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被迫去卧底的我躺赢了 > 正文 第4章 第四章
    抱着猫猫我就这样跑回了公寓里面,等到回去后发现自己胸口这块全都湿透了,橘黄色的猫猫在我怀里烧的有点意识模糊了,可怜的咪子连耳朵都耷拉下来,变成了飞机耳。

    我抱着他赶紧来到浴室里,调好了水温就打算给他先快速的洗一个战斗澡。

    毕竟淋了雨,不管是伤口还是什么的,不冲点热水澡的话估计很快就要感冒了。

    看了下他腹部的伤口我还真有点犯了愁,只得匆匆拿来了一个隔水的东西稍微遮挡下,虽然我可以在瞬间奶好他,但是考虑到不能暴露自己的异能,主要是我们也没有熟悉到这个地步,因此也只能先小心翼翼的奶了他两下,就干脆趁着他意识模糊把他放到了热水里。

    接触到热水的一瞬间,橘猫猫就惊醒了,他瞪大了那双蓝色的眼睛就这样惊恐看向我,蓝色的圆滚滚的眼睛落在我的身上,刚刚被放入热水的他瞬间开始拼命的挣扎起来,我一把按住他,然后毫不客气的拿着热水喷头就往他身上淋,“不要乱动啊,赶紧冲一下,要不很脏的。”

    最关键的是,会感冒……

    他简直是又羞又恼,开口就对我疯狂喵喵喵叫,我当听不懂。

    可能是洗着洗着他又觉得很羞耻,然后果断的闭上了嘴,但是期间他还是很不满意,抬起毛茸茸湿漉漉的爪子,就往我胳膊上薅,结果我害怕的哎呀一声,小猫猫自己先吓得愣住了。

    猫猫僵硬的看着我,我则趁着他毫无反抗能力的时候,快速的给他冲了下,然后赶紧从旁边拿起我洗澡的毛巾,就这样将他整个给裹了起来,抱着他跑出了浴室。

    陷在松软毛巾里的橘猫微微抬起一只爪子,随即就开始小幅度的打起喷嚏来,他的尾巴还在毛巾边缘晃来晃去,一下一下的,湿漉漉的滴着水。

    将湿漉漉的橘猫整个人放到床上,我把家里的空调打开了,伴随着温暖的风吹过来,猫猫又开始打喷嚏。

    我赶紧从旁边拿起吹风机,就这样对着小猫咪走了过去。他看到吹风机的时候,表情瞬间变得有些严肃起来,等我将他又抱到怀里的时候,橘猫又开始拼命的挣扎。

    我搂着他,将他两个胳膊直接架在我的手臂外面,拿着吹风机就开始给他吹毛,一边吹还一边安慰他,“赶紧吹干吧,不要怕嘛。”

    猫猫甚至有些气愤的扫了眼我,好像在说自己根本不会害怕。在好不容易把他的毛吹干了之后,我撸了把油光水滑的橘猫,就从旁边翻出来药箱打算给他的腹部上药,结果猫猫根本不想让我碰他,拼命的拿后腿蹬我,力气之大我都差点没压住。

    趁着对方羞恼的直接背过屁股对着我的时候,我二话不说直接一下子压上去,按着想跑的他直接掀开了他腹部的毛,果然看到了对方的伤口在雨水下已经发炎,甚至有些发白了。

    艰难的给他上了药后,就感觉到手下平稳起伏的呼吸声,似乎是因为空调太温暖,也可能是因为他太疲惫了,等我给他上完后,发现猫猫此刻已经睡着了。

    我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睡着的橘猫耳朵还微微抖动两下,伴随着他上下起伏的呼吸,此刻他已经变得毛茸茸的尾巴还一卷一卷的,粉嫩的小jojo还微微有些抽搐。

    小心翼翼的从旁边又拿了一个干净的毛毯就这样给他盖上,我趁着猫咪睡着的时候又偷偷奶了他好几口,喜滋滋的抱着他放到了自己的床边,在自己洗漱后就这样靠着枕头跟猫咪小声说了下晚安。

    梦里都是幸福的猫猫

    等我第二天醒来后,立刻就发现身侧的枕头空了,揉着眼睛走出卧室找了一圈猫咪,发现根本没有猫。

    不过整洁干净的餐桌上,突然多了一个牛奶和一个三明治。

    咦,所以果然是猫的报恩吗?

    寻找无果的我索性来到沙发上开始继续打游戏,在巫师三里面一局局的肝昆特牌,等我打的有些疲惫开始打哈切的时候,这才站起身来打算出去寻找点食物,就这样溜达到横滨餐厅的我,刚一坐下就发现不远处站在窗户外的橘发少年了,他这一次又被他的同伴们围住了,几乎是和上次一样的发展和剧情,连话都相差不大。

    我一边吃着午餐一边听着他们在那边拉着少年的手,愤怒的指责他,“中也,为什么,你真的不想在和我们在一起了吗?”

    “怎么可以这样,中也,你太过分了。”

    哎,我一边卷着意大利面,一边拖着下巴看着那边的发展,橘猫少年显然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他表情甚至有些隐忍,但是他对面的人则更近了一步,“我就说中也,你最近非常的奇怪。”

    “你真的要背叛我们吗?你……昨晚到底在哪里?”

    他的同伴说话的时候甚至有些愤怒,我也不知道他在愤怒啥,为什么他不在他们就会觉得对方过分呢?

    等我都吃完饭走出去的时候,他们居然还在说这件事情,我的妈啊。

    明明那个橘色头发的小哥哥打起来人超级凶,没想到对这么咄咄逼人的同伴却显得十分忍让。我实在忍不住走上前去,站在不远处小声叫了一下,“在我家。”

    他们三个人瞬间顿住,齐齐扭头看向我,站在少年身侧的一男一女都显露出吃惊的表情来,“你是……”

    “什么人?”

    我也不知道怎么定义我们的关系,因此只好拿眼睛偷偷地看少年,他对上我的视线先是愣了下,然后猛然间脸红别开脸,“是朋友。”

    “什么朋友?我们羊的社员吗?不,根本没见过这样的女人。”

    “什么?”

    比起看上去格外不满的男人,那个粉头发的女生更是干脆直接跑到橘发少年身侧,然后拉着他的胳膊一脸不爽的看向我,“中也,她是谁?你认识吗?”

    橘猫少年嗯了一声。

    “什么,中也你认识吗?”粉头发的少女瞬间有些恼怒的说道,“你为了这样的女人不管我们吗?”

    “什么,这样的女人。”

    那个女人甚至想走过来对我做点什么,结果被橘猫少年一把抓住胳膊,直接给推到了一边去,被推开的少女有些惊惧又愤怒的说道,“中也,你做什么?”

    “够了。”

    橘猫少年拦在了我的身前,他眯起那双好看的蓝色眼眸,然后对着自己的同伴说道,“已经足够了,不要再惹她了,离她远一点。”

    在他陡然间冷下来的气势下,他面前的两个人这才瑟缩的往后退了下,但是两个人明显看上去很不满,甚至有些骂骂咧咧的,“中也,你怎么能为了这样的女人,而抛弃羊呢?你忘记我们的恩情吗?”

    “是我们将身为孤儿的你捡回去的,你该好好感恩的。”

    我愣愣的站在旁边听着他们简直像是道德审判少年一样的话语,想了想还是没忍住,“他也没抛弃你们吧,只是晚上去我家里住而已,也没做错什么啊。”

    “你懂什么!?”那个粉头发的少女瞬间怼我,“没有中也的话,我们根本没有办法生存下去的。”

    那你们也太菜了吧……

    看在是少年同伴的份上,我觉得我开口怼他们少年肯定会很难办,但是当我看到他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原地,听着这样的话像是习以为常一样,看着两个人理直气壮的样子,我还是忍不住骂了他们一句,“你们真讨厌,像一群吸血虫。”

    这一下子可不得了,对面的人都要掏刀了,眼看着时态马上就要失控,橘猫少年又一次拦在我的身前,直接捏着拿到的人把他扔到了一边,“所以说,已经够了,这件事情和她没有关系。”

    少年皱起眉来看向自己的同伴,“离她远一点。”

    “中也,你……”

    眼看着这两个人愤愤不平的走掉,我扭头看向面前的少年,他在整个事情结束后双手插兜,皱着眉盯着我看了片刻,我率先好奇宝宝一样的发问,“你没事了吧。”

    他被我问的顿了顿,“啊,没事。”

    “那就好,那么,今晚要不要继续呢?”

    “啊!?”他瞬间反应过来,脸色爆红的看向我,“还要继续吗?”

    “不给你洗澡……就是在我家睡觉。”

    “不用。”他摇了摇头,然后对我摆了摆手,少年临走的时候看了眼我,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还有,谢谢。”

    好的吧,看上去橘猫还是很有尊严的,不愿意去我家住。

    结果晚上回家后就变天了,没多久电视里就传来了特殊通报,说是今天晚上的横滨马上要面临一次超强的热带风暴,简称台风,因此建议大家有机会一定要待在安全的户内才好。我一下子就想到了我的猫,不是,我的橘猫少年,他晚上是不是又去流浪了,想到他的伤口还没好完全,又不愿意将自己变身的事情告诉他们那群憨逼队友。

    我有些焦虑的坐在电视前,刚刚还玩的健身环瞬间就不香了,满脑子想的都是猫猫怎么办的事情。

    算了,猫猫肯定有自己的办法吧,还是不要……

    才怪嘞,我一想到他同伴的那副嘴脸,就为他感觉到担心,匆匆拿了一把雨伞趁着台风还没完全来的时候,就跑出门去打算去上次见到他的小巷子里碰碰运去,门外已经开始刮起了剧烈的风,伴随着呼叫而来的海风,则是天空开始慢慢的下起瓢泼一样的大雨,雨水打落在地面甚至溅起了一片片烟尘,在有些漆黑的夜晚中,因为冰冷的雨水,我走在外面都觉得浑身冷得厉害。

    因为恒刮的风甚至把我衣服都吹得一片水汽,等到我磕磕绊绊的迎着大风赶到上次的小巷子的时候,在漆黑的小巷子里转了半圈,都没有找到那只橘猫少年。

    他应该是走了吧。

    心里略微有些失落,就在我即将要离开小巷子的时候,差点被横在地面上的刚才绊了一跤,当我跌跌撞撞站起来的时候,不远处传来轻轻地一声猫叫。

    眼看着一只胖橘灵巧的穿过小巷子,然后跑到我面前,有些气急败坏的对我喵喵叫的时候,我禁不住露出了笑容来。

    “你在这里啊。”

    他浑身又一次被雨水打湿了,但是好在这次看上去并不严重,但是伴随着剧烈的台风刮得我们头顶的铁板都碰碰作响,我吓得脸色苍白的说道,“台风了。”

    “还好你没事情。”

    橘猫在瞬间瞪圆了的眼睛,他拼命摇晃的大尾巴也在一秒停住,刚才看上去还恨不得蹦起来挠我下的猫猫僵住。

    扫了眼阴沉黑暗的天空和周围漆黑的小巷,我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脖子,然后对他张开了自己的怀抱,笑着歪头说道,“快走吧,我们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