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飘渺江湖梦 > 6.第六章 雨中迷路
    “哗啦啦……”

    老天爷应该也是不希望这个时刻到来,降下来了泪水。辰舞阳与凤彦御在雨中站立,并没有躲避,任凭雨水打湿他们的衣襟。

    “师傅……”辰舞阳抬头看凤彦御,凤彦御面不改色看着眼前人,他不知道在辰舞阳脸上的是雨水还是泪水,或者,雨和泪一起流下来了。

    辰舞阳一把用手抹下了脸上的水,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他鹅黄色的身影在滂沱大雨中显得有些凋零,他对凤彦御说:“师傅,我了解暗阁的作风,如果我不回去,可能大家都会……”

    凤彦御再次拍拍辰舞阳的肩,微笑着说:“正是因为避免这种事情发生,所以我们不论怎么样都要和你一起承担啊。难道不是吗?”

    “可是……”辰舞阳面色担忧地说。

    “我知道。”凤彦御背过身,“我们都不会当成是你连累大家的。再说了,不是还有三天么?”

    轰隆隆……

    “诶,怎么突然下起雨来。我后院的桃花醉。我要赶紧去抱到酒窖去。”

    三娘看到天气大变便感到一股压抑。回头看向焦急的锦绣说道:“锦绣你要,出去找辰舞阳么?”锦绣要着外面的大雨,点头。

    “去吧,记得带上伞。”三娘也没多说。便向后院走去。

    获得了三娘许可的锦绣拿上伞就跑进大雨中。她要去找他,无论那个人是多么的不正经,即使爱惹自己生气,但是他对所有事情都是三分钟热度却可以爱她那么久,这点足够。

    “这鬼天气,怎么说变就变……”梦漓一手用广袖罩住头顶,一手抱住兰虎跑着,抱怨地说。“兰虎你怎么会将师傅跟丢呢?”兰虎只是无奈地蹭蹭梦漓,安慰一下,表示自己也尽力了。

    雨越来越大,梦漓在迷蒙中看见两个人走了过来,是师傅他们吗?两人越走越近,梦漓终于看清了他们的面容,没错,是师傅和舞阳。

    “师傅……”梦漓急忙奔了过去。凤彦御倒是很惊讶,看着她就这么跑到他前面,出于关心,凤彦御的声音好像有点生气,“你怎么会跑出来的?!”

    “我……”梦漓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凤彦御叹了口气说:“罢了,我们走吧。”

    梦漓看了看舞阳,他的眼神很复杂,对上梦漓眼时,他故意移开视线,他怕再有第三个人知道。

    兰虎从梦漓身上跳下,跑到辰舞阳身边,蹭蹭他的鞋。辰舞阳无奈笑着抱起了兰虎,说道“我们回去吧。三娘他们也该着急了否则”“好!”三人就这样在雨中并排而行。

    “三娘,我们回来了”三人走进飘渺阁。兰虎从辰舞阳怀中跳下,甩甩身上多余的水。跑了进去。

    三人一兽犹如落汤鸡一样坐到了桌子旁。梦漓将湿漉漉的头发擦干,凤彦御也将衣服拧干,只有辰舞阳坐立不动地饮茶。三娘看到三人一兽,就说:“回来了,咦?锦绣呢?她没和你们回来啊?”

    辰舞阳听到锦绣不见了,突然扔掉茶杯,站起来走向三娘,问:“我夫人?我夫人也出去了?”

    三娘说:“对啊,因为她说要去找你,所以我就……”三娘还未说完,辰舞阳直接将她的衣领揪了起来,大吼道:“混蛋!你怎么能让她一个人出去!!你知不知道有多危险!”三娘被这突如其来的怒气下了一大跳,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舞阳你冷静点!”凤彦御站了起来。辰舞阳松开三娘的衣领,又钻进那滂沱大雨之中。

    三娘疑惑的看向凤彦御:“他这是怎么了?不像平常的他啊。”

    凤彦御打趣的说道:“我徒弟就爱在下雨的时候发神经,没事没事。”干笑了两声,心想,舞阳,你怎么这么沉不住气。

    【转镜头】

    雨,依旧下着。锦绣也还在寻找着。不管如何,她一定要把他找回来!

    雨越来越大,雾也越来越大,锦绣走了很久很久,突然发现自己好像从来没有走过这条路,前方不知何时变得模糊一片,什么也看不到。她突然感到非常无助,她发现如果没有了辰舞阳在他身边,她会变得十分害怕。可是不管怎样,她一定要找到他。她在大雨中呼喊着:“舞阳,辰舞阳你在哪里?!”四周一片寂静,除了雨声之外,什么声音都没有。

    “夫人!夫人,你在哪?!”辰舞阳在大雨中大声喊道。

    可是,此时的他们,就仿佛相隔千里,谁也听不见谁的声音……

    “别找了……”那熟悉而又空灵的女声又响了起来。辰舞阳转头一看,是一抹青色的身影,苏歆漪。

    “苏歆漪?我的事情难道跟你有什么关系么?”辰舞阳看着来人冷声道。

    “你也不想想,到底是谁跟你在一起的时间最长。那个女人你认识了不到两年,你居然……就真的不顾我们那么多年的情谊吗?”苏歆漪眼神黯淡,她好想哭,曾经八年的情谊,却抵不过这个认识不到两年的女人。

    辰舞阳,我好恨你。

    “够了!你到底想说什么。”辰舞阳依然是冷眼相待。但是声音却遮掩不住怒火。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苏歆漪对着天,狂声大笑,“呵呵……辰舞阳,这是你逼我的!”

    苏歆漪拿出一埙,吹奏起来,辰舞阳感觉不对。莫非,难道是药丸里的蛊虫,已经来不及了身体开始剧烈疼痛。

    苏歆漪发疯地大笑:“哈哈哈哈哈,辰舞阳你就是个混蛋,你这个负心汉……哈哈哈哈哈……我要你死在这里,死在我的手下!!”

    就在辰舞阳快要疼的失去意识了的时候,一阵熟悉而又温和的男声传到耳边:“苏歆漪,阁主不是说过吗?不能伤他性命,我们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辰舞阳,愿你记住离开我的伤痛,这次因为阁主杀不了你,下次,我要你死在我的手下”苏歆漪笑看此时的辰舞阳。转身和那人一起离开。辰舞阳眼前模糊的看着两个人消失在茫茫的大雨中,之后,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飘渺阁内】

    凤彦御看了看外面的暴雨,焦急地说:“舞阳去了那么久,会不会出事呢?”

    梦漓喝了一口茶,安慰着凤彦御说:“师傅别担心,我去看看。”于是直接拿了一把雨伞,冲进了雨中。

    三人真的,如与世隔绝一样,谁也听不到谁,谁也看不到谁。

    渐渐地,渐渐地,雨,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