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被迫去卧底的我躺赢了 > 正文 第1章 第一章
    哎,我抱着膝盖蹲在小巷子的角落里发愁,就在我背后的小巷子里此刻正在爆发着语言难以描述可怕的冲突。

    我叫端木优,目前是一个因为在打守望先锋期间怒喷菜逼对手,结果万万没想到,菜鸡对手后台过硬,对方恼羞成怒之下直接把我抓到地府,从此我就因为成为技术过硬,麦克雷玩的贼6,走位牛逼,就此成为地府大佬陆压老板的陪玩…奶位的实习小秘书,也就是地府的实习公务员一名了。

    现在正因为奶老板的技术太烂,被外派横滨进一步研习怎么使用自己的治愈和复活异能力中。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但是没想到我今晚抄近路穿过横滨小巷子回家的时候,偶遇到一群黑衣服的男人们将一个红橘色头发的小伙子团团围住。

    穿着灰色帽兜衫的少年,有着橘红色的卷发和一双犹如海一样湛蓝的眼眸,此刻他俊俏的面容是一片的苍白,我眼看着他伸出手捂着自己腹部,然后喘着气抬起头来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将他包围的人群。

    站在他对面还有一个非常削瘦的小男孩,此刻对方在不住的颤抖着,“抱歉,中也,但是我没有办法啊。”

    他的手上还拿着一把匕首,匕首的边缘还沾染了点点血迹,这个小男孩眼神濒临疯狂的说道,“如果是你的话,肯定会理解的。”

    瞅一眼就吓一跳,我赶紧把自己抱成一个团,然后果断报了警后就这样安静的待在角落里,继续围观面前这可怕的一幕。穿着黑色衣服的人走到了被捅了一刀的少年面前,他低下头来表情十分怜悯的说道,“羊的王,本来我们不会去管你们的,但是现在任何和港口黑手党作对的人,都会死,这个是首领下达的命令。”

    少年嗤笑一下,他将目光落在那群黑衣服的人身上,“所以你在匕首上涂了毒药吗?”

    “不,只是让你麻痹的药而已,不要把我们想的那么下流,我毕竟也是一个港口黑手党的预备干部。”

    少年挑了挑眉,锋芒毕露的讽刺,“利用他们做出这样的事情,竟然敢说这样的话?”

    他湛蓝色的双眸瞬间眯起,“你们这群垃圾。”

    回应他的是穿着黑衣服的黑手党,二话不说直接一脚踹在他的伤口上,听着少年闷哼出声,我吓得往角落里又爬了爬,哎,我穿越前也只是一个普通人,造了什么孽要经历这些事情啊。

    “所以,你的回答呢?如果是拒绝的话,我们只能解决掉你,然后拿着你的头颅去找首领了。”

    “哼……你们不会以为,这样的东西就可以解决掉我吧。”

    少年到这个地步都丝毫没有求饶的意思,非常干脆的又一次扶着墙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他捂着自己受伤的伤口,我余光只能看到他的血开始不断地往地上滴落。

    都这样了,还要喷他们吗?哭惹。

    “不要挣扎了,中原中也,这个的麻痹药会同时让你的异能没有办法使用,我们都知道你的异能力是什么。”对方露出一副想起来了的响起,“啊,这个说起来还要多亏了你的同伴啊。”

    伴随着落地的话音,则是手持匕首的小男孩瑟缩的样子,“抱歉,中也。”

    “但是,如果是你的话一定能理解的,呐,对吧。”

    我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少年的侧脸非常的冰冷,那双眼睛里写满了复杂。

    “我也没有任何办法啊,毕竟他们抓了我的妹妹。”

    少年别开自己的脸,“哼……嘛,虽然一开始能够想得到。”

    然后继续怼为首的人,“但是你们说到底也就是这样的程度而已。”

    听上去好倒霉啊,这个中也,简直是被卖了个底朝天。

    “没办法了,既然你这么不知好歹的话。”

    为首的黑衣男人就这样直接举起了手里的枪对准了贴着墙的少年,我扫到后顿时呼吸一滞,牢记这种情况下的电影,坚决不能吓得发出声音,否则我可能就被灭口了。要是死了也不知道老板有没有复活币给我,就在我屏住呼吸的时候,不远处终于传来了警笛的声音,谢天谢地,然后下一秒,只听不断地枪声响起,当时都把我吓傻了。

    “喂,老大他躲开了头。”

    “算了,这样的伤势他也活不了多久了,而且他还中了我的异能,等下发作的话他也不会再活下去了。”

    “但是为什么警察会这么快就过来呢。”那个人顿了顿,“我们的首领虽然疯狂,但是还没有会为了我们去找军警,不管怎么说先离开这里。”

    我缩在角落里一动不动就等着港口黑手党们撤离,等到他们都离开后,这才探头探脑的伸出去瞅了眼,结果下一秒,猛然间就被人一把捂住嘴给抓住了,抓着我的手好像手上都是血,我听到他呻吟了下,一扭头赫然是刚才橘红色卷发的俊俏少年,他疼的脸色惨白,“喂,安静一点!”

    呜呜呜呜。

    我可怜兮兮的抬起头来看着他,少年吃疼的嘶了一声,然后又把我抓回到小角落,对方一边喘气一边逼问道,“喂,是你报的警吗?”

    “唔唔唔。”

    “快点回答我。”

    我哭惹,一把拨开他修长的手,我欲哭无泪的说道,“你不要捂着我嘛,捂着没办法说话的呀。”

    少年……

    他停顿了下,然后才深吸一口气,伴随着他的呼吸他的血又开始往外冒,大片大片的涌出来,吓得我脸都白了,他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一样,侧过身来按着我观察了下背后的警察,在确认他们警察去全部走光后才长舒一口气。

    我表情瞬间就不对了,我靠,原来是黑吃黑,这小子肯定也不是什么好鸟。

    “嘛,这样的话应该可以了吧。”

    就在我想把他举报给警察的时候,他瞬间有些脱力,整个人都直接栽倒在我的身上。

    我愣愣的抱着他,纠结了下还是给拨打了个急救车的电话,偷偷用微量的奶他的血条,然后禁不住叹了口气。

    算了算了,还是先打救护车吧,陪着少年就这么搭着救护车回到了我们实习的医院,师兄还特地夸奖了下我,“小优,你是去见义勇为了吗?”

    “这孩子是?”

    “不知道哦。”

    师兄的表情十分凝重的说道,“哎,这个是……枪伤。”

    “嗯,我们刚才遇到了港口黑手党。”

    接待我实习的师兄表情更加凝重了,“这样嘛,的确现在的情况下的话。”

    我们恰好是外科的,大家翻遍了他的包包发现简直是穷的令人发指,不说没有钱了,手机也没一个,害的我们连联系谁都不知道。考虑到这个情况,我干脆的就把他的医疗费先给包了,等到好不容易把他抢救回来躺在病床的时候,我就这样乖巧的坐在他旁边,偷偷打量着他。

    少年安静的躺在病床上的时候,真像一个小天使,俊俏的面容让他甚至有些雌雄莫辨的精致,看上去他是短时间可能都醒不过来了。也是哦,毕竟是那么严重的枪伤,完全是大出血,送来的时候医生们感慨他的身体素质特别好,其实主要是我偷偷奶了他两口。

    我偷偷又瞅了眼他,发现一触碰到他就会显示有debuff在,咦,什么情况?

    来查房的师兄带着辻村深月,和我差不多的实习生一起走过来,辻村深月先是看了下那个少年,然后把我拉到了角落里小声问道,“小优,你没事吧?”

    “还好。”

    她对我说道,“里面的家伙,我刚才和老师确认了下,是非常危险的人物,羊之王,中原中也你知道吗?”

    我一脸懵逼,我怎么可能知道啊?我又不是算命的,我长得像是人脸识别吗?

    “羊之王是什么?”

    深月看着我的表情十分无语,“算了,那不重要,对了,你回来的时候遭遇了港口黑手党是吗?”

    “是。”

    她停顿了下,把我拉到角落里的深月忽然间开口问道,“小优,你有没有想过,你把这个孩子带回来,可能会遭遇港口黑手党的报复。”

    啊……

    “那怎么办啊。”我有点着急了,拉着深月的小手,“我们报警吧。”

    深月抽了抽嘴角,“小优,我听说你遇到港口黑手党也报警了……”

    “是的。”我认真的说道,“我相信警察。”

    “那小优有没有想过加入一些公家的组织呢?”她盯着我认真的问道,“比如我听说这个城市里有专门针对异能者的异能特务科。”

    “特务?”我刚学日语没多久,好多次都不认识,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是的。”

    辻村深月露出一副非常关心我的表情说道,“小优要不要考虑下呢?毕竟,你已经惹了港口黑手党了,你现在真的很危险。”

    “因为我报警了么?”过分了啊,我只说做了一个合格奉公守法的横滨公民该做的事情,凭什么这么对我!

    我斟酌了一下,看着深月严肃的说道,“我们还是报警吧,再报一次。”

    “没用的小优,港口黑手党是这个城市最黑暗的血液,尤其是在他们的首领已经要疯了的现在,他们已经不能用常理来推断了。”

    什么这里难道是哥谭吗?哥谭也不带这么恐怖吧。

    “那怎么办?”

    “小优要不要考虑下公家的那个组织,听说是公务员,待遇和福利还是很不错的。”

    “不要了吧。”我看着深月更加严肃。

    深月谨慎的问道,“为什么?”

    我心有戚戚的说道,“我考不过去公务员的笔试,放过我吧!”

    她惊呆,“不……小优,你不能因为这样的原因就放弃异能特务科啊!?”

    “这个原因还不够吗!?笔试啊!日本的公务员考试连三国的历史都会考,他们不是人的啊!”

    “我对自己很有信心,我的脑子是考不过日本公务员考的。”

    深月“不……小优你再抢救下自己,想想港口黑手党。”

    “你觉得港口黑手党和公务员考试哪个比较难?”

    深月……公务员考试。

    你看。

    “不,小优你再考虑下。”深月盯着我认真又意味深长的说道,“异能特务科,真的非常适合你,为了保护你。”

    “你该加入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