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被迫去卧底的我躺赢了 > 正文 第25章 第二十五章
    “中也你真的太过分了, 明明那个少女有着这么强大的力量,但是你却根本没有告诉我们,她真的是治愈的异能者呢。”

    中原中也看到自己昔日的同伴对自己露出一个近乎于有些恶劣的笑容, 那一瞬间, 他只觉得自己的血液都像是在瞬间沸腾了一样。

    “有了她的话,哪怕是港口黑手党都没有这样的人,我们明明可以做的更多。”

    “你……被放回来了吗?”

    白濑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下, 随即才笑着说道, “当然。”

    “虽然被那个该死的小鬼打了两枪,但是我活下来了。”

    中原中也看到自己的同伴脸上露出越发兴奋地笑容,“呐,中也,而且她还那么有钱,只要稍微做点什么的话,我们未来超过港口黑手党也不在话下,中也你不是不喜欢当首领吗?”

    “那么话, 就不需要那么辛苦的嘛。”

    少年在对方的话语下脸色变得越发的难看,这个家伙完全没有反省自己而且越发的变本加厉, 他甚至满脑子都是利用那个女人的想法,少年攥紧了自己的手掌,开什么玩笑。

    他们可以一直对他提出各种各样的要求,但是对那个女人是绝对不可以的,她从不欠这些家伙任何事情。

    “喂,白濑, 我记得我和你说过吧。”

    少年面无表情的打断了白濑的话语, 在对方有些诧异的目光下直接挥起一拳, 照着对方的腹部就直接砸了上去, 巨大的冲击让白濑直接一口血都喷了出来,“啊,我说过不可以再去找她的麻烦,看上去你根本没有记住。”

    “中也,你……”

    “我怎么样都无所谓。”

    白濑难以置信的抬起头来看向面前的少年,对方只是挑了挑眉,“这次一定要记得住啊,还有,如果没有什么其他事情的话,就去休息一下吧。”

    少年的表情依旧和当年没有任何区别的善良,他低下头来对着被自己捅揍导致伤口二度崩裂的同伴说道,“你……伤口又裂开了对吧。”

    “这一次,可要牢牢记住我说的话啊。”

    在将曾经的同伴直接揍的伤口破裂后,中原中也非常干脆的就离开了羊所在的地方,这次是真的拜那个女人的能力,现在的羊已经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除了白濑这些仍然怀疑和抵触改变的人,其他人都有了属于自己的生活和未来,他对于他们已经没有那么的重要了,这其实让中也的内心稍微松了一口气,他一直记得在他最困难的时候,是羊的成员伸出手来拯救他的,不管现在的这些人是什么样的想法,但是起码那个时候,只有他们伸出手来。

    所以中原中也会一直记挂着羊的恩情,保护着羊的成员哪怕他自己也知道,在没有遇到端木优前的羊已经完全不是自己记忆中的样子了,他们只是利用自己,对,这些中也都知道。

    但是他仍然没有办法抛弃他们,他可以容忍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利用他,因为他们看上去也没有其他办法,但是在有了其他的道路后,他们仍然这样选择,不,最重要的是,他们将主意打到端木优的身上,那他就完全没有办法接受了。

    他们可以对付他,可以利用他,但是绝对不能利用端木优。

    这是他的底线。

    回去后变成猫的中也就这么轻松地跳上了女人的床,毛茸茸的猫猫踩着猫步来到对方的枕头边,少女在看到自己的时候给了他个大白眼。

    还在生气嘛。

    猫猫想了想,伸了个懒腰后发现对方仍然在玩着游戏机,根本没有理睬自己,眼看着就又要到了睡眠时间了,中也转身就打算钻出屋子,结果背后传来了少女熟悉的声音。

    “现在还学会分床睡了吗?”

    中原猫猫停住了自己的脚步,毛茸茸的猫耳朵一支,耳朵尖还微微抖动了下,猫猫扭过头来,只看到黑发少女就这么盯着他。

    他刚刚踩着被子走回去,就被少女一把拎住捞回了怀里,“我还没有消气。”

    “中也。”

    被拎起来的猫猫就这么靠在对方的怀里,聆听着对方起伏的心跳,以及……喂,又把他往胸口抱吗?

    已经习惯躺胸的猫猫绝望的闭眼,算了,习惯就好。

    等到中也睡得正香的时候,忽然间感觉身边的人动了动,他本能的想睁开眼,结果却发现是少女偷偷地半夜起来摸了摸他的身体,感受到掌下温热起伏的身躯后,对方这才心满意足的倒下去继续睡觉。

    等到半夜三次被对方的动作惊醒后,中原中也忍不住睁开了自己的眼睛,他来到对方枕头边,就这么低下头来看着对方,猫猫嗅了嗅对方头发上的味道。真是个笨蛋,明明还在跟他吵架上一秒还说要绝交,但是实际上晚上却不断惊醒跑来看他还有没有活着,这个世界上也只有这个笨蛋会这么关心自己了。

    真是个笨女人。

    那么大的动作,难怪再次入睡要那么长时间……

    他这么想着,从对方的枕头上轻巧的一跃而下,来到了对方的怀里,就这么拱了进去,猫猫将自己的身体团成一团,将脑袋靠在对方的下巴处,同样感受着对方起伏的呼吸,中原猫猫这才满意的蹭了蹭自己,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躺好。

    这样的话,就不用一起起身来看他了,随时随地都可以感受到他的呼吸呢。

    安心,他不会这么轻易就死掉的,他会一直保护着对方。

    第二天等我睡醒后,差点没喘上来气,昨晚作恶噩梦的时候一直感觉有什么东西压着我,让我简直是没有办法呼吸,一睁开眼就看到中原猫猫横在我胸口……

    差点就被我家猫给压死了……

    我盯着不远处给我做饭的中也,一边吃着他给我做的三明治一边心里想,不是我说,中也同学,你看上去一点都不胖,但是说实话真的好重啊!

    他皱起眉来看着我,“什么?”

    “没什么。”

    然后我们就又陷入了沉默,许久后少年才忽然间对我说了一句,“抱歉。”

    我抬起头来看着他,“在和我道歉吗?”

    因为昨天晚上差点把我压得升天是吗……

    “总之,以后如果有事情都会提前和你说的。”

    我这才反应过来中也说的是上次的事情,顿时心就虚了,我说过要很重的话对吗?看到猫的时候都忘了,不,主要是昨天睡了一觉起来今天就忘了,气也消了,不对,现在想想当时他的情况还是很生气,于是我找回了当时生气的感觉,“真的知道错了吗?”

    “嗯。”

    “下次有事情不可以隐瞒我,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嗯。”

    他怎么态度突然间那么好,我瞬间警觉起来,一般猫搞了破坏后都会很乖,“中也,难道你打碎了花瓶或者又挠了沙发吗?”

    中原中也???

    最后我们两个人就这么简单地和好了,我还伸出手要求抱抱他,中也满脸不乐意,但是还是伸出手抱了抱。虽然我还是对他的隐瞒有点生气,但是考虑到男孩子都是有自尊的,所以我决定宽容大度的原谅他了。

    我真是一个善良的好人,当然他的事情我也很担心。

    和我家猫猫相亲相爱过后,我就匆匆前往异能特务科报道,前段时间因为被绑架的事情,种田长官给了批了一个星期的休假,但是因为中也的情况我决定提前结束休假。等我返回工作岗位后,大家对于我的遭遇深表同情,不少人甚至隐晦的夸奖我运气好,多亏了异能特务科所以我才能安然无恙的回来,一定要对异能特务科心存感激,跟洗脑一样的瞎吹,我心说这就有点毛病了吧,毕竟当时救了我的好像和我的组织没半毛钱关系。

    “不会啊,救我的是港口黑手党。”

    我的同事们一秒变脸,“他们这是阴谋!他们一定有着什么可怕的主意!”

    深月恰好也出了任务回来,在得知我没有什么问题回来后,她看着我长舒一口气,“小优,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看着面前这个无比诚恳的同伴,我也感慨的说道,“多亏了中也和港口黑手党的人,要不然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深月有些勉强的对我笑道,“咦,我怎么听说异能特务科也出力了,毕竟小优你是我们非常重要的人呀。”

    “哦,的确是这样,但是他们来的很晚啊。”就和每一个电视剧里面的红方一样的晚,如果不是太宰治和中也的话,我差点就洗白了感觉,所以说当年异能特务科吹得逼说我加入后安全绝对有保障,怎么觉得八成是骗我的。“深月你不知道吧,晚到我和gss的首领都要一vs一lo了呢。”

    深月笑的越发勉强起来,“如果不是该死的港口黑手党的人拦了我们一下……”

    “什么?”

    “不。”深月看着我就这样拉着我的手深情的对我说道,“没什么,说起来,小优,你出了这样的事情,还愿意提前结束休假回异能特务科报道,你真的把这里当做家了呢。”

    “不是。”我抽出来她握着我的手,然后非常肯定的说道,“我只是有事情要来这里找种田长官而已。”

    深月……

    “对了,深月你知道种田长官今天在哪里吗?”

    “哎,小优你是有什么事情吗?”

    我看着面前这位蓝色头发的少女,赶忙把我家猫濒临危机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下,末了以希望异能特务科帮忙作为了结尾。

    “所以,你因为中原中也中到了不知名的异能或者诅咒,所以希望异能特务科可以找到解决的办法吗?

    “是的。”

    辻村深月嘴角抽搐了下,“这样。”

    “嗯嗯,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能够解决这些问题的人是谁,所以我想着按照异能特务科的能力,起码可以找个异能医生来看看?”

    虽然我自己就是医生,但是对于这样的debuff我很无奈啊,不要让我知道下这个异能的人是谁,被我抓到我就拿这个人去祭天!

    “怎么办?”

    我叹了口气,想到这里心情都十分的低落,一想到自己的  中也猫猫生命都是在倒数,我心里都要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力了,“深月,你不知道他对我有多么重要。”

    “他那么好看,那么可爱,那么善良,他还年轻,却要遭遇这样的事情。”

    想想都落泪。

    “怎么会不知道呢。”深月安慰的拍了拍我的手背,“我非常理解你的,小优。”

    “怎么会呢,你又没有养猫。”

    深月险些被我给噎住,她有些勉强的笑道,“就算是没有养猫,我也知道这对你有多么的重要。”

    “但是小优。”深月看着我非常严肃的说道,“种田长官不是那么闲的人,你如果真的有问题的话,可以向异能特务科申请,但是为了你的同伴而打算继续要求异能特务科做这样事情的话,也会给长官造成困扰的。”

    “那怎么办?”我呆呆地看着她,有些急迫的说道,“我可以给钱的。”

    我知道有时候我们的一些任务也是会收取纳税人的钱……

    “这不是钱的问题。”深月看着我叹了口气,“总之,我觉得上面同意的可能性非常的低,小优,不要太任性了。”

    深月在这边劝我,“你只是个普通人,组织保护你就已经耗费了很大的力气,再加上这样的事情的话,长官真的会非常为难的。”

    我十分纳闷,“真的吗?可我上次遇到危险,你们压根没出现啊。”

    辻村深月……

    “说起来,不知道港口黑手党的话,会不会知道?”

    深月表情凝固,“小优……你还是多想想我们吧。”

    “可是你们不解决问题啊。”

    我的叹息让深月都僵硬了,她看着我许久后,“小优,我会把这件事情上报给种田长官的。”

    她这样说也没办法给我一点心里安慰,我继续叹气,“上次见到的的确我记得,那个森欧外好像还自称是医生呢。”

    他是不是兽医啊,能不能给看一下啊,听说都是港口黑手党的首领了,有没有点人脉啊。

    深月听到这里蹭的一下子抓住我的手,严肃的说道,“你等下,我现在马上就上报给长官,也许说不定会有一些转机。”

    那好吧。

    我一个人的时候就觉得挺没意思的,时刻想回去找我家猫猫,也不知道他现在情况怎么样,尤其是现在他情况这么危险,我恨不得趁着他在的时候天天和他腻在一起才觉得安心,我面前的深月则还对我温柔的说道,“说起来,小优你对你的中也,不是,猫猫真好啊。”

    还好吧。

    深月特别好奇的看着我,“所以小优你喜欢他什么呢?”

    我看着深月认真的说道,“我喜欢他脑袋圆,可爱,而且又很善良,你不知道深月,他真的人超好,你没有养过猫你不懂。”

    我馋他身子,什么地方都馋。

    深月……

    她咳嗽了下,“所以,小优,如果你是因为太喜欢猫的话,其实我个人也有一点小小的建议。”

    “你要不要考虑下养一只新的猫分散一下注意力,如果他真的有什么问题的话,也许你就会发现,全世界的猫都很好吸。”

    我???

    “深月你在说什么?”我听到这里简直是要炸了,“你开什么玩笑,中也在这么危险的情况下,你居然让我去找其他猫?”

    “我对中也一心一意!”

    深月深吸一口气,忽然间开口问我,“说起来,小优你是不是一直觉得种田长官只是一个普通的长官而已,其实他是一个非常成功且强大的男人。”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到底什么时候去找种田长官问我的猫的事情。”

    辻村深月一脸无语的看着我,“小优,种田长官平常是非常繁忙的。”

    “你什么时候去问啊。”

    “就是说,他的身份和地位都远远超出你的想象。”

    “森鸥外这个江湖郎中…”

    “我现在就打电话!”

    我就这么看着深月拨通了种田长官的电话,她简单的汇报了下这边的情况后,蓝色头发的少女露出了有些惊讶的表情,“哎,是这样吗?”

    随即脸色变得十分严肃,“是这样的吗?您已经决定了。”

    看到她深吸一口气挂上电话后,我有些好奇的凑上去,“深月?”

    “是这样的,小优。”辻村深月对我挤出一丝笑容来,“我将事情跟种田长官已经汇报过了,但是他提醒我一件事情,小优你加入我们这么久了,是不是还没有参加过我们的培训呢,这是不行的,毕竟我们才是一份子不是吗?”

    这我的猫有什么关系……

    我有些疑惑地看向她,深月对我露出了温和的笑容来,“为了让你更好的成为我们的同伴,我们单独为小优你约了个老师,你可以去学习一下。”

    “比如,遇到类似gss的事情该怎么办。”

    “我的猫他……”

    深月表情有些僵硬的对我笑道,“所以,如果去的话,长官会好好考虑猫的事情,一定。”

    哦,那好吧。

    反正会社的培训大家都懂得,就是划水嘛……

    我走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深月千万不要忘记我的猫的事情,然后就踏上了去进修学习的道路,说起来他们是怎么想的,都过了半年多才想起来我没有入职培训过,我以为他们真的就是打算让我在这里打一辈子电脑,当游戏测试员呢。难道是gss的事情刺激的他们吗?我刚才也没说什么啊,就是提了下森欧外,但是他真的是个医生……

    我被其中一位同事带到了即将培训的地方,但是在路上遇到了一些穿着黑色西服的人后,我就看到那位同事有些被叫住了,“哎?但是本来不是应该那个人当她的老师吗?”

    “我知道了。”

    “稍微要换下地方。”

    我点了点头,就这样跟着奇怪的西装男们带入了一个从没有见过的电梯里,电梯在启动后不断地下沉直到地下的地方。

    等我沿着空荡荡的走廊到教室里的时候,只看到一个穿着毛绒衣服的年轻人站在房间里,在空荡荡的房间中,明明只是刚刚入秋,屋内的温度也很适宜,但是他去穿着非常厚重的白色大衣。这个年轻人侧过头来就这么微笑着看向我,青年的脸色有些苍白,面容十分的俊美,一双紫色的眼眸细看之下还有些暗红,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就这么看向我。

    “欢迎,这位学员,我的名字叫做费奥多尔,是第七机构的老师。”

    “今天由我来给你进行入社培训,你好哦。”

    他看着我笑的越发柔和,“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