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飘渺江湖梦 > 4.第四章 金贵的药
    “凤彦御!你。。哼”锦绣醋意满满的拽着三娘离开。三娘一脸迷茫的问道:“锦绣,锦绣。诶,你怎么了,诶诶诶,慢一点。”

    看着锦绣离开,辰舞阳也慌了“喂,夫人。。。。师傅,都怪你。”凤彦御看着慌张的舞阳。不禁笑了出来“怎么,没见你这么担心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辰舞阳咬牙切齿的看着凤彦御,说:“师傅,你一个男的,武功又那么高。我担心你?不过,我夫人那边怎么办啊?”

    凤彦御再次掏出匕首,看着辰舞阳,不怀好意的说“那你去不去,否则……”仅仅一句话让辰舞阳感到毛骨悚然,阴风阵阵,再回头看看凤彦御那阴森的笑,哆嗦一下,尴尬地说:“我去,你帮我给我夫人解释么?”凤彦御一阵点头。

    辰舞阳从怀中掏出逆鳞扇骨的碎片,递给凤彦御:“师傅,帮忙捣碎,然后再加入兰虎的一滴血。”凤彦御黑着脸,塞给辰舞阳一个小瓶子,说:“逆鳞碎了不是还能继续抑制吗,你真的要用逆鳞碎片来当药材?还有兰虎的血你自己弄。”说着看看正在熟睡的兰虎。

    “嗯,这药功效很好。碎了也抑制不了很久,不妨用掉。”辰舞阳接过药瓶,抚摸着睡觉的兰虎。兰虎被抚摸着很舒服,缓缓的睁眼,蹭蹭辰舞阳的手臂。凤彦御看着手中的逆鳞:“那好吧。”

    辰舞阳从怀中取出一把匕首,快速的在兰虎背部划出一道不深不浅的伤口,兰虎轻呜咽一声,辰舞阳迅速用瓶子接了一滴。随后,又用纱布将兰虎的伤口包扎好。辰舞阳继续抚摸着兰虎的脑袋。”

    墙外枣树上的人并未离开,一直看着辰舞阳一举一动。脸上的笑意又添了几分。对树下的一女子说道:“你说,这一次他会回来么?毕竟……药都没了”

    那女子冷冷的回应着树上的问题:“一定会的。否则,那我就不知道阁主会怎么对他了。八年换来了什么!可恶!”

    树上的人倒是不慌不忙:“从暗阁出逃,还把我带下水,别说阁主了,他要是在我手上,我都会让他生不如死!走,复命去。”说罢从树上跳下同时便将手中藏匿已久的飞镖刺了出去。

    飞镖不偏不倚的向辰舞阳刺去。划过辰舞阳的右手,留下一道血痕。血溢了出来。

    辰舞阳将手中的抚摸停了下来,看着右手的伤口。自嘲道:“嘁,竟然连这种偷袭都没发现。”

    凤烨拿着药末出现在人面前,看辰舞阳右手的伤口:“开始了?”

    辰舞阳没有多说什么将瓶中血倒入捣碎的扇骨中,加入少许水,搅拌。辰舞阳将手中的药递给凤彦御,黑着脸说:“师傅,你拿着去吧。我还要哄我夫人。都怪你……”

    凤彦御笑笑说道:“你去,我帮你哄你夫人。”辰舞阳一脸黑线,暗暗攥拳。可恶的师傅,哼!没办法,只能我去了。将右手的伤口简单的包扎后。辰舞阳带着药去往二楼。

    凤彦御将飞镖藏好,笑笑道:“任务来了,走了。这……女孩子要怎么哄?诶。算了,走一步看一步”说完便离开了后院去往了大厅。

    【大厅内】

    三娘依然茫然看着锦绣“诶,刚刚怎么了,锦绣,莫非……你生气了么?”

    锦绣看着三娘语气稍冷的说:“凤彦御觉得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谁说的,我可是堂堂正正的君子哦,莫非,锦绣姑娘是对在下吃醋了么?”凤彦御戏谑的说着。

    “你……你难道仗着是我相公的师傅就可以那样乱来吗?”锦绣怒气冲冲的看着凤彦御,几乎是吼了出来。

    凤彦御被锦绣吓了一跳,“对不起,是我错了。下次不敢啦,真哒!”锦绣依旧不依不饶的看着凤彦御,说:“你难道真的以为这样就行了么。”

    凤彦御急忙走到锦绣身边,给锦绣捶肩,说:“那,要不,我下次不这样了。好不好?”试探着问着。

    锦绣依旧怒气未消。

    “对了,要不我带你去吃糖葫芦好不好?”

    “不要,你又不是我相公”凤彦御一下子没办法了,突然眼前一亮,说:“要不我送你一只小雏鹰怎么样?”

    锦绣微微有些动摇,问:“我看看。”凤彦御笑道“不过要等舞阳,出来才可以给你哟。”

    “为什么”锦绣不解的说道。

    “因为,辰舞阳走的时候把我所有养的宠物都牵走了啊,害得我到处找。”

    锦绣听到这里,噗嗤一笑,回道:“没想到你这样的人还养宠物啊。”

    凤彦御看到锦绣笑了,开心地狂点头,“对啊对啊。兰虎还是我找到的,不过被舞阳牵走了。嘤嘤嘤。锦绣你不生气了么?”锦绣笑着看人。这笑让凤彦御很是不舒服。

    “你下次要在那样我不管你是谁先把你赶出飘渺阁。”凤彦御被威胁的点头“好好,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我的糖葫芦呢”“马上去买!”凤彦御说完一溜烟的跑了。

    飘渺二楼

    “晃荡——”辰舞阳一脚把梦漓房间的门踢开,“死梦漓,起来……”辰舞阳还没把“吃药”这两个字说出来,却发现床榻上的人犹如死了一样,这么大的动静居然听不到?!

    辰舞阳把手指放在梦漓鼻息下面,“唉?没死啊……喂喂喂!死猪梦漓,起来喝药!”辰舞阳另一只手使劲摇晃着熟睡中的梦漓,突然手被死死掐住,看见梦漓正瞪着他,尴尬地说:“咳……今天天气不错啊,喂!起来喝药。我一没武器你就欺负我!喏,给。”辰舞阳把药递到梦漓前面。

    梦漓接过药,喝了一口。我去……这什么呀!辰舞阳一见梦漓脸色不大好就立即明白了,他急忙抓住碗的另一端使劲往梦漓嘴里灌,说:“这药不能吐,独一无二啊,我好不容易才弄好的……”

    梦漓硬生生地被灌了药进去,发出“撕心裂肺”地大吼:“辰舞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