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被迫去卧底的我躺赢了 > 正文 第8章 第八章
    港口黑手党

    站在港口黑手党的其中一栋大楼里,匆匆赶来的中原中也上下打量了一下面前这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少年,对方有着乌黑卷曲的头发,微微有些婴儿肥的脸上笑起来的时候甚至还有些稚嫩,细看之下他的脖子处似乎有一些指甲的挠痕。

    “你是谁,你。”

    “我吗?”少年微笑着解释道,“我只是随便路过的好心人啊,因为听到了你要找那个女人,仅此而已。”

    中原中也皱起眉来,“哈?”

    “好心人,你吗?”

    开什么玩笑,中原中也的本能再告诉他眼前在这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小子,绝对没有他表面上那么简单,简直就像是本能一样,他非常的不喜欢眼前这个少年。

    插着兜的少年侧过身来面无表情的说道,“在港口黑手党还有你这样的好心人,还真是让人吃惊。”

    少年瞪大了那双鸢色的眼眸,“哎?为什么?”

    “当然港口黑手党会有我这样善良好心的人,而且,我也不算是港口黑手党的人嘛。”

    “比起这些,难道不是刚刚哭泣的小姐姐更值得你关注吗?”

    “哭?她哭了吗?”

    中原中也瞬间就觉得有些烦躁起来,果然那个女人遇到这样的事情会吓得直哭,也不知道她现在的情况怎么样,所以他就说那个女人和这个世界差距实在太大了,根本不应该被拉扯进来。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同伴恶意的行为,她现在应该还在家里吹着空调娇滴滴的哭诉游戏好难哦,一想到这里,他更是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气。

    中原中也皱起眉头示威性的踢了一脚身侧的人,然后冷下嗓音说道,“快点告诉她现在所在的地方。”

    “真是过分呢。”

    脸上绑着绷带的少年看着他叹了口气,“你就算这样打他,他也不知道那个姐姐的下落的。”

    “真可怜,现在一定会哭的更可怜吧。”

    “如何,要不要求求我呢,求求我的话,就告诉你小姐姐现在所在的位置。”

    少年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里几乎毫无光泽既没有同情也没有激动,平静的让人根本看不出深浅,下一秒,中原中也就冲了过去抬起膝盖,直接一个膝盖击打在少年的腹部,吃疼的少年本能的伸出手来防御住他下一个攻击,然后低声笑道,“很疼呢,我最讨厌疼的。”

    “我决定讨厌你这个只会用武力的笨蛋。”

    中原中也忍不住伸出手,一把揪住对方的衣领吼道,“啊,你说什么!?”

    被他暴揍的菜鸡挑了挑眉,“事实啊。”

    中原中也深吸一口气,“你找打吗?”

    “真的是个野蛮人。”黑色卷发的少年伸出手拍了下中原中也的手背,“你现在的样子真是像是个暴力狂,说起来,那个娇滴滴看起来笨笨的小姐姐到底怎么容忍你的。”

    “喂,不要这样说她笨啊。”

    “但是你自己刚才也这么说过。”少年嗤笑了一下,“算了,还是让我们快速进入正题吧,我可以帮助你快速的找到那个女人,但是相对的,你打算怎么样报答我呢?”

    “报答?”中原中也嗤笑,“我也可以把你揍一顿让你说出来。”

    “不,揍我的话我是不可能会说出来的。”少年微笑着说道,“只要我一开口下一秒,整个港口黑手党都会知道你潜入进来了,接下来,小姐姐也会因为你而受到牵连,不,不止是小姐姐吧。”

    “你的同伴也会,你身边的每一个人都会,你承受得住这样的代价吗?”

    “我可以让你减少这样的风险,只要你要好好记住我的恩赐。”

    恩赐……

    中原中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差点想一拳又锤在这个得意洋洋的小鬼脸上,最终还是按捺住了自己的心情,他收回了自己的手,“那么你打算怎么办?”

    黑发少年伸了个懒腰,“只要听我的指挥,当然一切都会没有任何问题。”

    “啊啊,你得听我的指挥啊。”

    “啰嗦!”

    中原中也收回了自己的拳头,又一次打量起面前这个臭屁的小鬼,“说起来,你见过她吗?”

    “啊,见过啊。”黑发的少年微笑着说道,“她给我也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呢,是一位非常非常可爱的小姐。”

    对上这个少年鸢色的眼眸,中原中也却察觉到了一种深不可测的黑暗,而且听到面前这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居然对她是一样的评价,不知道为什么,中原中也更加不爽了。

    少年双手合十的说道,“好了,快点让我们走吧。”

    “喂,你的名字呢?”

    “啊?我么?”少年笑着说道,“我的名字叫做太宰治,给我好好记住哦,营救公主殿下的打手君。”

    “喂,谁是打手君啊!?”

    虽然中原中也不爽但是不得不承认,少年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完美的戳中了他的死穴,不管是羊还是那个女人他都不能放弃,所以的确和这个少年合作才是最好的选择,但是谁来告诉他,为什么他第n次踩中陷阱了啊!又是港口黑手党的陷阱这到底是为什么?他瞬间扭头看着站在不远处对太宰治,对方则和闲庭漫步一样的看着他,“你是故意的吗?带我来陷阱这里?”

    “被你发现了吗?”

    “你这个混蛋东西!”

    “但是,安心,这些陷阱都不会触发更多的东西,相反可以帮我们解决掉一些更麻烦的人。”

    太宰治将目光落在中原中也的身上,在对方有些警惕的目光下,才继续说道,“我可是真的想帮助你解救那个小姐姐的。”

    “你,为什么要这样帮助我?”

    “帮你?”太宰治微笑着摇了摇头,随即有些随意的说道,“大概只是不想那么有趣的光,这么快就落入到黑暗里,仅此而已。”

    “而且……”太宰治双手交叉抱在胸前,一脸兴奋地说道,“而且,我还要长大好好打回来呢。”

    敢打他的屁股,等他长大看他怎么欺负小姐姐,看到对方哭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真是打从心底的让人喜悦,想要欺负她更多更多,最好哭唧唧的跟自己道歉,然后抱着自己软绵绵的撒娇才行。

    嗯,十四岁的少年这样想到,明明他对其他人都没有感觉,但是果然就是这个小姐姐最有趣。

    中原中也???

    这家伙刚才在想什么可怕的事情吗?表情好奇怪!

    看着面前折扇暗红色的大门,背后的男人还将双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如何,考虑好了吗?要进去吗?如果不想的话,只要成为我的弟子,我现在就可以带你离开这里。”

    他轻声的对我说道,“而且,从此以后我都会好好地保护你,让你不会接触到这么可怕的事情。”

    “如何……”

    伴随着他落地的最后一个声音,我后背都毛骨悚然起来,飞快的摇了摇头,“不用了。”

    总觉得他是不是对自己的定位不太准啊,他不是一个普通的医生吗?吹什么牛逼呢……

    森鸥外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他只是有些遗憾的拉长了声音,然后就这样推开了我们面前的大门,就在大门打开的瞬间,我被屋内有些温暖的一股热气吹得差点睁不开眼,在一片暗沉的房间里只在角落点了几根烛火,满房间弥漫的都是一股死亡的味道,在暗色的床上似乎正躺着一个人形,我往前走了几步,这才看清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他缓缓地将有些浑浊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医生,你来了吗?”

    “是,这次也带来了您希望的人。”

    “啊,这样?”老者的眼睛猛然间睁大,看上去十分的渗人,“是什么样的人呢?”

    森鸥外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后,他伸出手带着我的后背,就把我拉到了那个首领的身侧,但是我注意到首领的目光就像是落在虚空里,连视力几乎都消失了么。

    森鸥外这才低声的笑道,“首领,说起来你现在的身体如何?”

    “和以前一样。”

    说到这里的时候,首领当着我的面忽然间开始大口喘起气来,“杀了,杀了他们,医生,我看到了,他们想要我的位置。”

    “我全部都看到了,那些家伙都想要,不止是那些家伙……还有其他的组织,那些意大利的组织也一定也想过来,彭格列也好、热情也好,全部都是一样的。”

    “啊,这样。”

    森鸥外没什么感情的开口,下一秒,我只看到门又一次洞开了,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就这样急匆匆的走了进来,他看到我的似乎明显有些兴奋,“你,不是那个……”

    森鸥外则不动声色的插着兜看着面前的男人,那个男人忌惮的看了眼森鸥外,想伸出手将我抓过去,结果森鸥外直接把我拉到他的背后去,挑了挑眉对突然间出现在我们面前的男人说道,“平口君,在首领面前这样的行为可是非常失礼的啊。”

    我躲在他的背后看向那个看着我十分兴奋地男人,“喂,医生,原来是你接走了她,快把她给我,我要把她的异能力告诉首领,这样的话……”

    “这样的话,你就可以升为干部了吗?”

    站在我面前穿着白大褂的男人叹气,“不行啊。”

    他对上那个被称为平口君有些扭曲的脸,这才轻笑着说道,“她是属于我的珍宝,该如何使用应该是我来决定的,可不能让你轻易吓到她呢。”

    “而且就算是首领现在的样子,随便给一个弱小的家伙干部这样的职位,也会让后面变得非常难以收拾。”

    对方愤怒的深吸一口气,因为顾忌到身侧的首领,他压低了声音说道,“开什么玩笑!”

    “她是我找到的!”他愤怒的对森鸥外说道,“区区一个赤脚医生。”

    “区区一个医生,也不允许你吓到她哦。”此刻的我看不到森鸥外的表情,但是从对面人神色的反应上来,我只感觉到他好像非常的惊恐,森鸥外对面前的人笑着说道,“这可是不行的。”

    巨大的落地窗外开始刮起阵阵剧烈的风,首领房间开始变得越发阴暗起来,不断侵袭的裂缝开始拍打窗户外,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只听声音就能感知到外面下起了淅沥沥的大雨,在这一片风暴即将到来的时候,那个男人低声道,“哼,只要我禀告首领的话。”

    “这样的话……”

    下一秒,在我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只看到寒光一闪,刚刚还要开口说些什么的男人脖颈处猛然间爆发出鲜血,突如其来的血液在瞬间染红了我面前的全部画面,我吓得几乎失去了自己的声音,呆呆的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低下头来只看到森鸥外手上的此刻正拿着一柄染着血的手术刀,身前削瘦披着白大褂的中年男人这才转过头来,我只对上了一双满是暗沉的眼,“啊,吓到你了吗?”

    他的脸上还染着对方喉咙里喷溅出来的血液,甚至溅到了对方眼眶边缘,男人低下头来看着我,“啊,抱歉,医生。”

    森鸥外伸出那双沾满了鲜血的手,就这样轻轻地扶住我的肩膀,“不要害怕啊。”

    他微笑着对我说道,“我的珍宝,如果害怕的话,就到我的怀里来吧。”

    我本能的摇了摇头,吓得呜咽一声想往后退,就在森鸥外继续低着头看向我的时候,不远处的首领发出了一声呻吟,“什么声音,医生。”

    森鸥外微笑着解释道,“不,没什么,只是一个想要刺杀您的人,已经被我解决掉了。”

    “刺杀吗?那个家伙还不死心吗?!”那个被称为首领的老者在床上怒骂,“杀死,全部把它们都杀死!医生,杀死他们!”

    森鸥外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浓了起来,就在我吓得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的时候,我们的门外忽然间传来了新的声音,“还是放开她比较好哦,这位医生。”

    扭过头来,只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出现在不远处。

    暗蓝色头发的少女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森鸥外,余光似乎看到门口躺倒了两个昏厥过去的人,“异能特务科。”

    她正色说道,“辻村深月。”

    “前来接回属于我们的天使。”

    “现在,请你放开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