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飘渺江湖梦 > 8.第八章 无法告知
    月朗星稀,天上的浮云如精致的薄纱一般,梦漓推开窗户,懒散的趴在窗棂上,望向天边那露出来的半边残月,将指甲掐进了肉里,眼里的泪水也流淌了下来,滴在了窗棂上。风轻轻地吹干了她的泪水,两条泪痕清晰可见……不经意向下望去,辰舞阳和凤彦御对酒当歌,对酒还好,但当歌……辰舞阳貌似喝醉了,在大声的拿着酒杯放声高歌:“清江社雨初晴,秋风吹彻高堂晓……”

    凤彦御尴尬地笑着说:“舞阳你喝醉了……”辰舞阳脸泛红晕,嘟囔着说:“我才没有醉,师傅听我给你说,我娘……是世上最好的人……我到现在还记得……小时候,是她教我识字……书画……父亲每次打我时候,她总是护着我……我是辰家最小的,因此经常……受人……欺负,辰家除了我娘和我的那个表妹……都对我不好,可是……我就是不喜欢……表妹天天……像……跟屁虫……一样粘着我,所以……我并不喜欢她……我娘,你知道的,她……因为我……病逝了……”辰舞阳说着把一只手搭在凤彦御肩上,凤彦御任由他怎样,这时,辰舞阳又倒了一盅酒一饮而尽。

    “舞阳,你……”凤彦御刚要叫他别喝了,结果发现人已经趴在他的肩头睡着了,凤彦御无奈笑着,将辰舞阳背起,走回了大厅。这时锦绣看到舞阳被人背回大厅跑过来了,眼神中充满了焦急和担忧,凤彦御看看锦绣说:“没什么事,他只是喝醉睡着了……”锦绣会意地点点头,和凤彦御一起将辰舞阳弄回了他的卧室。

    凤彦御将舞阳放在床榻上,擦擦额头的汗说:“好小子,居然又重了……对了,锦绣你来照看他吧,我还有事先走了。”锦绣点点头,凤彦御说罢走出了房间关了门。

    锦绣坐在了床边,用袖子擦擦辰舞阳额头的汗,却突然被辰舞阳抓住了手腕,锦绣刚想挣脱开,却突然听他说:“娘……你不要离开舞阳,我每天真的真的很想你……我以后一定会听话……”说着晶莹的泪光从他的脸颊划过。锦绣拭去辰舞阳的泪水,说:“傻瓜,我会一辈子陪在你的身边的。”

    梦漓用手扶住窗棂,看着庭院里那颗桃花树,它离梦漓的窗户并不远,三娘总是等到桃花开了去把它们摘下来酿酒,到了六月底可以喝上香醇的桃花酿,而梦漓总是失眠时便翻身一跃就躺在树上了,静静地看着天上的星空也就睡着了。看来今晚,又得不眠啊,梦漓对自己敷衍笑了笑,双脚踩上窗棂,正准备跃到桃花树上时,突然听见一声暴喝:“梦漓你在干什么!!!!”

    梦漓突然一个激灵脚底一滑直接摔了下去,梦漓心里咯噔一下,完了。突然感觉不是坠落大地的疼痛感,而是一个很温暖,很柔软的地方,梦漓睁眼一看,发现自己正躺在凤彦御怀里,“你躺够了没有”凤彦御看着梦漓。梦漓额头上不禁添了三条黑线,说;“师傅你倒是把我放下来啊!”

    凤彦御尴尬地咳了一声,把梦漓放下别过头,梦漓眼睛瞟到凤彦御的脚边有一个纸团,顺手捡起来。拿着纸团,笑眯眯的看着凤彦御,问:“师傅,这是什么,哪个美人给你写的情书?还藏起来”凤彦御看着纸团,有点怒气:“给我!快点!”说话的期间梦漓已经展开了纸团。蹙眉道:“师傅,你想瞒着我?暗阁是什么?师哥怎么了?”凤彦御抢过来纸团撕毁。敷衍梦漓:“没事,旧恩怨。而已。”说完,凤彦御打晕梦漓使人靠着自己人。离开。后院恢复了平静,好像一切什么都没发生。

    “啾啾~~~”清晨的阳光洒在舞阳的房间,窗外清脆的鸟鸣叫醒大地的一切。“呃。。”辰舞阳用手挡着阳光。正想起身时发现锦绣趴在自己的床榻边睡着。辰舞阳小心翼翼的从床上下来。坐在床榻边,用手揉着脑袋,口腔中一股血腥味。辰舞阳将腰间的玉佩放在锦绣身边。起身小心翼翼地离开房间。凤彦御将门拉开一条缝,盯着舞阳的去向。可是凤彦御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杀气。“师傅!!你。。”凤彦御被吓了一跳,转身急忙捂住梦漓的嘴,示意小点声。凤彦御看着舞阳去往后院便松了一口气,松开梦漓。梦漓黑着脸看着:“师傅你应该给我解释了。我昨天的问题。”凤彦御没办法,坐到桌子旁。梦漓也随着凤彦御坐到桌子旁。凤彦御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完完全全的解释给梦漓听。梦漓诧异着。看着师傅:“逆鳞是辰舞阳续命的!啊,不对,算了,这样也可以理解吧?”凤彦御点点头,饮了口茶。梦漓满是懊悔:“那怎么办啊。师傅。等会。师傅你该不会是要去辰家吧?”凤彦御看着人,继续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