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被迫去卧底的我躺赢了 > 正文 第18章 第十八章
    在我和中也两个人离开后,在变成猫猫之前,中也迟疑了一下,忽然间开口问我道,“你……一定要来这样的地方吗?”

    我有些疑惑的看着他,少年的神色有些许不自然,“你在执行任务吧,如果被他打断后,你还要做这个任务吗?”

    他湛蓝色的眼睛闪了闪,非常认真的看向我,“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陪你。”

    “啊……大概会吧。”毕竟好像也什么都没有实际谈查出来哎。

    “你是第一次任务吧。”

    “你怎么会知道?”

    “笨蛋吗你?你以前从来不会去那样的地方,每天到点回家比谁都积极,来到这里还能因为是什么事情。”他有些着急的开口,随即又沉默下来安静地看着我,格外严肃的说道,“我陪你一起去。”

    “谢谢,中也。”

    养了一只好猫。

    他又有些不好意思的别开脸,“也不是特地陪着你,只是我也有要查的事情,仅此而已。”

    “再说你真的做得出来啊,一个人来这么危险的地方,你根本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情况吧,这里可是最危险的最没有安全的地方,真是的,如果没有我的话,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中原中也在我身边就开始抱怨道,“笨蛋啊,你。”

    我瞬间就不满了,“你这个是什么态度?”

    他愣了下,“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骂我?”

    如果他现在是猫估计耳朵都耷拉下来了,少年小声辩解,“……也不是。”

    “道歉。”

    “抱歉。”

    “听上去你的道歉不是很诚恳……”

    中原中也瞬间扭头,我觉得他都想骂人了,但是还是忍住了,“啊啊,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

    “下次再来这样的地方真的要小心一点啊,为什么不提前跟我说,真是是个笨蛋。”

    我……

    下一秒,我就看到面前的少年瞬间变成了猫猫,我看着我家的猫冷笑一声。

    我面无表情的翻三秒前的旧账,“谁是笨蛋?”

    猫猫歪头,甩着尾巴就被我一把拖回来了,我伸出手慈爱的摸摸了他的猫猫头,微笑着确认了下,“现在是饲主时间,所以谁是笨蛋呢?”

    被我rua了一顿的中原猫猫可耻的怂了,他就这么夹着尾巴被我吸来吸去,像是被我吸的完全摊平了,失去了灵魂一样。

    “不过我已经想到了一个非常好的办法去完成我们这一次的任务。”

    猫猫好奇抬头,我亲了亲他,猫猫耳朵顺势一折,看着疑惑抬起头来看着我的中也,我对他笑着说道,“走吧,是时候让你看看妈妈的钞能力了。”

    中也瞬间炸毛。

    我抱着中也就这么跑去了武装侦探社,人家还没有下班,我将中原猫猫抱在怀里,就这么敲开了武装侦探社的门,迎接我们的赫然是福泽谕吉社长,他看到我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本身严肃的表情稍微恍惚了下,然后才伸出手邀请我坐了下去。

    穿着日式和服的银发男人上下打量了我们一番后,“两位想要拜托我们查清楚最近出现在镭钵街附近的怪事,那个传说中是港口黑手党复活的事件吗?”

    他看上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我率先发问,“不行吗?”

    “不,倒是没有什么问题,武装侦探社可以解决掉一切的问题,如果这是客人的烦恼的话。”

    我看着他特别诚恳的开口,“也不是烦恼,就是正常的工作,我老板给我安排了这么个活,为了快速达成我们的目标,我觉得还是由专业的人来的调查会比较好。”

    社长看上去被我噎了下,“这样……”

    “那么……”这位气质犹如银狼一样孤傲的男人上下扫了眼我后,面无表情的问道,“端木小姐是以什么样的身份来拜托我们的呢?”

    “这会有什么不一样呢?”

    “如果是以异能特务科的身份的话,我们可以立刻接下来这件事情,如果只是个人的行为的话,我们需要慎重的考虑。”

    什么意思,我懵逼了,对上男人气势十足的姿态,是说如果是代表异能特务科就会考虑是两个组织之间吗?但是为什么到我组织的事情立刻可以接下来,“异能特务科的种田阁下,与我有恩情。”

    原来如此,我点了点头。“可以不开发票呢,我出钱。”

    社长叹了口气,“我知道了,是个人行为吗?”

    “那么异能特务科是否知情呢?”

    “当然不知情。”我搂着我的猫十分自然地说道,“我没有任何事情都要想他们汇报的义务。”

    “说到底我们要达到的是目的,至于方法和手段并不重要。”

    中原猫猫在我说的时候,尾巴又开始本能的哟啊晃起来,一下一下的,毛茸茸的尾巴就在我的胳膊上蹭来蹭去。

    我注意到社长点了点头,然后眼神就这么黏在我家猫的尾巴上拔不出来,他很艰难的将视线落在我的身上,“实在是非常有趣的说法,但是如果没有种田长官的同意和授权,我们是不会同意的。”

    我的猫瞬间从我的怀里站起来,满是威慑的站在我的怀里,就这么威风凛凛的看着对方,社长可疑的停顿了一下,“那么,就这样吧。”

    社长,你为什么好像一直在看着我的猫?

    “我可以给你很多很多钱,社长。”我补充了下,“多到你无法想象。”

    福泽谕吉社长不为所动。

    我想到他对我家猫的关注,看着面前这个完全没有任何波动的男人,“稍等下。”

    于是在他的注意下,我推开门就开始和中也低声商量起来,“中也,他看上去很奇怪的样子,等下你去碰瓷他。”

    中也猫猫???

    他瞪圆了眼睛,一副“啊?什么是我吗?”

    “我等下偷偷出去上厕所,然后你就坐在那里,看看他会不会做什么,如果他做了什么,你就躺下就行。”

    中也一点都不乐意,直到我拍了下他的屁股,“乖一点,为了我们的任务,出卖下美色有什么不行?”

    中也……

    我借口有点事情跑了出去,等我十分钟再回去的时候,只看到中原猫猫侧躺在沙发上,一个穿着日式和服中年男人,就这么一只手举着小鱼干,将手里的小鱼干喂到他的嘴边,我家的猫不屑一顾的甩着尾巴看着对方,在我盯着他的时候,很人性化的汗了下,随即就这么缓缓地躺了下去。

    我立刻冲上去喊道,“天哪,我的猫,社长,你给我的猫吃了什么?”

    举着小鱼干的社长……

    “福泽社长,你要对我们负责。”

    我家演技完全不行的猫就这么抱起来,放到他的面前,“他还那么小,社长,他还是一个小猫咪啊!”

    福泽谕吉社长……

    被猫碰瓷无话可说的社长,最终同意给我们派一个侦探协助我们调查前代首领死而复生之谜。

    惨啊,福泽社长,我拿起猫猫爪子向他告别,他看着我们,神色有片刻的复杂,“你知道,你这样的做法异能特务科是没办法接受的。”

    “可是,我们做人难道不是要遵循自己的本心吗?”

    我的本心就是我要过的很舒服才行,要保护好我的朋友,让大家都幸福快乐地生活下去。

    “本心吗……”

    社长最后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本心,塞给了我很多的小鱼干,沉稳的男人低声说道,“拿去吃吧。”

    他表情十分严肃的看着我,“既然是本心的话……我能摸摸他吗?”

    中原猫猫瞬间炸毛!

    我抱着猫眼神复杂的看着他,你的本心果然是个猫奴!

    今天真的很疲惫,在和武装侦探社谈完后,我就抱着我的猫就回家了,毕竟大家都是八小时工作制,谁要加班?

    异能特务科不配我加班!

    睡觉前,我把自己洗的白白的,完美的解决了一天的困乏,就这么直接将中也抱到了在沙发上开始给他剪指甲,捏着他的小肉爪,剪着剪着想到被他挠坏的沙发,和他上次害羞的不敢看我的样子,又想到他今天骂我笨蛋的事情,禁不住发出一声冷笑。

    然后中也猫猫就瞬间警惕的扭头,耳朵一支,有些古怪的看着我,那双湛蓝色的眼睛里写满了疑惑和怀疑。

    撸了把他的毛,我把他在我的怀里夹得进了一些,“乖一点。”

    他有些警惕看着我,随即才试探性的把肉爪爪递到我面前来,当我在剪他指甲的时候,他耳朵微微动了动,然后又安静地趴了下来。等我剪完后帮他顺便拿毛巾擦了擦爪子,中也就这样被我又抱回了房间,橘猫侧躺在床上的时候,轻松地一个翻身,就站了起来,然后对方直接来到我的枕头旁边,将自己团成一个毛茸茸的圆球,就这样安静地靠在我的旁边。

    我看着乖巧可爱的猫猫,顿时也觉得心都化了,然后一个没忍住,又开始翻旧账。

    “所以,今天到底谁是笨蛋啊?”

    中原猫猫……

    我看着猫猫,的确好可爱啊,难怪社长也……

    但是这是我的猫,是我的呢,我趁着猫猫没反应过来亲了亲他的脸,成功把猫猫亲的拿爪子推我,在他要发火的前一秒,我把脸又缩回了被窝里。

    “晚安,笨蛋中也。”

    中原猫猫……

    他像是抬了抬下巴,对我说了句,幼稚。

    然后第二天早上,我们一起吃着饭的时候,中也忽然间开口问了下,“对了,那个今天要跟我们一起的家伙叫什么?”

    “江户川乱步,乱步先生,你上次也见过的,就是那个黑发的少年。”

    “啊?小鬼吗?”

    “中也也是一个小鬼。”

    他给我倒了一杯牛奶,然后塞了我自己做好的三明治,“啰嗦。”

    而此刻的武装侦探社

    福泽谕吉接通了异能特务科种田长官的电话,“哎,我的确见到了那两个孩子。”

    “稍微出乎我的预料,那个孩子居然来寻求我们的帮助,当然应该也很出乎你的预料吧。”福泽谕吉对着电话那端的人说道,“为什么要答应他们吗?”

    “毕竟也不是什么大事情,有他们处理也许会出乎你意料的解决掉。”

    在听到了电话那端人的回复后,男人沉吟了下,“……果然森鸥外也出手了吗?”

    “这是当然,毕竟是治愈的天使,对于他而言,只要具有着这样的能力他一定会非常想要的,而且还是一块完全没有被涂抹上任何颜色的白纸。”不管从任何角度来看,都完美的符合了森鸥外的喜好。

    “你想让中原中也离开她,虽然能够理解种田长官你的考虑,但是这样的事情,我们是不会做的。”

    福泽谕吉继续说道,“相反,我倒是觉得有那个小子在她身边,意外的安全呢。”

    “就算是那个少年,也有想要保护的人,也会有被系上铃铛的一天。”

    他想到了对方脖子上闪烁的银色颈圈,忽然间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哎,你说得对,我的确很欣赏那个女孩,完全遵循自己的本心而活下去,哪怕加入了异能特务科也不改变自己的意志。”

    “挖你的墙脚吗?这样说的话,真是惶恐。”

    “那个孩子不会成为另一个与谢野,但是,这真是一个好的想法吗?让她和自己的猫分开,种田长官。”

    与此同时在横滨的阴影处

    “真的和你说的一样,那个少年身边的女人同样是一个异能者吗?”他摆了摆手,将少年挥退后,皱起眉来,他对穿着雇佣兵服同为异能者的心腹确认,“你觉得如何?”

    发问的人是一个年长的中年男人,穿着暗色的衣服,作为gss的首领他并不打算轻信一个羊的孩子带来的情报。

    就算他们有着共同的敌人,港口黑手党。

    男人点了点头,从他的面前拿起相片,“的确,只是从照片上我都已经感觉到了那种勃勃的生机。”

    “莫非是治愈?那可真是非常珍惜的异能者,并没有听说那个家伙得到了这样的异能者。”

    “那个男人可不是一个喜欢炫耀的人。”对方特指了下森欧外,随即才将目光落在照片上,深深地凝视着那个笑容灿烂的少女,“而且,我感觉的她的力量远在这个之上的感觉,很奇妙。”

    男人沉默了下,“不管是什么,只要让她来到我们所在的地方,她的力量就会变成我们所有,到时候我们就会弄清楚,她的异能力到底是什么。”

    “凭借你的异能力,这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吧。”

    异能名为夺取的男人点了点头。

    “当然的,只要她在我身边五十米,就不会错过她,跑也跑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