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被迫去卧底的我躺赢了 > 正文 第15章 第十五章
    然后我就开始了我咸鱼的生活,是的,非常咸鱼。

    我都没想过加入异能特务科能比我以前过得还咸鱼,以前起码好歹是认真工作有时候还需要加班,异能特务科就是每天打游戏,天天偷大头菜,这到底是谁说的我们异能特务科平常都是在处理一些非常棘手的工作,全横滨都找不出比我们更强大的组织了。

    下班的时候,我眼神复杂的看着深月确认道,“这就是你说的,一定要让我加入可以保护我的组织吗?”

    深月也眼神复杂的看着我,“小优,让你做什么和组织能保护你没有必然关系,而且,你不开心吗?”

    她发自灵魂的反问我,“这种上班什么都不需要干,只打游戏白拿工资的生活你不开心吗?”

    那当然是开心的鸭!

    就这样我就在异能特务科中正式成为了他们其中的一员,异能特务科没有食言,他们对羊这个组织的成员开始进行相应的保护,不允许任何组织对这些孩子们出手。除了保护他们外,他们还在我的建议下帮助他们找到了能够上学的机会,部分羊的成员在异能特务科的帮助下前往学校上学,少部分的人则完全拒绝这样的机会,只愿意继续留在属于他们的组织里。对于这些三观还未形成的孩子,我也建议异能业务科找一些青少年方面的专家,在他们最迷惘的时候,告诉他们未来的道路到底该怎么走,尽量引导他们走上正常一些的道路,学习一技之长然后未来更好地生活下去,毕竟这些孩子也不能未来拿着砍刀砍一辈子人吧。

    还有一些年纪小的,我们商量了下,建议看一看有没有愿意□□的家庭。

    包括他们住的地方,也进行了相应的休整和改建,异能特务科向我保证,这些孩子们再也不会在一个连遮风避雨都做不到的地方生活了。

    对于这一切,中原中也都看在眼里,我拿着异能业务科企划案看的时候,他偶尔会伸出猫猫头来探出来,就这样安静的一起看着,有时候他的猫猫头甚至直接放在我的手背上了,一个圆滚滚的脑袋就这样卡在我的手背上,看完了爪子还会碰碰我要求翻页。异能特务科这方面倒是干的很不错,不愧是专业的!

    我吸着自己家的橘猫,幸福的又快乐的就这样和他过了小半年,在这小半年里,白天中也养我,晚上我吸中也了。

    直到羊的事情基本上落定后,变成人形的少年才脸色有些红红的说道,“那个,谢谢。”

    “不管怎么说,我都替那些家伙感谢你。”

    “不用那么客气啦,反正我也不是为了他们才这样做的。”

    这么一说,中也的脸更红了,那湛蓝色的眼睛就这样安静的看着我,少年不在说什么,走过来在我对面做好拿起我的游戏机就帮我钓鱼……

    看着他俊俏的面容上浮现出些许不好意思,我拿着餐勺吃着他给我做的饭,这才想到一件事情,猫妖要不要也要学习啊,他好像看上去也才十四岁,“对了,中也,你的朋友都去上学了对吧?”

    “嗯。”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表情有些许的柔和。

    “那么,你和他们的年龄其实也相差不大对吧?”

    他在那边帮我继续钓鱼,一边漫不经心的回答道,“嗯。”

    “那么,你为什么不去上学呢?”

    拿着游戏机的中也傻了,他超大声说道,“什么,你让我去上学???”

    “有什么问题吗?”不是我说啊,你在我家天天咸鱼混也很久了,虽然我白养一只猫是无所谓,但是你朋友都在进步你在退步不好吧。他们现在也不需要你保护了,你难道想要这么无所事事每天在家咸鱼躺吗?你可能不会找到像我这么幸福的工作哦,我讲事实说道理和他据理力争,最后成功把中原中也说服,他答应我会考虑这件事情的。

    我噘着嘴看着他,“这怎么能是考虑呢?”

    “啰嗦。”他皱着眉看向我,“再说,我也从来没有去过学校,当然是要考虑下啊。”

    说到这里我稍微愣住了,“从来没有去过学校吗……”

    “嗯……怎么了?”他双手抱胸看向我,他虽然表面上有些凶的语气,但是实际上却超小声的问道,“喂,你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觉得好可怜,真的好可怜。

    既没有父母也没有去上过学,这样的中也真的好可怜,而且还被迫成为了一群孩子王,天天就在哪里混社会,不过现在好了,他已经不再是孩子王,也即将开启新的征途,比如去上个学什么的。

    不过他要是没上过学,可能得从小学开始补起,为了他的自尊心,看上去我得找个家教才行。

    嗯,要那种特别好可以从小学开始补起的。

    就在我满是怜惜的时候,当天晚上我就抓到了让我怜惜心瞬间没有的事情,我双手抱着膝盖蹲在沙发角落前,死死的盯着变成橘猫的少年,变成猫猫的他,半只爪子还吊在我家沙发的线里面,一只爪子上尖尖的指甲还勾着几条沙发线,可怜的沙发皮都被他活生生的勾的都要离自己的本体很远了,挠着我家沙发的猫咪甩了甩尾巴,他砰的一声放开沙发后,沙发的皮在回弹的时候发出清脆的声音,我再认真看了看,沙发角落里面的皮上面,都满是猫猫的抓痕,一道一道,部分沙发皮都起了毛边。

    很好,被我抓到在挠沙发。

    “中也,你在干什么呀?”

    他耳朵尖动了动,毛茸茸的橘猫对我轻声喵喵了下,他先是有些不能置信,再然后耳朵就拉平成了飞机耳。

    被我堵在角落里的猫猫又喵了一声,这一次一点都不中气十足,看上去可怜兮兮的。

    “你在挠沙发啊。”

    他僵住,我摸了摸自己被挠的沙发,有些发愁起来,“这个是公寓配的沙发,是别人的东西呢。”

    他听到这里,耳朵拉的更平了。

    “哎,算了,没关系。”

    好在我有钱,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是哦,都忘记给他买猫抓板了,都是中也的错,他是个猫妖却太像人了!

    这真的太过分了!

    晚上的时候,中也轻巧的从床下跳了上来,踩着软绵绵的被子来到我面前的猫猫,就这样安静的看着我,他的眼神非常复杂,好像很难过一样,看着他的样子,我禁不住伸出手rua了把他的猫头,“没关系哦,我真的很有钱,这些没什么的。”

    “倒是你,是不是爪子很痒啊?”

    我听说猫猫都会爪子痒,有些担心的看着他的毛茸茸的小猫爪,“很痒吗?”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我,然后橘色的猫猫就这样来到我的枕头边,轻轻地叫了一声,我从被窝里钻出来,拿起他的爪子打量了下,他居然都没有反应。

    任由我就这样查看他的小肉爪,软乎乎的肉垫子拿在手上都让我心要化掉了,捏了捏他的跟小山竹一样的肉爪,只看到里面尖尖的指甲尖,我忍不住亲了亲他的爪子,安慰了下他,“再忍耐一下,明天就给你买东西解决这个事情。”

    橘猫被我亲的瞬间又僵硬了下,随即才非常羞涩的甩着尾巴,拎着我家猫猫就把他又这样抱到了怀里,我亲昵的蹭了蹭他的脸,“晚安,中也。”

    他喵了一声,在我怀里稍微挣扎了下,随即就躺平了。

    尾巴尖还翘起来一动一动的,就这样安静的看着我。

    第二天,就在我上班后满打满算去买点猫抓板和指甲刀的时候,深月忽然间找到了我,她对我非常严肃的说道,“小优,来任务了。”

    “哎?是什么样的任务呢?”

    “最近有个东西一直让我们非常的困扰。”深月拿着资料就这样对我说道,“本来我们并不打算安排你去执行这个任务的,因为危险度真的比较高,但是我们现在的确是缺乏人手,你要做的就是去打听下情报而已,这样的事情对你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打听情报?

    我有些疑惑地看着她,深月这才对我继续解释了下,“而且,如果是那家伙的话,你也见到过,所以除了你我们的确想象不到更好地人选,只是收集些情况,你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那我哪里知道……我又没干过这些活。

    但是毕竟拿了异能特务科的工资,我还是好奇的问了下,“所以是白天出去对吧,晚上不需要加班的。”

    深月被我噎了下,“小优……”

    “不行啊。”我有点发愁,“我要给我家猫猫买猫抓板的,不能加班啊,晚上。”

    现在白日变短后我家猫猫变成人的时候越来越少了,我得早点回去他才能做饭一起吃啊,难道你让他吃罐头吗?在罐头和人类的大餐里,我当然让他选人类的大餐,我理直气壮的看着深月,“不加班哦,我有猫,要回去陪猫猫的,我是有家室的人。”

    深月被我连续噎住,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可以,小优你就白天出去问问就好了。”

    “所以……我看看……”我拿着资料看了下,“是要问问那个港口黑手党前代首领为什么复活的事情吗?”

    “他复活了吗?”

    吓得我手里的资料都差点要掉了。

    “不……”深月咳嗽了下,“目前还不确认,所以才要安排人去。”

    想到那个躺在床上的气若游丝还满嘴杀人的家伙,我有些害怕的扁了扁嘴,深月安慰了下我,“小优,加油啊,这是你的第一个任务。”

    她看上去比我可积极多了,“一定可以顺利完成的是不是?”

    好的嘛。

    然后我就上街去打听情报了,我昏迷,打听情报应该干什么啊,我这才反应过来异能特务科都没有对我做过岗前培训,大惊失色。

    我到底该怎么样打听情报,到处问人吗?是不是有点憨逼啊,这个行为。

    算了,都尝试下吧,就在我在所谓的街道里四处穿行,偶尔看到站在路边的人都很紧张的去问人家有没有看到怪家伙,给了不少人小钱钱,确认确实有问题后,就在我在不知名先生的指引下,来到越发靠近沿海地区。

    就在我好奇的左顾右盼的时候,忽然间看到了一个外披黑色大衣,脸上还绑着绷带的清秀少年,他看上去比以前长高了不少,虽然脸上还有一些婴儿肥,但是整个人都格外的纤细。

    当他将视线转到我身上的时候,我瞬间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转身就要走。

    结果对方眼睛一亮,有着黑色卷发的少年直接大步走过来,一把抓住了我,他把我堵在墙角,“哎,小姐姐跑什么呀。”

    少年微笑着凑到我的面前,鸢色的眼眸微微眯起,“啊~真是好久不见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