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被迫去卧底的我躺赢了 > 正文 第9章 第九章
    “我们的天使。”

    我看到森鸥外微笑着重复了一下,穿着白色大褂的男人意味深长的说道,“是异能特务科的天使吗?但是说实话,那孩子真的是你们的人吗?”

    异能特务科?

    呜……我小心翼翼地打量着站在森鸥外面前的辻村深月,她是异能特务科的人吗?难怪以前一直跟我卖安利,但是怎她怎么会知道我的异能的。

    “因为这个病院伤亡的人数非常的低,比以往都要低得多,而且还有一些不应该坚持到被治愈的人的存在,所以异能特务科特地派出人去观察这件事情,最后发现了一个珍贵稀有的治愈异能者。”森鸥外完美的帮助我解惑,“的确很符合异能特务科的做法啊。”

    “但是加入你们,这位小姐应该还没答应吧。”

    “什么,不要这样看着我嘛,我们本质并没有什么不同。”

    森鸥外笑着对那边的深月说道,“如果她成为我的弟子的话,我会对她非常非常好,让她的异能力得到最大程度的发挥,成为最闪耀的钻石,远比加入异能特务科要好多了。”

    辻村深月听到这里面无表情的说道,“不,我们是完全不同,”

    “我们也不会忘记你对上一个异能者做过的一切。”

    “啊,你说的是那个孩子啊。”他们两个似乎在暗指某个曾经异能力同样为治愈的人,森鸥外则完全不在意对方的指责,“正因为如此,我才更想要一个新的天使。”

    “森鸥外,请不要让我们说第二次,放开端木优,然后将她交给我们。”

    “真是为难。”

    挡在我身前的森鸥外叹息道,“怎么想都是我有些吃亏,这可不行呢。”

    “如果我把这个孩子交给你们,你们能给我带来什么呢,异能特务科。”

    辻村深月陷入了久久的沉默里,我总觉得在我的面前似乎他们正锋芒毕露的交锋着,“医生,说到底你现在也只是港口黑手党首领的一个家庭医生而已,我们并没有必要答应你任何的条件。”

    森鸥外单身插着兜,非常闲适的说道,“啊,但是这个家庭医生却可以让整个横滨再次燃起战火,那个躺在床上的家伙已经快疯了,这个你们是知道的吧。”

    辻村深月深深地看了眼他,蓝色头发的少女露出了明显有些支撑不住的表情来,我看到她似乎听了什么,随即才拿出手机交到森鸥外的手上,森鸥外结果手机后就这样和电话那端的人对话起来,“啊,种田长官吗?哎,对哦,不论怎么样都想要这个孩子。”

    “什么,恐吓我吗?让整个横滨又一次陷入火海有什么可怕的?我才不会害怕,毕竟现在的我只是一个医生啊。”

    森鸥外在聊天的时候还特地扫了眼我,“比起得到一个天使,这可是很划算的买卖。”

    “好吧,既然你这样说的话……”

    我有些疑惑地看看深月又看看森鸥外,他们似乎在讨论着什么很深奥的话题一样,两个人仅仅是站在那里,但是气势上简直是分毫不让。

    辻村深月接回电话后简单的应了几声就挂断了电话,她深吸一口气对森鸥外说道,“看上去我们达成了一致。”

    “或多或少。”

    辻村深月对我伸出手来,警惕的看向森鸥外,“快点过来,小优。”

    “哎?”

    我站在原地有些不知道做什么才好,我对所谓的异能特务科也一无所知,只知道他们是传说中的公家,比起可怕的港口黑手党看上去可能靠谱一点。尤其是当我的目光触及到白色大褂上满是血迹的森鸥外时,本能的瑟缩了一下,森鸥外看到我的样子愣了下,随即才低声笑道,“真可爱,别害怕,我也不是经常这样的啊。”

    因为太过于靠近森鸥外,所以能感觉到男人就这样走到我的身侧来,他伸出手轻轻地抬起我的下巴,然后我就看到我了一双暗紫色的眼眸,伴随着不远处那个首领剧烈起伏的呼吸声,男人摩挲了下我的脸颊说道,“你说对吗?我的小天使。”

    最后的字像是从他的喉咙里滚出来一样,近看甚至更能看到对方脸上还未干涸的血迹,“那么,就暂时先把你交给异能特务科照顾好了。”

    “如果被欺负的话,可以报上我的名字哦,我对自己的弟子可是很偏心的。”

    他捏着我下巴的手有些用力,男人弯着腰对我说道,“尤其是这么可爱的女性。”

    吃疼的我瞬间打开了他的手,然后谨慎的往后退了几步,被我打开后森鸥外露出有些玩味的笑容,他盯着自己修长的手掌说道,“算了,真是个任性的小孩子。”

    就在我一个人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忽然间听到不远处传来一个少年的拉长了声音的怒吼,“快给我让开啊!!!”

    一扭头竟然看到中原中也飞奔着跑了过来,在一脚踹飞了整个大门后,就这样堂而皇之的来到了我们三个人的面前。

    他先是谨慎的环视了周围的人,然后立刻上下打量我一番后赶紧问道,“喂!你没事吧!?”

    看到他我本能的直接跑了过去,一下子就扑到他的怀里,双手吊着他的脖子将他整个人都压入自己的怀里,对方橘红色的头发的脑袋恰好卡在我的胸口,委屈的哼哼唧唧起来,“你来了,中也。”猫猫!

    他被我抱着的时候瞬间脸红,手脚在第一时间有些不知道往哪里摆,我看到他拼命地从我怀里挣扎出来,然后大口喘着气,“白痴吗你!放开我啊!”

    “哦,抱歉哦。”

    “不,我也没指责你的意思。”他脸红红的说道,“总之,你没事情就好。”

    随即才伸出手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那双湛蓝色的眼眸就这样安静的凝视着我,肯定的点了点头,“嗯,我来了。”

    对上了那张写满了认真的脸,我深吸一口气,“你没事吧?”

    “嘛,还好,除了遇到一个混蛋以外。”

    “倒是你,真的没事吗?血……你的身上怎么有血。”

    “刚刚见到了杀人现场,我我我……”我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刚才的场景,想想都窒息,他看到我此刻的样子,伸出手直接板住我的肩膀安抚道,“算了,不知道就不要形容了。”

    “嗯。”

    就在我们两个人安静对视的时候,侧过头来,我竟然看到了辻村深月近乎于有些紧张的表情,她的眼神里似乎有些惊恐的在看向中原中也,是什么情况。

    “嘛,这样就更有趣了啊。”

    背后的森鸥外这样微笑着说到,中原中也直接把我又给拎到自己的背后去挡住,我看到他十分警惕的盯着那边的森鸥外,森鸥外则非常平静的微笑着,“快点带这个孩子回去休息吧。”

    “反正以后还会见面的。”

    他非常温和的看向我,“毕竟是我的弟子啊,这样的疲惫的样子真是可怜。”

    我???

    什么,我什么时候成为你的弟子的!?

    我哈他,我努力拼命哈他,“才不是,我不是你的弟子。”

    森鸥外慈爱的看着我,气得我继续哈他,“永远不可能是。”

    眼看着男人又一次动了想往我这边来,中原中也果断的挡在我的身前,像是在警告他一样。

    森鸥外停住了自己的脚步,“这么快就找了自己的骑士吗?”

    “算了,反正以后还有单独见面的机会,我最喜欢的弟子。”

    你这是强买强卖!

    “还有不远处的少年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我个人很看好你的。”

    中也拦在我身前对他压低了声音说道,“滚。”

    森鸥外却像是一点都不生气,他哈哈笑了下,“现在的孩子啊,真是有精神呢。”

    辻村深月似乎既忌惮中原中也又非常忌惮森鸥外,她走过来对我说道,“我们还是快走吧,小优,先回去好吗?”

    对上她那张有些难看的脸,我看了看身侧的依旧在警惕中的中原中也。

    我感觉也许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东西马上就要开始了。

    目送着端木优等一行人的离去,森鸥外这才收了自己的视线,即使身边有这么大的变故,但是那个躺在床上垂死挣扎的男人依旧没有任何的对外界的反应,他甚至都没有擦去脸上的血迹,就这样直接走到了对方的床边,目光薄凉的看向那个瘫倒在床上的老者。

    “出来吧,太宰君。”

    伴随着他落地的声音,则是不远处出现穿着白色衬衫的俊俏少年,与刚才所见到的模样完全不一样的是,眼前的少年面色冰冷,神态里满是冷漠。

    “你猜出来了啊。”

    “算了……”森鸥外将目光落在了首领的身上,“和异能特务科做了一个交易的我,只是暂时把自己的天使寄存在他们那里而已,说到底,现在就算把她带到身边,也没有任何办法更好地利用。”

    “这样的宝贝要好好的保护和打磨才行。”

    “把那样纯白可爱的小姐染黑,才是最值得期待的一件事情,不是吗?”

    太宰治没有说话,森鸥外则并不在意这一点,继续说道,“什么,你今天真的太沉默了。”

    “你也很喜欢那个孩子吧,要不然也不会帮助他们来到这里,期待吧……”一把手术刀忽然间就这样出现在他的手里,然后下一秒,银光一闪,被切断了喉咙的首领发出濒死的喘息,飞溅出来的鲜血又一次洒满了森鸥外的白色衣衫,男人笑着对面前的尸体说道,“你的师妹总会有来到我们港口黑手党的一天。”

    “当然,我是她惟一的师父,而她会成为我手上最珍贵的牌。”

    在短暂狂风大作之下,终于横滨的暴雨如约而至,伴随着天空中不断闪烁的电光,港口黑手党的前代首领就这样永远闭上了自己的双眼。

    半明半灭的光影下,森鸥外转过身来对着站在不远处的太宰治,张开了自己的手,就如同少年每一次看到的一样,卸去了自己表面上全部的伪装,深紫色的眼眸仿佛裹挟着无尽的深黑,男人充满野心与贪欲的问道,“呐,你说是这样吗?太宰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