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飘渺江湖梦 > 3.第三章 师徒之间
    “那……不太好吧。”梦漓听凤彦御要送她回去,显得有些尴尬。毕竟她现在可是在青楼谋生。

    凤彦御看着梦漓笑道:“你现在恐怕连站起来都很吃力,你想怎么回去呢?”

    梦漓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确实这回的伤的确很重。凤彦御拍拍她的肩转身半蹲下,说:“我背你回去。”

    梦漓很为难的站着,不知所措地摆着手,这一动作使凤彦御很吃惊,他想,都是男人干嘛这么拘谨。而且,他的手好像不是男人的手,难不成他……想到这凤彦御“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梦漓倒是满头黑线地看着他。

    “喂!你笑什么……”

    见梦漓瞪着他,他装严肃地咳了一声,说:“见到长辈要尊重,你不懂这个道理吗?既然你不要背着,那我扶着你吧。”说着便起身将手搭在梦漓肩头。

    梦漓扶额着说:“好了,师傅您老快走吧!”

    “我还不老呢……喂!你别推我啊。好好好,我扶你走,我扶你走。”凤彦御无奈着搀扶着梦漓。

    两人就这么一搀一扶地离开了擂台。

    “徒弟,你家在哪呢。”

    “飘渺阁。”

    “你一个姑……咳……男人去那种地方干什么。”

    “这个问题师傅你不用管。”

    一路上,梦漓真的很不耐烦,因为凤彦御一路上问来问去,虽然不是很二货地问,但她忍了,她现在后悔想为什么要拜这个人为师,简直就是……唉!不对,自己是被强逼的没有想拜他为师!

    “徒弟,到了。”凤彦御戳戳梦漓的脑袋。

    梦漓带着鄙夷的目光看着师傅,说道:“师傅,难道飘渺阁的牌匾我看不到么”

    凤彦御无奈笑笑。小心翼翼地将梦漓扶进店内。

    “终于打扫好了。呵。去这么久,莫非死在那里了么”辰舞阳举起茶杯,一丝血腥味飘来。“啧,好久没嗅到了。”摇摇头,将茶一饮而尽,喝完后将茶杯直接扔掉。

    在一旁擦桌子的蝶裳无奈看人:“舞阳,你又要加重赔款了。”

    三娘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拨动着算盘“加一个杯子,舞阳你现在欠我二百五十一两六钱。”辰舞阳听到’瘟神’三娘的声音,将口中的水喷了出来“一个杯子!一两六钱,三娘,你不是在敲诈勒索我这么好的良民吧!”

    三娘一脸黑线“我就没看出来你是一个良民。”

    “那是你眼瞎。”辰舞阳不以为然的说道。

    “你再给我说一个,这个月的工钱扣光”说着拨动算盘。

    辰舞阳本身带着伤还劳累过度,这时眼前有一点眩晕的感觉,扶住一旁的柱子,为了使三娘不起疑,继续跟她贫嘴:“别别别,三娘我错了。”

    三娘拿着算盘拍着辰舞阳“那你还不去干活!”

    “马上马上”

    辰舞阳拿着扫帚有点踉跄的跑到后院桂花树下躲了起来。

    凤彦御扶着梦漓站在大厅中央,不少姑娘与客人在觥筹交错中。空气中的药味愈发的浓烈,呵果不其然,臭小子。梦漓则虚弱的看着师傅,有气无力地说:“师傅我们去二楼。”凤彦御点点头,扶着梦漓走向二楼。

    三娘东张张西望望,察觉到不对,疑惑道:“诶,梦漓去哪里了,小丫头居然旷工。”三娘再次拿出算盘。

    凤彦御带着梦漓正好碰到准备要扣梦漓工钱的三娘。梦漓勉强笑着看着三娘,掏出刚刚赢得的钱,放在了柜台上,“三娘,我还给五十两黄金,舞阳的一起付了。师傅,我要回房间休息。”三娘打量了一下凤彦御,凭借自己多年混江湖的经验觉得凤彦御绝对不是一个平凡之辈。顿时心生一种不好的感觉。

    凤彦御说道“好,在哪里啊?”三娘指着前面说:“右拐第二个房间,我要去后院一下,锦绣和我一起去。”说完便拉着锦绣去往后院。而凤彦御带着梦漓上楼去。

    来到房间内,便将梦漓放在床榻之上。“等着,我去找人来给你治。那个人一定很乐意”梦漓浑身痛楚再无兴趣与他打趣。任他去了。

    【后院】

    “哼,这个三大妈,改天我要把她珍藏多年的贵妃醉和女儿红全砸了不可。”辰舞阳一人在桂花树下自言自语,“哼。不过……。”他抓起一把土,呆呆的望着。

    围墙外的枣树上一人在观察着辰舞阳,脸上露出一丝诡笑。

    “话说陪梦漓来的那个人是谁啊,感觉有点不好惹”三娘坐在竹椅上说着。锦绣则在一旁“唔,应该是一个混江湖的吧。”

    正在扫地的辰舞阳听到锦绣的声音便飞扑过来“夫人!”三娘一脸无奈“又来。辰不要脸!”

    锦绣抱住来人“相公。今天店里来了一个很不好惹的人呢”辰舞阳看着锦绣,用手指着三娘“这个店里有比她不好惹的么。”

    三娘愤怒的看着辰舞阳,忍着说:“你,舞阳来来来。。。。我请你吃栗子,很新鲜的!”

    “不要不要不要!我不吃栗子”辰舞阳急忙摆手说道。

    “辰舞阳!”

    一声阴森的声音从后方传来。辰舞阳心机却一阵慌乱,好熟悉的声音。莫非是。。。千万不要啊!辰舞阳扭过头来看着来人。眼前一亮“师傅!那个,您老人家怎么来了?”

    “看看你不行吗?”凤彦御笑道。

    “什么时候您老人家也这么关心我了?”

    “切——还一厢不情愿,早知就不来了。”

    “你以为我愿意让你来啊。”

    “你……!!”

    “哈哈,终究还是说不过我。”

    凤彦御使用轻功来到舞阳面前,用匕首抵住舞阳的脖颈,附耳说到:“可是,你要知道,你的武功还是我教你的。”

    辰舞阳委屈的看着师傅,看着那明晃晃的匕首,说:“师傅。我该怎么跟你一较高下。莫非让我空手接白刃?!逆鳞扇都被毁了。”

    凤彦御听后点点头,玩味地说:“空手接白刃?不错。那你就空手接白刃好了。”凤彦御听到后半句话面色突变“等……逆鳞!被毁了?”便一把抓起辰舞阳的领口。

    这时在一旁的锦绣按耐不住站了起来,“那个,我不管你是谁。不许欺负我相公。”

    凤彦御却无暇顾忌锦绣。想要说什么却被辰舞阳捂住嘴巴,附耳说道:“师傅,这事不要告诉任何人,尤其是飘渺阁里的任何人。放我下来有点晕……”

    凤彦御冷静下来,看着锦绣再看看自己的徒弟,摸着辰舞阳的脑袋,打趣着说:“哟。舞阳你的桃花运不错。怪不得不回去找我了,原来有夫人了啊。”说完又捏捏辰舞阳的脸,辰舞阳恶狠狠的瞪着凤彦御,配合着说道”地说:“师傅,不许摸头,不许捏脸。我运气当然不错啦。”

    凤彦御收起匕首,点点头看着舞阳。笑着说:“我今天又收了一个新徒弟,你去帮你的小师妹梦漓治疗一下呗!”

    锦绣有些吃醋道:“为什么是我相公,难道你不会么?!”

    凤彦御一把拉着辰舞阳:“这小子的医术比我还好,他去我放心。对了,在下叫凤彦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