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被迫去卧底的我躺赢了 > 正文 第24章 第二十四章
    港口黑手党

    “太宰君, 你怎么说呢?”

    说实话,森欧外实在是对那句在治愈之上太感兴趣了,“不如给我说一下当时的情况, 也许我们会发现那个孩子不一样的才能。21ggd  21”

    首领将目光落在自己的爱徒身上, 他看着这个和自己格外相似的孩子, 禁不住也笑着说道,“你会告诉我的吧, 太宰君。”

    少年拉长了声音,“好。”

    “但是森首领, 你有抓到那个异能者吗?”

    “没,完全没有。”森欧外叹了口气, 表情有些苦恼的说道, “如果抓到了话可就太好了, 那位异能者也给我们造成了很大的苦恼。”

    回应他的则是少年意味深长的笑容, “胡说, 森首领肯定已经抓到了对方。”

    森欧外看着面前这个聪明的足以令人害怕的少年,忍不住低声笑了起来,“这可真是, 什么都瞒不过你嘛,我的确抓到了那个家伙。”

    “所以,那句话的意思到底是什么呢?”

    两个男人之间的气氛在瞬间变得凝固下来, 森欧外就这么静静地看着自己面前的少年, 太宰治脸上的笑容没有一丝一毫的减少, “啊, 那个嘛。”

    森欧外拉长了声音, “那个嘛……”

    “只是最没有意义的东西, 只要姐姐加入我们, 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嘛。”

    到最后也没告诉他自己的想法,太宰治还真是一个深不可测的男人,明明只是个小鬼,但是说话却滴水不漏,或者说,端木优那个少女让他感兴趣到并不打算与自己分享,什么,太宰君,这可不行,只想着自己占有那个少女可不行啊,那明明应该是属于他的天使。

    森欧外脸上的笑容也没有丝毫的减弱,首领点了点头,“原来如此,我知道了,你说的很对。”

    “只要她加入我们就什么都知道了。”

    算了,反正这两个孩子暂时都会是他的人,比起这个他对这次的太宰治还是非常满意的,虽然没有完全解决掉前代首领出现的事件,但是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借助那个羊的少年,还有异能特务科的力量解决掉他们的敌人,不愧是他非常看好的太宰君。

    哪怕是他在同样的位置也不一定可以做到这样的程度……

    想到这里,森鸥外的表情越发的柔和起来,“真是辛苦你了,太宰君,所以这一次,你让那位小姐看到了我们希望她看到的东西对吧?”

    没有用的异能特务科,强大的港口黑手党,还有横滨那些心怀叵测的人,而只有他们愿意保护她,真是再绝妙不过的场景了。

    “当然,本来让那个姐姐欠我们的人情就在你的计划之中。”

    森欧外感慨的叹息道,“真不愧是太宰君,真的太了解我了。”

    他对于那位天使可是势在必得的,虽然按照现在港口黑手党的形势他没有办法得到这个天使,毕竟现在的港口黑手党还处在权力的交接期,前代的那些家伙们还在暗处一直等着将他拉下马。而外面还有其他敌对组织在虎视眈眈,当然太宰君这一次的任务还是非常成功的,足以堵住所有反对他的人的嘴巴。但是这还远远不够,他还不能随心所欲的把天使带回港黑,所以适当的给与对方一些好处,让对方不断地欠自己的人情,再坐实自己是他老师的事情,这样下去的话,按照那个天使善良的性格,就算不高兴,但是未来也会不断地帮助他,再然后就会成为他的人……

    真是一个非常划算的利益交换,当然对他是利益交换,但是对那位少女就是人情了。

    有些人只能用包裹着情感的糖果来打动,那个孩子拥有的太多了,有时候恩情可比鞭子要有用的多了。

    当然这会让异能特务科非常的不满,并且对他们严重警告,在对方看来森鸥外就是一个天天盯着别人的水萝卜惦记的家伙,但是那又怎么样,森欧外撑着下巴笑着确认道,“所以太宰君,你让她知道了,是我们港口黑手党保护她,帮她解决掉了这些问题吗?”

    “不,完全没有。”

    森欧外……

    港黑的首领盯着自己最出色的徒弟看了半天,面无表情的问道,“为什么?”

    “啊,这还用说,这么好的事情,当然要让姐姐从头到尾记住感激的人都是我。”太宰治理所当然的说道,“森首领在想什么,我怎么可能会让这么可爱的小姐有感激别的男人的机会。”

    森鸥外差点没被太宰治给噎死,“太宰君。”

    惦记着别人家里水萝卜的森鸥外露出了有些苦的笑容来,“虽然我个人能够理解少年在遇到可爱的小姐时候的反应,但是为了让对方感激自己而完全抹杀掉港口黑手党的功劳。”

    这个做法也太过分了吧!

    你是狗吗?太宰治。

    出人出力的是他才对,他才是那个应该被小可爱天使感激的男人啊!

    “不行,姐姐能记住的男人只有我一个。”他的部下果断拒绝,然后理直气壮的安排他,“比起这个,与其说我,不如说完全没有办法搞定异能特务科的男人才更过分吧。”

    少年侧过头来骄傲的开口,“我可是亲自招待背叛她的人,姐姐现在对我的好感可高了。”

    森欧外???

    对上那个\"她只属于我,别人都不能动,当然也只能感激记住我\"的少年,森欧外都有些被气笑了,“你所谓的亲自处理就是放走那个家伙。”

    森欧外看着太宰治温和的教导对方,“太宰君放走那个背叛了天使的小子,你到底又在打什么主意呢?你才是那个给羊年轻的首领出难题的人。”

    “没有哦,我只是做了一件好事情。”太宰治微笑着说道,“森首领想问题这么复杂,真是奸诈啊。”

    ……说真的,我觉得你就是这么想的,你才是最狗的那个人!

    森欧外被噎了下,哪怕是他刚才都不想再接下去了,两个男人又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也不知道那位小朋友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呢,他本身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同伴会被放回去吧,

    说实话,真是期待。

    恐怕这也很出乎异能特务科的预料了,当然他们也会很开心就是,毕竟他们可是想让天使和羊的小子分开,他就不一样,他两个都想要!

    也许他们可以在其中操作一番,港口黑手党的首领不由得思考起来。

    “所以你觉得如何呢?太宰君。”

    他的弟子微微瞪圆了自己的眼睛,略有些婴儿肥的脸上依旧是甜甜的笑容,“首领想做什么呢?难道是想顺水推舟,找机会拆穿异能特务科的举动,然后让姐姐主动倒戈到你的手里。”

    “森首领真的是很过分呢,竟然想出这样可怕的计谋,我就完全做不出这样可怕的事情来。”

    森欧外???

    这是一个随便出去溜达一圈,就干掉了gss的男人说出来的话吗?

    别装了!现在在这里装什么绿茶呢!?

    绿茶男孩微笑着说道,“那么,我就先告退了。”

    “稍等一下,太宰君。”森欧外忽然间叫住了自己的弟子,“你确定自己不会因为和那位小姐的关系,而去做一些多余的事情吧?”

    “关系吗?”

    少年临走的时候低声笑了下,“哎,她不是我未来的师妹吗?”

    森欧外深吸一口气,他看着手边的资料陷入沉思,算了,目前看上去那个小姐对太宰君的影响还没有那么大,但是显然自己的弟子已经非常感兴趣了,有太宰君在旁边帮他抓兔子,天使应该会更快的来到港口黑手党的怀抱吧,当然前提是他不要把兔子完全抓到他家里去……

    有点发愁啊,对于少年少女的感情无法预测的男人叹息,他可怜巴巴的扭头对身侧的爱丽丝感慨,“爱丽丝酱,我老了啊。”

    抱着球的金发小女孩,“因为林太郎没有这样的感情,所以才不会懂。”

    你说的真对。

    少年少女之间最纯粹的感情和吸引力嘛,真是羡慕呢。

    夏目老师啊,你现在哪里呢,你有没有看到你的徒弟的弟子,现在已经变得非常出色了呢。

    家里

    中原中也是被压醒的,他差点没被压死,变成猫之后很多东西对于他都变得格外的巨大,中原中也挣扎着从躲开压迫自己的东西后,只看到一双雪白的腿刚刚就这样骑在自己的身上。

    他的眼神变得格外的复杂,看着那个骑着被子睡觉的女人,只觉得头大如斗。

    对方又因为贪凉而踢了被子,现在大半个后背都露在外面,漆黑的长发披散在她的脸侧,衬的那张白皙的面容越发的剔透,白里泛红的面容上因为沉睡而翻起一丝淡淡的嫣红,伴随着她不断起伏的呼吸,晶莹的绒毛甚至在太阳下都根根可见,整个人在中原中也看上去都像是在发着光一样。

    又踢被子了。

    中原中也无奈了,恢复成人型的少年伸出手来,本能的帮对方拉起被子盖在身上,女人则轻轻地嗯了一声,然后脑袋就开始往他这边拱过来。

    伸出手扶住对方毛茸茸的脑袋,并且把对方往枕头上带了带的少年,此刻陷入了沉思。

    他看到对方这样毫无防备的样子,想到对方因为自己的同伴所遭遇的一切,顿时感觉到越发的烦躁起来。

    这么一个善良又弱小的女人,除了治疗的能力根本没有一丝自保的能力,如果没有自己的话,恐怕根本没有办法在这个横滨生存下去。

    谁都想在她的身上取得某种利益,异能特务科也好,港口黑手党也好,一个个都是一样的。

    真的是,想到这个女人遭遇昨天的事情,中原中也现在想起来还气的不行。

    那个该死的小子,只会欺负她,如果他不在这个女人身边的话,按照她的性格一定会被别人欺负死了,中原中也眼前几乎在瞬间就浮现出端木优哭唧唧的表情来,再结合对方委屈的样子,中原中也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被对方给填满了,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对方未来该怎么办。

    他从没有这么担心过一个人,远比担心任何人都要更担心,她就像是快要钻进他的心里一样。

    真的,他的手还扶在对方的脑袋上,完全没办法放心,发现女人轻轻地呻吟一声后,少年立刻吓得心虚的收回手来。

    想到自己的身体,中原中也又垂下眼来,看上去他还要尽快解决到这个问题才行。

    “稍微,不要那么笨啊。”

    他盯着对方微微泛红的面容认真的看了看,在对上女人微微起伏的胸膛和犹如樱桃一样红润的嘴唇,脸色微微有些发红,他有些心虚的别开眼,“这样笨,也没办法,总之。”

    就在他试图伸出手又拉上对方的被子,然后盯着对方泛着奶香的脸看了半天后,忽然间看到面前的人蹭一下坐起来,吓得中也差点跌落在床下。

    “喂!你在做什么?不要突然间吓人啊。”

    “我想起来了,中也。”

    睡得半梦半醒的端木优扭头看着他,“我们没有去医院给你检查身体……”

    中原中也???

    横滨角落里的三花猫此刻暗中观察着不远处抱着猫的少女,当他看到那个橘色的猫猫卷着尾巴的时候,他挑了挑眉,同类吗?

    算了,虽然外表是三花猫但是实际上却是横滨两大势力老师的男人,此刻仍然在暗中打量着不远处的少年和少女,怎么看都是两个年轻的孩子啊,完全没办法想到,一个是让横滨所有势力都想纳入手中的天使,一个则是以一己之力撑起羊的少年,围绕着他们马上就要掀起新的风暴了。

    不,该说他们本身就处在风暴之中,看上去还无知无觉得过的十分幸福。

    夏目漱石一直以猫的视角在看待着横滨内部发生的巨大变化,每一次当横滨遭遇危机的时候,他都会出手帮助那些家伙保护横滨,而这一次,他也决定要靠近这些孩子们更近一些,也只有这样他才会随时能掌握到横滨的动向,想到这里,三花猫就这样走到少女的脚边,在她的脚腕上轻轻地蹭了下,然后喵了一声。

    少女本能被吓了一大跳,他继续软绵绵的喵了一声。

    深谙碰瓷精髓的猫猫乖巧的看着他们,就这样拿后脚挠了挠脸,少女显然被他的可爱征服了,蹲下来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是饿了么?”

    对方摸了一圈,然后才恍然大悟的对他说道,“抱歉,没有猫用的东西。”

    这有什么关系,打定主意碰瓷让对方顺便养一养的夏目老师继续蹭着对方,一边蹭还一边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就在他开始碰瓷,最好能躺在美少女怀里的时候,忽然间被猫狠狠地打了一下头。

    夏目漱石!?

    三花猫抬起头来,只看到面前这个胖橘威风凛凛的看着他,猫爪子抬起来看着他蠢蠢欲动,你干什么,你这个小子!?

    你对一个老人家在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中也,你不要欺负他啊,他怎么看都是一个流浪猫啦。”

    可爱的少女抱起来自己的猫,然后就这么亲了亲对方的脸,看上去真让人羡慕,就在少女很抱歉的跟他说完没有猫粮后,他一路尾随对方来到了宠物医院。

    眼看着少女将自己的猫猫放到医生面前,一直懵逼的猫猫像是完全反应过来了,一个劲儿的往少女的身上爬,不止如此甚至到处乱跑,根本没有人可以抓得住他。

    夏目老师……哎,现在的年轻人就是精力旺盛。

    看来只有我来表演了,三花猫矜持的就这样走到对方的脚边,医生和少女显然被不听话的猫猫搞的有些狼狈,在看到自己后医生好奇的问道,“这个猫咪是?”

    “是路边遇到的野猫……一直跟着我。”

    “他很喜欢你呢,小姐。”

    “也许他和我们的医院很有缘分……”医生将他抱起来放到少女面前,对的,我和你很有缘分,少女把我带回家一起养吧,我也会在关键时刻保护你们,毕竟森欧外这个小子也算是我的弟子。

    就在三花猫卖萌打滚的时候,听到了少女的声音,“是啊,的确很有缘分,医生你给他也检查下身体吧,喂点吃的,都算在我的账上,钱不是问题。”

    三花猫,如情报所说,还是个小富婆呢。

    真是一个善良的孩子啊。

    幸福的猫猫被摸的舒服的很,直到那位医生拉开了他的身体,兴奋的说道,“小姐你放心,我们绝对会把最好的技术展示在这个猫身上,真是一个幸运的小家伙呢。”

    “但是对于流浪猫而言,他已经非常的健壮了,当然这些不是关键,要对猫猫好,延长它们的寿命,小姐也知道是什么吧?”

    善良的小富婆点头,“我知道。”

    她指着夏目老师说道,“这个猫就拜托给你了。”

    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夏目漱石继续打滚。

    “说得对,毕竟这孩子也到了该绝育的年纪呢。”

    夏目漱石……!?

    不,住手!

    惨遭和谐的夏目老师逃命一样的跑了出来,跑的比那只橘猫可刺激多了,他吓的凄惨大叫,甚至直接出手挠了下抓住他的少女。

    顿时,站在天花板上的猫蹭的一下子就跑了下来,以迅雷不及的速度对着他又是一巴掌,猫爪直接将夏目猫猫击飞,可怜的老人家趴在地上,还被橘黄色的猫爪踩在脚下,猫中之王就这么虎视眈眈的看着他,尾巴一晃一晃的,甚至还呲了呲牙。

    “中也好厉害。”

    橘猫骄傲的扭头,然后被人一把抓住后颈肉,对方冷笑一声,“这么厉害,过来检查啊……”

    猫猫僵硬,一个兔子抬腿。

    “你踹我一下试试看?”

    橘猫乖巧缩回腿,但是显然心情不好猫尾巴一直来回摆动。

    夏目漱石眼神复杂,你真是我们最没有尊严的猫了,然后夏目老师趁机跑路,再见了,小子,这么好的机会就留给你吧!

    第二天,痛定思痛的夏目老师决定还是远远地暗中观察就行,善良的小富婆人不错,但是要绝育就过分了啊,老师一把年纪也并不想失去什么人生中最重要的东西,话说,你为什么不给你自己的猫绝育,你给别人的猫绝育,你是个人吗?

    暗中观察的夏目漱石站在窗台上,猫猫就这样围观少年和少女站房间里声音一声比一声高。

    穿着嫩黄色短裙的少女声音都气得有些尖细,“中也,什么叫没有问题!?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总之就是没有任何问题!这和你没有关系。”

    “你对我好大声……你凶我。”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少年顿时看上去头都要大了,“安心,这个不是什么大问题。”

    “怎么可能放心,你都不去检查,还有什么叫和我没关系?”

    少年一时间语塞,然后在少女的委屈的呜咽里,无奈的解释道,“总之,是异能,类似于一种诅咒,跟身体没有任何关系。”

    “诅咒……?”

    “会死人吗?”

    “……大概。”

    少女呆住,下一秒暴怒,“那你为什么不早点跟我说?还会死人呢,我不问你是不是都不打算告诉我!?”

    “嗯。”

    夏目猫猫估计这傻孩子是打算一辈子不说了,哎,男人都是这样,总是把所有的麻烦都自己来解决,绝对不会给女人造成一丝一毫的困扰,真是条猫中好汉。

    然后少女就继续暴怒,“你还嗯?中也,我要和你绝交!!!”

    少年张开口似乎想说什么,但是最后还是就这么走出了门,夏目猫猫跟随着被绝交的可怜少年来到羊的聚集地,躲在角落里的猫猫只看到少年突然间停住了自己的脚步,当他抬起头来的时候,站在光中的少年将目光落在不远处杵着拐杖的同伴身上,那是一个有着银白色头发的少年,从对方的身上隐隐约约传来非常浓重的血腥味。

    看上去是受了非常严重的伤啊。

    “白濑,你……”

    “多亏了中也你把我留在那里,让我和港口黑手党独处呢。”

    “呐,中也,我回来了,是不是很出乎你的预料?”

    被称为白濑的少年露出了甚至于有些狰狞的笑容,“拜你们所赐,我可真的是很疼啊,中也。”

    “说起来,那位小姐呢?今天怎么没和你在一起?”少年笑着继续说道,“我也是非常思念她的啊,像她这样的人,一定也有其他人和我一样思念着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