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被迫去卧底的我躺赢了 > 正文 第20章 第二十章
    我愣愣的看着面前的少年, 对方乌黑犹如海藻一样的卷发显得越发凌乱起来,脸上还带有些淤青,俊秀的面容上在看到我苏醒后浮现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一双手完全帮助的少年看着我笑了下, “你醒了, 小姐姐。”

    是太宰治,他怎么会在这里!?

    我环视了下周围的环境, 发现我们被关在一个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我的手上也被绑上了粗重的铁链, 顿时第一反应是害怕,就在我本能的想找手机报警的时候, 我身侧的少年懒洋洋的说道, “不用找了哦, 那些家伙直接收走了你的手机。”

    “你也被抓了吗?”

    我有些诧异的看向他, “你不是港口黑手党的人嘛?”

    “嘛, 就因为是港口黑手党的人,所以才会有这样那样的敌人哦。”

    “总之,姐姐先不要紧张, 你的朋友一定会找到你的。”

    咦……我有些警惕的看着他,这个小子怎么会这么好心,我总觉得他应该会吓唬我才对。

    “为什么这么看着我?”少年眨了眨好看的鸢色眼眸, 略带婴儿肥的脸上写满了笑容, “我知道, 姐姐以为我会吓唬你吗?当然不会啊, 在这的情况下, 我才不会对姐姐做出这么恶劣的事情呢。”

    真的吗……?

    我依旧非常怀疑的盯着他看, 少年弯起眼来看向我, 穿着黑色西服的少年身型非常的单薄纤细,对方扯动了下,然后发出有些吃疼的呻吟声,“疼疼疼。”

    “你没事吧?”

    紧张的上下打两下他后,少年才强颜欢笑的对我说道,“不,我没事,只是姐姐知道是谁把我们抓来的吗?”

    我果断摇头。

    “嗯……也不出乎我的预料就是了。”

    我???

    被绑着双手的少年拉长了声音,“怎么说呢,能够对港口黑手党和异能特务科同时出手的家伙,一定是我们共同的敌人,基于此,姐姐有想到什么人吗?”

    还是摇头。

    “真是的。”少年笑着看向我,垂下眼来说道,“是gss啊,格哈德安保服务公司,当然也不止是他们。”

    这真是我知识的盲区了,我完全不知道少年说到的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太宰治看到我的样子,微微挑了挑眉,“不知道吗,这可是基本的常识哦。”

    “姐姐在上班的时候到底在做什么啊。”

    太对不起了,我上班都在打游戏和摸鱼。

    我一脸心虚的看着他,少年非常自然地介绍起来,“格哈德安保服务公司,这是一家被本国组织抛弃的社团,现在正在横滨努力扩展着自己的力量,基于此,我们都是他的敌人。而且因为不是日本的组织,做起事情来更加的随心所欲,这么看起来,不怕异能特务科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说起来,他们对于敌人也是以毫不留情著称的。”他说到这里声音低沉了下去,靠在墙壁上穿着白色衬衫的少年,连衣领都像是经过激烈的斗争而染上了暗色的血迹,“据说,他们会将他们的敌人,严刑逼供,如果那些家伙不说的话,就会让他们将牙齿咬在台阶上,然后对着他们的后脑连开三枪,就像这样……”

    “砰砰砰。”

    伴随着他低沉的短促有力的拟声,吓得我连呼吸都要顿住了,“这……这么可怕吗?”

    呜呜呜。

    我只是个手无寸铁的小奶妈而已,我好怕啊。

    “啊,就是这样……”他停顿了下,然后才看着我,在打量了我哭唧唧的表情片刻后,才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骗你的哦。”

    我???

    “什么将牙齿咬到台阶上是我刚刚想到的,果然听起来就很可怕呢。”少年脸上稚气还未脱去,但是笑容却十分的恶劣,“姐姐果然又信了啊,这么容易相信别人的性格,果然有点傻乎乎的呢。”

    要不是现在被锁链绑着,我能现在就把他抽成弱智,但是当我的目光落在他微微开裂的嘴角的时候,心一下子就软了下去,“你……刚才说的事情起码,把我们绑架来是真的吧?”

    他愣了下看着我,我小声的问道,“你没事吧?他们打你了吗?”

    太宰治有些愣愣的看着我。

    被绑在墙上的少年忽然间就不说话了。

    扫了眼他绑着绷带的身体,尤其是脖颈边甚至能看到清晰的勒痕,顿时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

    想到他反正也知道我的异能,看他这个贱兮兮的样子,我觉得他被杀的概率可比我高多了,想到这里,我忍不住说道,“你也知道我有异能力的,大概还算是比较重要,如果等下他们要做什么的话,你记得和我在一起。”

    太宰治沉着脸看着我片刻,这才叹了口气,“真是的,姐姐这样让我好没有成就感啊。”

    “哎?”

    什么意思,合着你的成就感就是吓唬我吗?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少年,他嘴角依旧扬起一丝笑容来,这才对我说道,“稍微有点开心,所以今天就到这里好了。”

    “正好他们也来了呢。”

    在我有些疑惑的目光下,恰好一个将我们绑架的家伙就走了进来,对方穿着打扮非常的具有雇佣兵的风范,暗绿色的衣服配合浑身上下的武器和马丁靴,让人一眼看上去就知道不好惹。对方直接走到了太宰治的面前,然后将□□对准他的额头,“喂,你还不打算说吗?”

    说……什么呀?

    那个男人优先选择逼问太宰治,“为什么港口黑手党会派你来这里?小鬼。”

    太宰治即是在这样枪械的逼问下,脸上依旧带着非常放松的笑容,就仿佛他眼前根本没有人将枪对准着他,但是这样的场景却把我吓得浑身都僵硬了,后背上冷汗直流。

    “你这个家伙,从刚才开就不会害怕吗?”

    “害怕?”少年低声笑到,“什么,不过是死亡而已,有什么好怕的,还是说……你见到了自己同伴的惨死,所以才害怕的要单独来在我呢?”

    “还是说,看到了那个家伙异能发动的条件而感觉到更加害怕呢?”

    太宰治眯起眼来,用一副几乎洞察人心的姿态说道,“单独来找我,是你的自己决定要做的事情吧。”

    “大叔,你这样,被你的首领知道了能活得下去吗?你在害怕吧。”

    “闭嘴!”对方像是被激怒了一样,直接将枪继续堵在太宰治的额头上,“闭嘴,都是你们这群该死的异能者,什么异能者,说到底你不也是在这样的地方吗?”

    “就算那个家伙也是个魔鬼,但是只要你们在他五十米内,他就可以感知到你们的存在。”

    太宰治满意的勾起嘴角,“啊,原来如此。”

    “真可怜呢,这种拼命的样子。”太宰治轻蔑又冷淡的笑容,当这个少年侧过脸来的时候,他的那种恶意和冷酷几乎肆无忌惮的向对方袭去。

    “你这个小鬼!”

    就在那个的手指即将扣动扳机的时候,我忍不住开口叫了一声。

    “住手!”

    他们齐齐将目光转向我这边,我深吸一口气,虽然我根本没听懂他们在说什么,但是我还是要说,“就……有什么事情不能坐下好好说说呢。”

    我看到对方手上的枪也要被吓哭了,“不管怎么说,杀了他也不能解决问题呀。”

    “他还只是个十五岁的孩子,虽然他平常嘴巴讨厌,还爱吓唬人,看上去有点臭屁。”

    “但是……他真的还是个孩子,不要杀他,别这样……”

    男人显然被我的说法弄得呆了下,下一我只看到少年叹了口气,随即翻身而起,直接抬脚踹在了对方的下颚上,精准又快速的攻击在瞬间就直接击晕了对方,然后我眼睁睁的看着少年,轻松的一个指响下,刚刚还绑在他手腕上的锁链,就犹如脆弱的落叶一样,噗噗几下就直接掉了下来。

    穿着黑色西服的少年走到我的面前来,我也傻了。

    “你……你没被绑着呀。”

    “怎么说呢,我的绝招就是开锁哦。”对方笑着单膝跪在我的面前来,少年几乎凑到我的面前来,就这样伸出手捧起我的脸,他的拇指就这样划过我的脸颊,然后对我露出了越发灿烂的笑容,“姐姐,哭起来也好傻哦。”

    “所以,谁是那个嘴巴讨厌,还爱吓唬人,看上去有点臭屁的小鬼呢?”

    “是你。”

    太宰治瞬间眯起眼来,“我吗?”

    “那么……”这个小鬼露出了更贱的表情对我说道,“姐姐,要不要猜猜,谁是能够开锁救你的人呢?”

    “如果你跟我道歉,我就帮你开锁哦。”

    “不要!!!”

    我死死的瞪着面前的小鬼,他的脸上依旧挂着非常得意的笑容看着我,那张俊秀的面容上写满了兴趣和玩味,他捧着我的脸叹息的说道,“那就没办法了,只能让姐姐好好地在这里了,但是,你知道吗?”

    “你又想干嘛……”

    我果断拒绝了他,警惕的往后退了下,往墙壁边缘再靠一靠,“你真是一个坏家伙。”

    他看着我一下子就笑了,穿着白色衬衫外披黑色西服大衣的少年,就这样捧着我脸格外认真的说道,“是这样吗?”

    “如果把姐姐一个人留在这里的话,等下这些家伙回来后,肯定会逼问姐姐我去哪里了。”他盯着我,那鸢色的眼眸在瞬间变得几乎暗沉的不透出一丝光亮,“一定会发生非常不好的事情,怎么办,姐姐能够接受什么程度的逼问呢?”

    他伸出手来就这样将手放在我的脖颈处,然后仿佛摸着我的血管,修长的指尖甚至还有些冰凉,“是这样一刀刀割在你身上的方式吗?”

    太宰治低声笑道,“还是,用绳子绑住姐姐的脖子,然后一点点的让你窒息。”

    我听得心态都要崩了,本能的吓得往后继续退了,但是少年却轻松地捧起我的脸,因为手被牢牢地绑住,我半个身子都几乎落入他的怀里去了,仰起头来就到他那俊秀又恶劣的笑容,气得我都想骂人了。

    “是真的哦,因为这样的事情,我都经历过。”

    “唯一遗憾的是,这些家伙没有做到最后,嘛,虽然这些也在我的预料范围内。”

    都把我给听傻了,我忍不住本能的问了一句,“那你疼不疼啊?”

    太宰治显然愣了下,“嘛,看到姐姐这么可爱的份上。”

    他忽然间低下头来,直接凑到我的脸颊上,然后轻轻地落下一个吻,这短暂的吻让我瞬间愣住,鼻尖甚至都满满是少年清新的味道,太宰治笑着说道,“总之这样就先收一个谢礼好了。”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小流氓。

    “还有,谢谢,心情不赖。”

    我???

    少年也不知道碰了什么,绑着我的锁链在瞬间就被解开了,等我恢复自由后,我在瞬间眯起眼来,就这样上下危险的打量起面前的太宰治。

    他看着我露出了乖巧又天真的微笑,“姐姐,又想打我了吗?这可是不行,因为刚才在我们聊天的时候,可能因为这个家伙很久没有上去了,所以我猜测很快就会有人安排下来检查呢。”

    “那你猜猜,这和我打你有什么关系?”

    太宰治低声笑了起来,“姐姐,走吧。”

    看着面前的少年乖巧可爱天真无邪的样子,我直接向他扑了过去,给我死,你这个坏东西!

    实际上,为了防止我们刚才打下的大好局面一去不返,我还是在他抓着我的胳膊的时候,两个人一起手拉手离开了地下室,当然是单方面他拽着我,不过话说回来,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太宰治,就算非得抓着我的手离开,而且他走的特别优哉游哉的,像是完全不在意会被敌人发现这件事情。

    等到我们从地下室来到二楼后,这才发现我们此刻像是在一个几层楼高的建筑里,这个像是酒店一样的建筑看上去有四五层的高度,装修非常的复古,甚至有些英伦的风情,鲜红的地毯配合上周围米黄色的墙壁,都给人一种奇妙的感觉,真的很像是一个酒店?

    我疑惑地看了下太宰治,他心有灵犀的回答道,“很正常,那个家伙会租用一些郊区的高雅别墅,这是首领的爱好。”

    我们一路走来这周围的守卫非常的空虚,我们甚至在路上都没有遇到几个站岗的敌人,太宰治甚至一边走,一边拉着我一边观察着周围的艺术品,时不时发出一声声的惊呼。

    “这个这个……莫非是传说中非常昂贵的名画吗?没想到居然在这里啊。”

    我非常紧张的看着他,周围安静的环境让我的精神越发的紧张起来了,“小声点啊,被发现的话怎么办?”

    太宰治根本不关心我的话,依旧在那边啧啧称奇的看着画,那副任性的样子真的看的我都要窒息了,因为他的行为,我真的气的要哭了,“快点走吧,不要再看了。”

    少年转过头来,“哎,但是我没有看完呢……”

    我抬起头来看着他,只觉得自己紧张的心脏都要骤停了,被抓到的话,呜呜呜,说不定就洗号回去见我老板了啊!我不要啊,我还有我的猫呢。

    而且仔细想想,我可能有复活币而你没有啊!

    我这辈子都没有这么刺激的时候,在这空无一人的走廊觉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深怕哪里突然间冒出一个敌人来,看来公家和007也不是好当的,起码得有过硬的心理素质。

    但是我没有,于是我立刻委屈巴巴的摇了下他的手,“快走嘛,不要看了。”

    有着乌黑卷发鸢色眼眸的少年看了我片刻,这才停顿了下,“啊,这样。”

    他这才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乖乖被我牵着往旁边躲去。

    恰好这个时候,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我一个焦急推开其中一扇门,就直接把他和我一起弄了进去,好在房间里没有什么人,就在我稍微觉得有点安心的时候,外面有一次传来了焦急的对话,“找到了吗?”

    “没有,那个小子就像是消失了一样。”

    “那个大人没有办法探查到他们吗?”

    “不,就很奇怪,所以才更要抓住他们。”

    “他们应该走不远,我们一个个的搜。”

    啊……我再次确定我的心理素质真的不过关,我当不了007你们饶了我吧。

    听到不远处传来房门被打开的声音,太宰治不知道在想什么,嘴角一直勾起一个坏坏的笑容,我环顾了下左右,只看到不远处一个巨大的衣柜,仗着他身材比较瘦弱,而我也不胖,就这样连推带拉的把他塞到了衣柜里。

    匆匆关上衣柜门的我,只觉得空间在瞬间就变得一片昏暗了,少年随意的靠在柜子里,就这样单手撑着膝盖看向我,而我则紧张的透过一道缝隙打量着外面的情况。周围的空气都像是变得浑浊起来,坐在我身边呼吸的少年,依旧就这样在黑暗里安静地看着我,而当我注意到gss的人走进来的时候,顿时吓得连呼吸都不敢呼吸了。

    穿着几乎一样制服的青年脸色十分难看,“那个该死的小子。”

    “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还有那个女人。”

    青年背后的同伴没有回答他的自问自答,我从缝隙里只看到,那个一直很沉默的男人忽然间举起手里的枪,对着背对着自己的同伴就开始疯狂扫射起来,巨大的枪声在瞬间响起,直接把我整个人都吓懵了,本能张开嘴的瞬间,就被一手轻轻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呜咽着扭头,只看到了太宰治此刻已经不在坐在角落里,而是干脆的直接将整个人压在我的身上,伸出手来紧紧的捂住我的嘴。

    贴着我的少年从他的背后仿佛浑身都是滚烫的一样,少年冰凉的发丝在我的耳边滑动,让我甚至有片刻的发痒,他对我比了一个嘘的动作,随即才抱着我继续观察外面的情况。

    “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那个倒在血泊里的人,呻吟的说道,“为什么?”

    “背叛者,你们就是背叛者,我也是按照长官的命令去做的。”

    他看着倒在地上的人,啐了一句,“真是该死。”

    “如果不是刚才那家伙身上的资料,我都会被你们骗了啊!”对方明显精神也承受了巨大的压力,神色里都有些疯狂的味道。“港口黑手党的走狗,真是让人恶心!”

    “怎么会有那位大人感知不到的存在,一定是你们背叛了我们!”

    那个男人像是完全不解气,竟然还对着尸体扫射了很多枪,吓得我又是闭上了眼。

    等到这个人走出去后,我才长舒一口气,搂着我的少年手指非常的修长,他到现在都没有放开捂住我嘴的手,几乎将半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我身上的少年,忽然间低声笑道,“害怕吗?”

    “呜……”

    我抖了下没有说话,少年则叹息的说道,“你知道为什么,那家伙要杀了他的同伴吗?”

    “因为,我在那个死亡的家伙身上留了一封信,啊,对,一封关于这个组织里面有我们港口黑手党的信。”

    但是他不是不是……?

    我瞪大了眼睛,少年像是完全读懂了我的问题一样,就这样抱着我凑到我的耳边低语,“啊,对哦,不是我们的人。”

    在漆黑的只有我们两个人的衣橱里,少年将我牢牢地控制在自己的身下,他甚至近的让我能感觉到他的起伏呼吸,仿佛是从胸腔里溢出的笑意,“但是他们不知道哦,为什么这家伙要下来呢,那个小子跑掉了,而且那个人也感知不到,果然我们这里是有叛徒的吧。”

    他凑到我的耳边,继续贴在我的耳边说道,“那么,谁是哪个叛徒呢?”

    “这个组织就不断地怀疑起来,任何有疑惑地人都不会放过。”他捂着我的嘴继续说道,“当然,本来他们不会这么着急,但是港口黑手党就在外面,一直等着切断他们的喉咙。”

    “这个时候该怎么办?如果自己内部也有敌人的话……”

    怎么听都是你搞出来的事情啊!

    一直压着我的少年这才缓缓地松开了自己捂着我嘴的手,我有些呆呆地回过头来,在少年的怀里只看到他脸上甚至有些病态的笑容,在漆黑的衣橱里面,那张面容俊秀的少年低下头来看着我。

    “如果是你的话,会怎么做呢,姐姐。”

    “不要害怕啊。”

    他伸出手来顺势直接抱住我的腰,将我直接一把就带到他的怀里去了,脸上还有些婴儿肥的少年露出了非常爽朗的笑容来,“这么可爱的样子,真是让我恨不得多做些什么呢。”

    他所有的表情都像是被隐藏在黑暗里,柜子里的少年笑着说道,“在这个地方……这样看着我的话,可是……犯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