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飘渺江湖梦 > 5.第五章 神秘人物
    辰舞阳连忙捂住耳朵,皱眉说:“梦大女侠,你这种嗓门不练狮吼功真是太可惜了。”

    “喂!你给我喝的什么?!”梦漓怒瞪着辰舞阳说。“什么嘛,那药那么好喝。”辰舞阳掏掏耳朵,“再说了,我是你师兄……尊重长辈一点啊。”

    “你也是……”

    “没错,我也是凤彦御的徒弟。”辰舞阳邪笑道,“来~叫声师兄听听。”

    “师兄。”

    “什么啊?你声音怎么比蚊子还小,我听不见大声点。”辰舞阳装作听不见,把手放在耳廓外。

    梦漓连鞋都没穿,直接不耐烦地把辰舞阳推了出去。

    “咣当——”门被梦漓大力的关上。

    “喂!不要那么忘恩负义啊!好歹……我也是来看你的。”辰舞阳拍打着门,又是一阵眩晕。

    “你先走,我要换衣服。”门那边传来了声音。辰舞阳晃晃脑袋,准备在楼下等着。

    当辰舞阳走到转弯处时,突然一个飞镖以极快的速度刺到了他正在握着的楼梯扶手,距离手指只有半寸之余,他不禁冒出冷汗,天哪!手指头差点没了。他使劲拽出飞镖,发现上面有字条,拆下来一看,上面写着:

    “午时三刻,城郊外枯木下见。”

    辰舞阳心头一紧,皱眉想,难道是他么?

    “我回来了!”凤彦御两个手上抓着糖葫芦气喘吁吁的走进来,“哎!舞阳你杵在那干嘛呢!过来吃糖葫芦!我多买了几串。”

    听到凤彦御的声音,辰舞阳慌忙将字条连飞镖藏在身后,支支吾吾地说:“啊?……那个,你们吃……我……我出去一下……”说着飞快下楼打算跑出去。

    “真是怪……”凤彦御嘟囔着说。由于太急不小心撞到了师傅凤彦御“诶,辰舞阳!••”还没好好教训辰舞阳,辰舞阳就慌张的跑了出去。“熊徒弟,回来好好教训你。”凤彦御低头一瞥,看到一张被揉成团的纸。心想这应该是舞阳掉的吧,捡起来看看吧。熟悉的字,不禁让凤彦御暗暗担心,这。莫非是。他么?舞阳。遭了。该不会自己去找他了吧。

    看这愣神的功夫,使得锦绣再次不悦“怎么,这么喜欢我相公啊!”凤彦御被锦绣的一句话回过神来,“啊。。哦哦,来吃糖葫芦。”将糖葫芦递给锦绣和三娘“话说,锦绣就这么放任辰舞阳出去造孽么。”锦绣轻哼“我相公他自有分寸,我也没见我相公被哪位姑娘看中啊。”说着接过糖葫芦。咬了一口,酸酸甜甜的味道在嘴巴里停留不散去,真是人间美味啊!

    梦漓还在纳闷什么药啊这么苦,换好衣服后,出门看见凤彦御在发糖葫芦,想到他之前对她的伤害,气不过,便直接跳下楼梯,飞奔过去,使劲拽住凤彦御的手臂,说:“师傅都怪你,你要赔偿。”

    凤彦御看来人穿着,云雁广袖双丝绫鸾衣,黑发用流苏发带点缀,和之前男装相比简直判若两人,凤彦御笑道:“梦漓你还是穿女装好看。”

    “啊?!原来师傅早就知道我是女的了。”

    “当然啦,我可是你师傅。”凤彦御说着把一个糖葫芦递到梦漓面前,梦漓接过糖葫芦含在了嘴里,东张西望着,诧异地问:“舞阳呢?”

    凤彦御皱眉道:“他刚刚跑出去了,我去找他。”说着将自己的糖葫芦塞到梦漓手里,自己呼唤兰虎追着辰舞阳。

    梦漓突然觉得心一颤,有不祥的预感。于是她就把刚咬一口的糖葫芦和最后一个糖葫芦塞到三娘手中,对三娘说:“三娘你帮我解决掉,我也去找一下我师傅。”连衣服都没换就直接飞奔出去。三娘汗颜了,无奈地看看锦绣。

    城郊外

    辰舞阳急忙感到城郊外的枯树下,发了疯地大吼:“唐钰,你在哪?别躲躲藏藏的,我没有那耐心!”

    “天下之大,逆鳞重生。世间无我,处处为我。江山动摇,唯有暗阁。”一阵空灵的女声传来,随后一阵青色光芒闪过,眼前正站着一名女子,女子身着青袍,头发梳成坠马髻,而身上披着的水袖也衬托她的神秘。女子笑着说:“好久不见,舞阳。”

    辰舞阳冷笑着说:“苏歆漪,是好久不见,我问你,唐钰呢?”

    苏歆漪妩媚一笑,道:“你是说阁主啊……他让我转告你,回不回去,就看你的话。”

    “哼!这种事情也不必要派出三位副阁主之一的你吧,况且……”辰舞阳冷眼看人,“这样的是也是我的一句之差,唐钰他也奈何我不得。”

    “哦?是吗……”一名男子的声音突然响起,从苏歆漪身后走了出来。一身玄色衣服,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阴暗几分“阁主。”苏歆漪对来人作揖,语气也亲和了几分。

    “唐钰,你终于来了。”辰舞阳警惕地盯着来人。

    “啧……舞阳,你的逆鳞扇呢?”唐钰故意瞥瞥辰舞阳身上,玩味地说。

    “这是我的事情,用不着你管!”辰舞阳有些胆怯的看着人说。

    “呀,没有逆鳞扇我们可都是会被反噬的……到那个时候,彻心刺骨的疼痛,没有逆鳞扇是不会停下的,反噬而且越来越深,最后甚至……哈哈哈哈哈哈”

    “够了——!!”辰舞阳额头布满细密的汗珠,咬牙切齿地说:“说吧,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唐钰摇了摇扇子,说:“我们,我们只要你回来,你只要回来,我会再给你重铸一把逆鳞扇。如何”说着给苏歆漪使了一个眼色。

    苏歆漪大步走向舞阳前,将一颗黑色药丸硬塞进辰舞阳嘴里,逼他吃了下去。辰舞阳不住咳嗽,怒瞪着苏歆漪,说:“混蛋,你给我吃的什么!”

    苏歆漪面不改色地说:“这颗药丸可以压制你体内的反噬,不过时效只有三天,三天之后……我们那座冰城见。”

    说罢,一阵青烟过后,两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舞阳——”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男声,辰舞阳转头一看,面露无奈之情,说:“师傅,你都看到了?我……我不想回去。”

    凤彦御轻轻点点头,拍拍舞阳的肩,说道:“我知道的,你可是我的徒弟。我会让你再回去么?把你从暗阁带走,我会让你回去和他们一起么?”“可……我……我能……怎么办。”辰舞阳心中一阵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