来,“好快”梦漓不禁心一颤。刚刚和辰舞阳打斗受的伤加上凤彦御几次的重击她已经快招架不住了,突然一个疏忽,直接被凤彦御一脚踢住了丹田,咽喉里好像有灼热的东西,她一汪鲜血吐了出来,随后倒在了地上,“咳咳”她又咳出血来,捂住丹田的位置挣扎爬了起来。

    这时,凤彦御对她说:“你认输吗?”

    “我……不要”梦漓咬牙坚持,忍住丹田的疼痛站直身体。

    凤彦御无奈笑着摇了摇头,将匕首收回鞘,对王爷作揖说:“王爷,在下甘愿认输。”

    一语惊呆四座,王爷倒是不慌不忙,“为何呢?”

    “这位小兄弟刚刚上擂台的时候已经受了伤,这场比赛一开始本来就是不公平的。再加上,在下出手很重。这位带伤小兄弟自然是承受不住,所以想给这位小兄弟赔礼。”说完看向梦漓。梦漓听了这一番话也很吃惊,不禁心里称赞凤彦御:此人定是个侠义人士。

    “好,尊重阁下的选择。来人啊,赏金。”

    “谢王爷。”凤彦御接过黄金,走到了梦漓身边将赏钱系腰带上。

    梦漓看到凤彦御的举动有点不解:“这……”凤彦御笑笑:“刚刚在下认输所以这赏钱也应是你的。”

    梦漓面对凤彦御,单膝下跪,双手抱拳,中气不足地说:“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凤彦御倒没有说什么,双手扶梦漓起来,说:“你伤太重了,我送你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