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被迫去卧底的我躺赢了 > 正文 第7章 第七章
    披着白色医生大褂的中年男人有着漆黑的半长发,深紫色的眼瞳结合那张微笑的面容,让他看上去显得十分人畜无害,看向我的时候更为温柔的微笑着,男人在看到我和太宰治拉扯的时候,更是笑着的眨了眨眼睛,“啊,你们两个人,的确相处得很好嘛。”

    “到底什么地方相处得很好?”

    太宰治这个小子奋力推开了我,因为瘦弱的缘故反而被我压着打,穿着白色衬衫的俊俏小鬼就这样有些生气的说道,“笨蛋姐姐。”

    他居然还敢骂我,他真是想找死了!

    我二话不说一下子又把他压倒,然后骑在他身上说道,“哼,你这个该死的臭小子,快点道歉,谁让你刚才故意吓唬我的,道歉!”

    太宰治因为挣扎乌黑的发丝都有些凌乱,那张俊俏的脸上写满了傲气,他挑了挑眉自下而上看向我,“不要。”

    “我才不要给一个笨笨的姐姐道歉,再说相信这件事情的你本身就有问题吧。”

    这个该死的臭小子。

    看来是打算继续吃我的竹笋炒肉了,我扬起手来二话不说对着他的屁股的侧边又来了几下,“臭小鬼,现在这个笨姐姐就教你,当年打不过我的时候,最好乖乖的道歉。”

    “啊……你真的敢打我啊。”

    被我压倒在地上的少年脸色瞬间就红了起来,清俊的脸上浮上了一层淡淡的薄红,他鼓着脸对我威胁,“我一定要报复的。”

    “绝对会报复的!”

    “好大的胆子。”

    就在我俩挠的不可开交的时候,背后穿着白色大褂和医生一样的男人就这样溜达到我俩的不远处,然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就这样撑下巴玩味的看向我们,就在我一个分神的时候,下一秒整个人就感觉自己被掀翻过去,虽然嫌犯的人体贴的帮我扶住了后脑,但是我还是因为猛然间接触到地面有些吃疼的嘶了一下。

    太宰治一下子就把我压倒在地上,轻松地将我整个人压在身下,压在我身上的少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然后就这样俯下身来,他是故意凑到我的耳边坏笑,“哎,怎么,看起来姐姐也就是这样的程度啊。”

    他摆出一副看上去就蠢蠢欲动的笑容,少年如此靠近的呼吸让我感觉到格外的不适,有一种清爽又有点邪恶的味道,“那么,现在就让我们尝试下刚才你对我做的事情吧。”

    喂!

    我瞪大了眼睛看向他,“住手!”

    “好了,好了,到此为止。”

    就在太宰治打算欺负我的时候,这位突如其来的男人终于开口了,他拍了拍手,然后伸出手轻松地就从背后拎起太宰治,然后把小鬼挪到一边去。

    被他提起走的太宰治瞬间不干了,少年摆出一副懒洋洋的语气说道,“明明是她先动手的。”

    “但是太宰君。”被他称为森先生的青年笑着对太宰治说道,“对女孩子可不能这样啊。”

    他将那双深紫色的眼眸就这样安静的落在我的身上,“尤其是这么可爱的女孩,以你现在的年龄估计理解不了吧,但是以后你想起来一定会觉得很丢脸的。”

    太宰治鼓着脸看了眼我,漆黑的卷发衬的少年犹如可爱又瓷白的小天使一样,但是当他笑起来看向我的时候,又让人觉得有些痞气,“不,绝对不会后悔的。”

    “相反。”

    他盯着我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欺负这样的姐姐,才让人觉得根本不够。”

    呀,这个小鬼真的让人好不爽。

    我果断的喷他,“讨厌。”

    太宰治看着我愣了下,然后才歪着头又笑了起来,穿着白色衬衫的小男孩就这样看着我蠢蠢欲动的说道,“姐姐,让我们继续吧,这次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我!!!

    “哎。”黑发的中年男人叹了口气,状似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真是头疼呢,现在的小子。”

    “好了好了,首领要见她,所以不要欺负她了。”

    “呐,太宰君。”

    在他说完这句后少年刚才还有些愉悦的表情,瞬间变得一片冰冷,那双鸢色的眼眸更是在瞬间沉了下去,少年耸了耸肩膀,“啊啊,既然是那位首领想要见的话,那就没办法了啊。”

    他说完后又看向我,只不过这一次太宰治没有露出一丝笑容来,反而整个人像是完全落入了黑暗一样,显露出和年龄完全不相符的成熟和冷酷。

    “祝你好运哦,姐姐。”

    “下次有机会再见吧,如果有的话……”

    我顿时被他的话吓得呆住了,然后少年猛然间噗嗤一下笑了出来,他指着我拍着大腿说道,“你又相信了吗?真是个好容易相信人的姐姐。”

    ,

    我……

    这小子果然找揍!

    等到那位穿着白色医生服的男人拉着我离开太宰治的时候,我们两个人差点又掐作一团,感觉在他看来就像是两个猫猫打架一样,眼看着插着兜的男人就这样领着我往前走,一路上穿越了港口黑手党幽深的走廊,我有些紧张的问道,“哪个,我们要去见哪个首领吗?”

    “啊,是哦。”

    插着兜的中年男人愣了下,然后才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对我露出了更加温柔的笑容,“忘记自己我介绍了,我的名字叫做森鸥外,你叫我森医生就好。”

    “森先生……”

    我呆呆的重复了下,男人继续微笑着看向我,“是哦,我查过你的资料,你也是医生吧,所以我可以算是你的前辈。”

    他说着就这样很自然的打算伸出手拉一下我,结果我本能的往后小退一步,男人看到我的反应愣了下,然后在那一瞬间我感觉到他的表情十分的冷漠,深紫色的眼眸里甚至满是审视,但是下一秒,他的笑容没有丝毫变化的对我说道,“我是港口黑手党首领现在的治疗医生。”

    “港口黑手党首领的医生……?”

    “是哦。”他看上去十分自然地对我说道,“首领已经要病的要死了,所以才需要找到新的医生。”

    看着站在走廊里身材削瘦的中年男人,我禁不住确认了下,“是我吗?但是我只是一个实习医生啊。”

    “哎,因为……”他垂下眼眸来看向我,那双深紫色的眼眸像是被走廊昏暗的灯光染成的更深,“小姐不是异能者吗?你的异能力是治愈吧,如果是治愈的话,就无所谓医术吧。”

    听到这里我本能的有些害怕的挪开了眼,男人伸出手摸了摸我的头,像是在安抚我的情绪一样,“不要害怕。”

    他伸出双手按住我的肩膀,然后就这样凑到我的耳边轻声说道,“治愈异能力是多么珍贵的异能,你不应该害怕才对,相反,你应该感谢,感谢这个神的恩赐。”

    “你是神的奇迹。”

    他拉长了腔调说道,“为什么害怕呢?”

    我吞咽了下口水,“但是,我……”

    因为不擅长说谎,我也不知道自己治愈的异能是如何暴露的,一下子就有些不知所措起来,是谁知道了吗?但是我除了中原中也没治愈过多少人啊,他背叛我了吗?

    不对啊,我感觉看他猫猫的样子也不像是这么敏感有脑子的样子……

    总之先抵死不认账好了,我一下子就挣扎开他的钳制,抬起头来只对上一双满是贪婪和欲望的双眼,吓得缩了下后,还是勇敢的开口,“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就这样安静的盯着我许久许久,随即才微微一笑。

    “啊,这样。”

    “但是没关系,就算是作为普通的前辈,我也很想有这么可爱的一个弟子呢。”

    什么?

    我呆呆的看着他,这位看上去有些沧桑但是同样难言俊美的中年男人笑着对我说道,“如何,要不要考虑下成为我的弟子呢,我保证会将自己全部的技术都传授给你哦。”

    “医生。”

    他最后一个词像是在自己的嘴里好好地咀嚼过一遍后。

    我懵逼的看着他,首先我就不是那种为了医术可以奋斗的人,他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人生最大的愿望是混吃等死陪老板打游戏啊!

    果断摇头后,男人才露出有些遗憾的表情,“哎,这样,但是没关系哦。”

    “说不定以后你还会是我的弟子……”

    在我们对视完后,他这才收回了手插入兜里,继续带领着我沿着长长地走廊往里走去,他说到这离我才反应过来,“如果真的跟你说的一样,那个首领需要换医生的话,你会怎么办?”

    会不会死的很惨啊。

    听说黑手党都会很过分的,迎上我有些担忧关切的目光,中年男人愣了下,然后才笑着又伸出手来撸了把我的头发,“真是个善良的小姐呢。”

    “安心,比起我的个人安危,能够得知你的存在。”

    “你一定想象不到这对我是多么大的快乐吧。”

    他停住了脚步,从我的角度只能看到男人有些狰狞的笑容,“真的……太感谢了。”

    我……

    有……有点怕。

    他们都看上去好不正常,我慌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结果又被人一下子从背后将双手搭在了肩膀上,正对着一闪红色高大的大门,高耸的门两侧还站着两个穿着黑色西服拿着枪的人,而我背后的男人这才低声小声,“如何?要打开吗?”

    他低低的笑出声,“如果打开的话,又是另外一个世界哦。”

    “天使小姐。”

    “喂。”猛然间出抬起一脚,直接将面前的人踢到在地的少年收回了拳头,轻松地将面前穿着黑衣的壮汉一把抓了起来,他皱着眉逼问道,“快点告诉我,你们带走的女人到底去了哪里?”

    “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啊,知道。”

    “港口黑手党啊。”

    被他卡住脖子连呼吸都有些困难的人说道,“那么,你就应该知道没有人敢来我们港口黑手党撒野,不论你是谁,你只可能会死在这里!”

    中原中也听到这个人的回应后挑了挑眉,随即干脆的一拳直接揍在了对方腹部,剧烈的疼痛让面前的男人直接发出闷哼,少年松开了抓着他的手,任由眼前的男人在自己的面前直接跪在地上。

    少年湛蓝色的眼瞳被光影映照的越发冰冷,“我问的问题是那个笨蛋女人去哪里了,回答我的问题啊,蠢货。”

    “啊,笨蛋女人?”

    走廊的尽头似乎传来了一个少年的轻笑声,中原中也侧过头来,只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黑发少年从阴影里缓缓地走了出来,“啊,你,你就是那个姐姐的朋友嘛。”

    他看着中原中也露出了善良又纯真的微笑,“我等你很久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