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飘渺江湖梦 > 9.第九章 血债血偿
    “师傅,我能不能跟你一起去?”

    “你不能去!”

    刚刚收拾好束装的凤烨御瞄了面前对他请求的梦漓,拿出兵器装备于腰间藏好。

    梦漓听了凤烨御的话,嘟了嘟嘴:“但是舞阳师兄……师傅真的能……”

    “不能,辰家不是普通的地方,梦漓听话……”凤烨御想到辰舞阳,苦笑了一下,抚摸了梦漓,“梦漓,你要乖乖听你锦绣姐姐的话。”

    “我不要,师傅,我不要……”梦漓闻话,双泪哗哗落下。

    “梦漓,你和你舞阳师兄不同,你有你自己的路要走,你现在方可脱身。而你舞阳师兄,恐怕再也不能脱身了,放手吧,梦漓,听话……”

    梦漓听完了全部,慢慢放手,或许是不舍,抑或是无奈。双泪还是未停,声音还是抽泣。

    “哭花了,小花猫,好了,我走了。”

    凤彦御替梦漓擦了泪花,笑了笑,转身踏出屋子。梦漓刚要唤住,刚到口边的话再次咽下,只能目送他。

    凤彦御跃上屋顶,展望四方。飘渺阁是都城规模最大的青楼,阁中之女文艺能说,远近有名。而辰家恰巧是都城第一大家,掌握着这城中近一半的商铺。凡是生意往来的基本都会牵扯到辰家,恰好赶上辰裴义的三儿子结婚。人来人往热闹得很。

    “辰老爷,恭喜啊。”

    “辰老爷,恭喜。”

    “同喜,同喜。”

    红绸在风中飘荡着,凤彦御看了窗上大大的喜字,看来他这次来对了,戴上了自己的招牌面具跃上了辰家的大厅屋顶。众人察觉到异样纷纷抬头望着凤彦御的方向。

    “你是何人?”辰罗指着他问道。

    “今天是大喜的日子,来者是客,”辰老爷阻止了辰罗的无礼,对着凤彦御行礼,“不知阁下是谁,能否真面目示人?”

    “真面目?”面具下勾起一丝笑容,气势压制了些许,继续道:“恐怕你有命看,没命活!”

    这声音……辰裴义微愣,突然想起那天。对没错,就是他!颤抖指着屋顶上的凤彦御道,“你是救走孽子的人,人称江湖兰陵王的凤彦御?”

    众人闻之都躁动起来。“凤彦御!凤彦御不就是……”在座的有位年长的人捻着胡须道“没错就是他了。人称江湖兰陵王,现朝医毒之主,江湖和官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且,他所过之路,唯有顺从他才留活路,逆他者血光必出!”

    江湖无人不知他的残忍,向来不按照常理出牌的他更是让人捉摸不透,不过此行,他为何事,恐怕是是为了……辰裴义一想到来者不善,手就慢慢开始发抖。

    “凤彦御?你果然还是记得我啊,”面具下的笑容更是让人不寒而栗,“不过凤彦御非我真名,将死之人更不配知道我的真名!”

    将死之人?这句话吓住了在场的所有人,更是吓住了辰裴义和辰罗。辰裴义这一眉头皱起:“看来你是来取老夫的命了?就为了他?”

    “没错,是为救你口中的孽子、我的徒弟辰舞阳!”凤彦御的目光暗淡,拿出腰间的匕首,匕首上的凤凰极其似真。

    “这是……江湖邪物……凤血匕首?!”辰罗彻底惊了。

    “真没想到你认得此物!”凤彦御嘴角的笑意如此让人寒风刺骨的痛。

    凤彦御一句话就彻底让在的人全部惊于全场,这是杀皇亲国戚钟王爷一家的兵器?而且那次,是真的无一人生还!

    知道这件事后,官场无人不惧怕凤彦御,而且凤血匕首……更是出了就无败绩!

    而此次亮出,辰罗立马跪下:“我不管以前如何,求你放过我和我爹的性命。”

    “放过?辰罗,你应该知道,凤血匕首一出,过者无一人生!”凤彦御的面具之下是凌厉的双目,手中的凤血匕首更是待发。

    闻此话,辰罗低头,看来他和父亲要命丧当场才能让凤彦御离开,不过此次,他不想死,父亲更不能死,百番抉择,他开口道:“凤彦御,如果你非要一人死,我替父亲死,求你放过我的父亲。”

    “罗儿,你乱说什么?今日是大婚之人,别乱说,你想让你媳妇嫁入就守寡?我绝不饶你!”辰裴义闻此话,怒指着辰罗道。

    “父亲,你知道凤彦御想要的是什么,就是你我一人的性命,如果我能替你死,辰罗就安心了。”辰罗叹了一口气,面对凤彦御。

    “好一个父子情深啊,谈够了吧?”凤彦御说着嘴角微微扬起一丝嘲讽,眼神变得锋利,接着他用手揩揩凤血匕首,戏谑道,“辰裴义,你如果对辰舞阳有对辰罗的三分好,兴许我今天不会来找你,不过恰巧是子债父兄还呢~”

    辰裴义和辰罗浑身哆嗦起来,辰老爷双腿发软瘫坐在地上,指着凤彦御道,眼神更是怒气未散:“凤……凤彦御……你……”

    两人的话音还未落,凤彦御已经出现在他们面前,手中的凤血匕首更是散发着阵阵杀气:“我?我怎么了?嗯?辰裴义,辰罗,你们安心的去吧去向她道歉!!”

    话音刚落,凤血匕首上便染着血迹。辰裴义和辰罗皆趴在了地上,来参加婚礼的众人看到东道主身首异处,尖叫连连纷纷四散开来,唯恐凤彦御下一个目标就是自己。

    “呵,真是不经杀呢,你们都看到了吧?那么……”凤彦御的目光散发着杀气,手中的凤血匕首在他手中滴血,回过头面对那些害怕自己的人,口里的下一半话让众人皆破梦,“一起死吧!”

    在此同时,一曲笛音分散了众人的思想,几只粉色蝴蝶飞落,轻轻点点让在场除了凤彦御的众人全部失去力气瘫坐在地上。

    看着这一切,原本还散发着杀气的凤彦御也逐渐清醒,他淡然转过身,而刚刚凤彦御的屋顶地方,一个秀色大目的粉衣女孩拿着笛子持续着吹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