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飘渺江湖梦 > 7. 第七章 酒后真言
    雨停了,渐渐地……太阳把它的一缕余辉撒往水洼。

    锦绣收起了油纸伞,听到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传来,好像在呼唤自己的名字,人越来越近了,锦绣看了那一抹身影,神色逐渐缓和下来,是梦漓。

    锦绣大声叫了一下:“梦漓?是你吗?”来人听见这声音,面露欣喜跑了过去,说:“锦绣姐,终于找到你了……”锦绣回了她一个微笑,然后问:“对了,我相公……”

    梦漓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难道要说他也出去找她了么?梦漓也回她一笑,说:“舞阳他……已经回去了。”

    锦绣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来。紧握住身旁的梦漓“那。你带我回去吧”梦漓勉强笑笑“好,我带你回去找舞阳”说着便拉着锦绣的手回缥缈。一路上却是忐忑不安,怎么办。师哥你回去了没。拜托赶紧回到缥缈。怎么办啊。尽管心里在做着剧烈的心里斗争。但是为了防止锦绣疑惑脸上确是什么也不表现。只能拉着锦绣回缥缈。

    “啧……唉,好难受。”晕倒的舞阳终于有了意识。靠着双手支撑从地上爬了起来。晃晃脑袋,咒骂道:“苏歆漪,你下次别落到我的手里,可恶!暗算我?”舞阳暗暗握拳突然反应过来,“夫人……呢?”算了先回去看看万一早已回去了呢。刚动身觉得口腔一股血腥味。这味道然后舞阳不经蹙眉。算了先回去看看,将口中的血吐出。起身,准备向飘渺走去。背后传来一阵令人不悦的声音——

    “呵。不错,现在还能自己走回去,看来苏歆漪是没对你下狠手。”舞阳却没管那人说的什么,继续往飘渺走去。“呵呵,现在连看我一眼的勇气都没了么。弟弟,你就这么胆小么。啧啧。哥哥我可是很想像以前那样对待着你呢。”来人穿着水蓝色的外套,冷笑着看辰舞阳。

    “啧……你的声音还是令人讨厌,现在没时间,等有时间慢慢跟你斗。”辰舞阳背对着他,心里想着让这个人赶紧走,“呵呵,好啊。对了,父亲说,他想你了,有时间回辰家一趟如何。话我传到了,回不回去就看你的了”说着转身离开。“我知道了!”辰舞阳大吼一声,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跑着离开。

    【飘渺阁】

    凤彦御把刚刚换下来的湿衣服正准备拿去洗。却听到梦漓的狮吼功:“我们回来了。”凤彦御一脸黑线“知道你回来了,能不能安静点。话说,舞唔……唔?”梦漓看师傅要找舞阳,急忙捂住凤彦御的嘴巴,边冲着凤彦御使眼色边说:“师傅,师兄是不是在后院啊。我去找他。”说完将手收了回来。凤彦御貌似还没懂梦漓的意思,又张口说:“没。。”还没说出口梦漓再次捂住他的嘴巴。看向锦绣,尴尬地笑着说:“锦绣姐姐先去换衣服吧,我去后院把舞阳找来。”锦绣看着梦漓点点头,也回她一笑,“好。”说着便去往二楼。

    梦漓看着锦绣上到了二楼,长叹一口气,将手从凤彦御的嘴上拿开,怒气冲冲的瞪着他,咆哮着:“师傅你是真傻还是假傻??话说,舞阳还没回来么”凤彦御一脸幽怨的看着梦漓,倒了一杯茶,“对啊。保不准是出事了。”端起茶杯准备饮下,梦漓却一把夺过来自己喝了下去。凤彦御一脸黑线的看着梦漓,小声嘟囔着:“不孝徒弟。”

    梦漓感觉突然有人接近,掏出凤彦御腰间的匕首直接向来人掷了过去,匕首撕烂了来人的衣服,之后钉在了墙上,梦漓看到他粗布麻衣,应该是个平常百姓。那位小哥脸被吓得苍白,抖着手拿出一封信,哆哆嗦嗦地说:“你……你是叫……凤……凤彦御吧,刚刚……有一个人让我给……你这……这……个。”说完便飞似的逃出了飘渺阁。凤彦御黑着脸看着梦漓,梦漓只是无奈地吐吐舌头,说:“我又不是故意的……”凤彦御把匕首从墙上拔下来,拆开了信封——

    [你若还想让辰舞阳活在世上,那就和他一起来辰家做客如何。----- 暗阁 ]

    梦漓好奇的过去凑凑,凤彦御为了防止梦漓看到,将纸团揉成一团,说:“这又不知道谁寄的古怪信,我去看看舞阳回来了没,你在这里等着。”说着便向门口走去。这,暗阁的新花招么。只有三天,还想怎么样对付舞阳,就这么缺舞阳么!可恶!梦漓托着下巴看着来人离开,深思一会说:“肯定有好玩的事……”

    辰舞阳奔向飘渺阁,一不小心撞到了正想出来的凤彦御,两人同时摔倒在地。凤彦御可快疼死了,“这谁啊,走路不看的么……”凤彦御揉揉自己的脑袋,微微睁眼,吃惊地说:“舞。舞。。舞阳?

    “师。。师。。师傅。”辰舞阳气喘吁吁的瘫坐在地上,捂着脑袋说:“对了,我夫人回来了么?”凤彦御整整衣服从地上起来,点点头,“回来了。”

    辰舞阳松了一口气。“我扶你起来。”凤彦御将手伸过去。“好”辰舞阳从地上起来,浑身还是湿漉漉的。

    “师傅我先去换衣服。”凤彦御摆手示意。辰舞阳刚想上楼,一个人却将他的去路拦住。

    梦漓上下打量着辰舞阳,双手环胸说:“站住!那是什么药,苦死我了。现在还有苦味……”辰舞阳笑笑,哎没想到还真是这么苦,幸好自己只是执扇,不过,辰舞阳自顾自的想着,梦漓拦着辰舞阳等着答复。

    “相公!”把衣服换好的锦绣看到了辰舞阳,匆忙下楼,却没想到一不小心踩空了。眼看就要摔倒,辰舞阳急忙一跃锦绣接住,有点生气的说到“夫人!怎么这么不小心!”锦绣听着辰舞阳训自己,满脸的幸福样,他终于回到自己的身边了。“那是因为有相公在啊。所以才会不小心的,嘿嘿……”锦绣天真的笑着,辰舞阳一脸的无奈,此时怀中人抱着更紧,“别啊,夫人……衣服还湿着。”辰舞阳转头看了一下梦漓,发现梦漓正瞪着他,辰舞阳看着梦漓的眼神不禁打了个寒颤,她这是在……生气?辰舞阳清楚地看见梦漓的嘴巴动了动,却没有发出声音,之后她便走了。辰舞阳努力想了想,终于知道她说的是——

    秀恩爱死的快!

    缥缈阁的夜晚总是两重天。大厅里的繁华喧嚣,后院里的孤月当空。大厅里的觥筹交错,后院里的举杯邀月。大厅里的歌声悠扬,后院里的虫声鸣和。啧,真当优哉游哉。

    后院无人夜,舞阳窃酒时。正当辰舞阳将一坛杜康酒搬出去的时候,却被人拦住了。“怎么?舞阳想自己品尝这等好酒么。居然也不叫上我,哎。师傅我好心塞……”说着凤彦御假装心痛用手捂着胸口。

    辰舞阳一切无所谓,拿着酒拉着师傅,到后院的小亭子里。将酒破封。倒入杯中,双手奉上一杯给师傅。自己又倒了一杯,正准备饮下。“舞阳,你家,在哪里?”这句话使舞阳停下手中的酒杯,充满警惕的看着师傅,道:“师傅你问这个干嘛?”凤彦御看人这么警备,便打趣的说:“你以为呢,你在我门下这么多年,白吃白喝的啊,我自然是要找你父母要点生活费了。”

    辰舞阳将酒一饮而尽,抬头看看月亮,笑了笑说:“哈哈,我娘啊。是一个可好可好的好人。全天下都没有人比我娘好,可惜,进错了门嫁错了人。”辰舞阳没在多说什么,再次饮酒,凤彦御也没说什么,陪着舞阳一同饮酒。因为凤彦御知道舞阳是不过五杯便会醉酒,酒后吐真言岂会有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