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飘渺江湖梦 > 10.第十章 粉衣女孩
    笛声清雅安神,渐渐地使凤彦御冷静下来。

    那一瞬间瘫坐在地上的众人仿佛听到了一声凤鸣声,就知道有救了。

       凤彦御缓过神来,伸手拭去凤血上的血迹。

    那女子也停了下来,跃下屋顶,粉衣飘零,笛子在她指尖转动着。

    她不去看凤彦御,反而去看地上瘫软的众人,不禁调侃:“一群不成器的家伙,今天我心情好放过你们所有人,还不走?”

    众人闻此言就知保住了这命而纷纷逃窜。

    本因大婚热闹起来的辰家却因此也变得冷清起来。

    刚刚杀红眼的凤彦御稍有些不悦:“舞蝶,你……”

    “行了,哥,有他们父子二人就够了,何必要再加上他们呢?”

    舞蝶打断了凤彦御的话,低头打量死了的二人。

    凤彦御收起凤血,整整自己的衣衫,道:“那是他们该死。凡是对她不好的人都该死。”

    舞蝶用笛子敲了一下凤彦御,略带怒气:“哥,你现在尚不能完全操控凤血,反倒是凤血嗜血的本性操控你。”

    舞蝶说话的片刻间,凤彦御身子一软便倒了下去。不省人事。

       此时的城西,牵着一匹马正准备出城的辰舞阳被一个老道拦住。

    辰舞阳打量着老道:那老道约莫有四五十的样子,一把山羊胡,怀中的拂尘上隐约刻着‘清梦’两字。

    不过按照凤彦御的话来说,就是江湖骗子……

    在辰舞阳打量对方的同时,那老道也上下打量了辰舞阳一番,捻着胡子徐徐道:“小友身怀至寒内力,而且还身中一个异术,不过……无妨时机到了小友便可解脱。”

    老道这话让辰舞阳倒是一脸错愕,这等事除了暗阁和师傅以外便无他人知晓,这老道真不是江湖骗子?

    那老道又继续道:“贫道玄鲲,小友也不用太过惊讶,你我注定会有一段师徒缘,只是时候未到。”

    老道说完便径直走了过去。辰舞阳急忙回头却看不到他了。

       “诶诶!我给你们说,我今天给辰家他们送货,我天,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路旁茶水店一彪形大汉倒了一碗水开始跟那几个同行八卦了起来。

    一听辰家,辰舞阳刚刚的思绪全被拉了回来,饶有兴趣的坐到另一边,听着他们说自己家发生的事。

      “哎呦,老柴你可别买关子了,快说吧。”

    身旁的人实在等不及了,催促起来。

    老柴那人一脸愁:“行,老七,我给你说,这辰家全是血啊,家主和辰三公子今早被人杀头了,据说一戴面具的人干的……那人走后不久,跟辰家有仇恨的几大家族便带人血洗了,哎,你们说,今天辰罗这少爷婚礼,新娘子还没过门便成寡妇了,辰家气数已尽,你说可悲不可悲。”

    身旁的两三人一听便来了兴趣,逼着老柴把事说清楚。

      辰舞阳端起茶碗一饮而尽,他知道这肯定是师傅的杰作。

    除了师傅也没人打得过那家伙且让他死,他也知道从某种角度说自己也是帮凶。

       老柴看自己今天的货也不用送了,便给他们细讲起来:“说起来也怪,这戴面具的啊……哎,这辰家除了十几年前被掠走的老五还有一个辰黎明,这老五活着没活着还不一定,这辰黎明近几年也没见过……”

    半刻钟老柴终于讲完。身旁那几人听的津津有味。

    老七嗑着瓜子,含糊道:“辰家不是还有辰琳丶辰煜她们那群吗?前家主的人脉还是很可靠的,气数应该不会尽。”

    老柴见他反驳自己,暴脾气就上来了,一拍桌子大叫道:“辰家向来都是家主子嗣来接!”

    老柴想到了什么,突又平静了下来:“现在在外的辰家小辈也知道了这事,哎,我们这些外人知道那么多干嘛?看他们家自己人决定吧。”

      辰舞阳也摸清了来龙去脉,感觉也没听下去的必要,就起身拉上马出城。

    而此时的辰家,凤彦御熟睡在那,舞蝶守护在旁,在凤彦御梦中,一个声音在回转。

    “还是不熟练凤血,彦御,你说你笨不笨啊。”

    “我能感受到,这世间的风云暗涌,不过凤血性情残暴你一定要凌驾于它之上……”

    “凤凰浴火,才能重生……”

    凤彦御好像明白了什么,一下子从梦中惊醒。

    看到身边守着自己的舞蝶此时正在把玩着自己的凤血,无奈道:“行了,小心被它所伤。”

    舞蝶笑了笑,手指顺着那只凤凰来回摩擦,道:“不会,你我本来就相生相克。凤血和凰蝶也是相生相克。”

    闻舞蝶这么说,凤彦御也表示无奈,也只能任由她胡来了。

    起身收拾好全部的东西后才对舞蝶说:“走吧,我带你去飘渺阁”

    舞蝶很是诧异,想到了什么,惊慌道:“我才不去见死鸟。”

    凤彦御也懒得跟她解释那么多,一把抓住她。

    奈何武功的原因,舞蝶根本对抗不了凤彦御,只好妥协任由凤彦御抓去飘渺阁。

      而此时飘渺阁内,楼下和楼上也是因为未到晚上而丝毫没有任何气氛。

      此时的锦绣醒后看到身旁放着的白羊玉佩,伸手拿起,心里也明白了什么。

    他告诉过她,这玉佩是他娘亲给他亲手雕刻的,而且从不离身。

    如果不是有件事无法避免而且一定要去赴约的,他也会把这块玉佩留给自己。

    这算是一种告别信物,也是一种托付。

    此时她能做的就是紧紧的攥住这块玉佩。

    她的泪水从脸颊滑落,滴在白羊玉佩上溅出水花。

    兰虎从窗户跳进来,看到锦绣这幅模样,心里虽然不解还是走到她的身旁蹭来蹭去。

    它发觉这样并没有让锦绣停止哭泣,干脆一个跳起,跳到舞阳的床上举起它的小爪子,在锦绣的脸上蹭去泪水流过的痕迹。

      “这阁中有人吗?来人!!”

    这声音传入现场的每个人耳中,唯一的感觉就是不是善者。

    梦漓顺应着从房间内出来,看到三娘已经出面便暗中观察起来。

    三娘站在楼梯上,打量着站在门口的两人。

    看这二人的打扮,珠宝不菲,也不知是哪家官宦人家的小姐,也许自己的心上人因为来飘渺阁寻花问柳而不要自己了吧。

    想到这里三娘不禁笑了笑,装模作样的看了一眼窗外,道:“这天色未晚,怎么这么早就有生意上门了?两位不妨先回去,天色渐黑再来。”

    门口的两人似乎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反而走入在门前找地方坐了下来。

    其中一个又戏谑道:“行了,这阁里的人每个都与我们有仇,我给你们一个选择的机会,你们想怎么死呢?全尸还是分尸呢?”

    此话一出,三娘就料到,果然来者不善。

    梦漓看到三娘的手势,拿着长剑出现在众人视线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