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被迫去卧底的我躺赢了 > 正文 第17章 第十七章
    虽然不知道中也为什么会来这里,但是他来这里真的太好了,我本能的委屈巴巴的就要向他跑过去,结果又被身后的少年给一把按住了,这次我仗着身体还是比他稍微强壮一些,继续兔子蹬腿疯狂踹他,完全没想到他轻松地躲开,然后好奇的看向那边,“又是他吗?”

    中原中也看到这边的情况,顿时皱起眉来,“喂,放开她!”

    “才不要。”太宰治看了下我,“正好见到了,我们要把她带回港口黑手党去,反正她本来就该属于港口黑手党不是吗?”

    “你这个家伙!”

    中原中也看着我露出越发有些烦躁和愤怒的表情,我也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中也。”

    “算了,开玩笑的。”

    就在我眼睁睁的看着中也将自己的手骨捏的咔咔作响,“让你放开她,你是听不到吗?”

    下一秒,我只觉得眼前一花,身侧的少年在瞬间松开了我,然后只听咚的一声巨响。

    “小心,太宰先生!”

    不远处的老者发出一声惊呼,而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只看到太宰治已经被中也狠狠地踹在地上了,一脚踩在太宰治身上的中也还不解气,抬起脚对着少年的脸又给了一下,“所以说,让你放开她,你听不到吗?”

    “你吓到她了啊。”

    “啊,这样……”太宰治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没有丝毫的害怕或者其他的情绪,他只是上下打量了下中原中也,随即轻轻地笑道,“我很怕疼的呢,稍微激起了我一点胜负心,你这么喜欢她的话。”

    “那么,就决定了哦。”黑发少年依旧非常平静的看着中也,犹如笃定一样的开口,“这个小姐姐未来会属于我。”

    就算在这样的情况下,脸上仍然挂着血痕,被举在半空中的太宰治也看着我,露出了胜利一样的笑容,“属于我太宰治。”

    “你这个家伙!”

    双手插着兜的少年瞬间皱起眉来,眼看着脚一抬,不远处的老者直接冲了上来,只看到他的掌心在瞬间变换为一片暗紫色的闪光,向着中原中也就砸了过去,拎着太宰治的中也完全没有一丝畏惧,直接回身就是一脚,活生生的把老者给踹远了一些,看到中也游刃有余的样子,我刚刚有些轻松,结果下一秒,就看到太宰治趁着中也没注意抬起一脚,横着就向中也的胸口砸去。

    “小心。”

    这样的攻击对中也毫无威胁性,中也非常轻松地就躲开了对方的袭击,并且活生生的再给对方踹了一脚,直接把太宰治又给踹倒在远处的墙边,摸着自己腹部的太宰治拉长了声音抱怨了下,“哎,真过分呢。姐姐,真是偏心呢。”

    “太宰先生,请后退。”

    刚刚被踹走的老者重新走了回来,表情十分严肃又可怕的说道,“接下来的战斗会有些可怕。”

    看着他们现在的情况,我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几乎有些慌张的看看这个,又瞅瞅那个。

    太宰治看了眼我,忽然间开口,“算了,广津老爷子。”

    被踹倒的少年忽然间就这样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然后才重新站了起来,“算了,再打下去的话,也没什么太大的意义,完不成我们的目的。”

    “你……”中原中也皱起眉来,他扫了眼我后,收回视线后逼问道,“你到底什么目的?

    “啊,我的目的吗?”

    我和中也齐齐屏息,太宰治又重复了一下,“原来如此,想知道我们的目的吗?我们的目的啊。”

    他轻轻地笑了笑,“不告诉你哦。”

    我和中也……这小子真的皮的找打。

    恰好在这个时候,一群人突兀的出现在不远处,穿着乱七八糟衣服的年轻人们大声的交谈着,“喂,就是这个吗?那个非常有钱的女人?”

    “哎,大哥,她在那里!”其中一个人指着我喊道,“那个,那个!”

    咦……找我的?

    难道要打劫我?吓得我往后小退了一步,我有些疑惑地转向面前的太宰治,他对我露出了微笑,“财宝可是不能外露的,这是理所当然的。”

    难道说太宰治刚才叫住我,其实是因为他知道等下会有这些人来找我吗?

    “啊,如果说真的目的的话,只是刚刚在执行任务的时候,看到一只白软软的小兔子路过,然后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简直是就像是猎人看到了猎物一样。”仍然有些婴儿肥的少年看着我笑着说道,“因为太可爱,所以没忍住稍微欺负了一下。”

    我……这个兔子在说我吗?

    他给我一种到现在都没有说实话的感觉。

    太宰治真是一个非常非常难以预测的少年。

    中也说话就比我不客气多了,“你找死吗?”

    “广津先生,麻烦你把那些人解决掉。”

    在他的话音落下的瞬间,下一秒,我就看到了对方直接与那群绑匪一样的战斗起来。

    “不需要你多管闲事。”

    “但是,你的时间也不太够了吧。”太宰治看向中也摆出一副洞察一切的姿态,中原中也和我听到这都稍微的愣住了。

    “从刚才开始,你就一直在看太阳,是有什么问题吗?”

    “是时间到了你会有什么问题吗?”太宰治细细打量着我和中也的表情,随即才低下头来笑着说道,“果然呢,是时间的问题,莫非有什么特殊的情况,让你受到时间的影响。”

    我跑到中也的身侧,他将我护在自己的身后,随即警惕的看向那边的太宰治,“啊,那又怎么样,解决掉你们的时间还足够的。”

    太宰治站在不远处一副洞悉一切的表情说道,“果然是这样吗?我只是随便诈诈你而已,连小姐姐都没有承认,你真是是个思想单纯简单的人呢。”

    中原中也!!!

    我……

    哎,对面的少年除了嘴巴有点欠欠的,脑子看上去真的比中也好使一些,“算了,还是让我们说一说你们来这里的目的吧。”

    “不是要找些什么东西吗?”

    他的眼神掠过拉着中也胳膊的我,然后才笑着说道,“既然姐姐是公家的人的话,一定会有更好的信息渠道,我们完全没有必要战斗,而且我们还帮你解决掉了那些麻烦。”

    他指的是那些被钱吸引过来的人吗?但是他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说不定姐姐你告诉我,我马上就可以给你答案呢。”

    他宛如恶魔一样诱哄的开口,中也则本能的将我往后带了带,“闭嘴,你又想骗我们吗?”

    “才不是,真过分呢。”穿着黑色大衣的少年微笑着说道,“我才不会欺骗姐姐,或者说,只要姐姐和我合作的话,肯定会在瞬间解决掉这些问题。”

    “如果不信我的话……”

    他拿起手机来当着我们的面拨通了一个电话,“森首领,好久不见了,哎,我们遇到了我们的天使,当然是在做异能特务科的任务,但是完全没有人陪着她,看上去好可怜,”

    “哎?要帮忙吗?当然没问题了。”

    挂了电话的太宰治看着我们,“姐姐也不想自己第一次任务就这样失败吧,说不定会被人嘲笑的。”

    他怎么什么都知道……

    我有些迟疑的看着那边聪明的令人有些害怕的少年,然后又看了看即将到时间变成猫的中也,心一横说道,“不管任务怎么样,反正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我们先走吧,中也。”

    和任务相比,当然中也更重要一些。

    太宰治露出了稍微有些吃惊的表情,我则盯着他非常认真地说道,“走吧,中也,还有,如果是你特地来帮我解决那些人的话,谢谢。”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少年总给了一种奇怪的接触下去就会被他套路和套牢的感觉,而且这个小子特别记仇,我觉得他肯定会坑中也的,中也脑子毕竟……不是,我的意思是,我觉得中也如果因为我的任务,我们被迫接收和他一起组队的话,一定会让中也吃亏的。所以我选择让异能特务科的任务滚蛋,“还有我会抓住你的!”

    我给了他个宣言,“太宰治。”

    等着被我抓蹲大牢的一天吧!

    少年忽然间沉下脸来上下看着我片刻,鸢色的眼眸里仿佛闪烁着点点愉悦的光泽,似乎我的回答稍微有点出乎他的预料,但是又没有,“这样。”

    他轻轻地笑了笑。

    中也则被我直接连拖带拽的弄走了,直到离开他们许久的时候,少年忽然间才停住了脚步,“抱歉。”

    中原中也眼神闪烁的看着我,“如果不是因为我会变成猫的话……”

    你刚才就能揍飞他们了?

    “啊,没关系。”我看着他说道,“不要太放在心上,我也并不希望你打架,因为不管是打人还是被打都可能会受伤啦。”是的,我就是这么胆小怕事的girl,一想到朋友要去接头互抡,心都紧了。

    “说起来中也,你怎么会在哪里出现呢?”

    “哎?我的话,正在探查一个消息。”

    “什么?”

    他沉默了下,没有在说什么,“没什么。”

    “你呢?”看到变成猫猫的少年,我本能的伸出手接住属于自己的橘猫,他安静地躺在我的怀里,脖子上的亮片还一晃一晃的,在夕阳下抱着他下班回家的我,就这样撸着他的毛跟他说道,“你听说过港口黑手党复活的前代首领吗?”

    “啊,对了,忘记给你买猫抓板了……!”

    大哭,工作没有猫重要。

    不管怎么说先去买个猫抓板!

    “那个,太宰先生,就这样放走他们真的好吗?”广津柳浪有些迟疑的开口确认道,眼前的这个少年是曾经和新任首领一起给前代送葬的人,虽然年纪非常的轻,但是实际上却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存在,从刚才就可以看出来,他对于眼前这两个少年少女的心思把握的非常准,虽然看到那个天使一副鹰见了兔子的样子,但是却完全没有影响正事。

    好吧,其实他当时看到太宰治堵着小兔子欺负的时候,心里想的是现在的年轻人可真是,非常的玩的开。

    不过在得知那个女人是异能特务科的成员后,这样的心情就转变为了不愧是太宰先生,远比他能知道更多的情报,恐怕从一开始他就打算从那个少女手里拿到一些特殊的情报,至于说保护那个少女,还要对方清楚地知道,现在的少年啊。

    又一次看到太宰治打开了电话,向电话那端的森鸥外汇报情况,“啊,大概也是为了那件事情来的,对哦,一个人,异能特务科真的很放心呢。”

    在挂了电话后,广津柳浪只看到少年轻声说道,“非常有趣呢。”

    “稍微有点羡慕,那个小子了。”

    “什么,太宰先生?”

    “不,没什么。”太宰治微笑着说道,“快点回去吧,马上就会更多的事情要忙了。”

    广津柳浪……这个森首领的弟子,总觉得深不可测呢。

    而此刻接完电话的森鸥外,又收到了异能特务科警告的电话,他笑着接了起来,果然电话那端就是异能特务科负责人冰冷的声音,“森首领,我想当时我们已经说过了吧,天使属于我们,而你不能对她出手。”

    “真是过分呢,我并没有对天使出手啊。”他低声笑到,“只是看到了落单的羔羊,然后本能的想要保护一下而已,而且这不过是少男少女之间微妙的关系啊。”

    “什么?派去跟踪他们的人被我们解决掉了那么难吗?还是说,加入了你们,就不能谈恋爱了吗?”森欧外长长地叹息,“这对于十几岁的少女是多么的残忍啊,我的弟子毕竟也是血气方刚,对世界充满了好奇的年纪呢。”

    “哼,你真是会说!这样的词都敢给你的弟子用,那个家伙根本就是个……算了。”

    “没有下一次了。”

    “是的,是的,但是呢……”森鸥外拉长了声音笑道,“自己的宝贝不好好保护的话,是没办法绽放出更多光彩的,那样的情况下,对于这样的宝贝我是会不吝啬的收下的,这一点,也希望你们记清楚啊!”

    “你!”

    挂断了电话的港口黑手党的新任首领,看着手边的资料露出了更加冰冷的微笑,“那么,就让我看看你们能做到什么程度吧。”

    他伸出手点了点那些羊的孩子的资料,为首的赫然就是反抗异能特务科最强的人。

    “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你们。”

    他天使也想要,那个少年当然也想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