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被迫去卧底的我躺赢了 > 正文 第27章 第二十七章
    费奥多尔就这么安静的看着我, 一下子沉默下来了,那双深紫色的眼睛神色十分复杂,像是在看着我, 又像是完全没有看着我,尤其是当他目光落在远处的时候,更像是落在无尽的虚空里,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 对我又露出了微笑。

    是不是有点伤人。

    “也……也不用喂我特地烫头发的。”我小声的说道, “就,就没到这个地步。”

    只是个工作而已,不到需要为他烫头发的地步!

    费奥多尔一下子就笑了出来,“算了,让我们继续接下来的话题,开始第二课,该如何潜入一个组织。”

    “除了第七机构这个隐秘的组织外,我们也会定期的将成员派入各个组织,以此掌握他们的动态,当然这样的人都是非常优秀的存在,毕竟这样的工作非常考验人的智商和心智, 我相信小姐一定可以的。”

    我自己不相信我自己……

    还有这进度是不是有点快了啊!为什么好像色诱和钱权失败了立刻就放弃了,甚至都没有挣扎下!

    “那么……”我面前的男人对我露出了更加温和的笑容, 他从旁边的柜子里翻出一沓的资料, 就这样砰的一声放到了我的面前来, “我教给你的第一课, 就是在潜入这个组织之前一定要牢牢记住这个组织的情况。”

    这厚厚的一沓……

    我盯着面前着厚厚的资料顿时眼睛都直了, 费奥多尔微笑着说道, “记牢这里面的任何一件事情, 在关键的时刻都可以帮助你取得成功。”

    什么,这难道是到背书时间吗?为什么我工作后还要阅读并背诵全文,人生好难啊。

    潜入一个组织要做的工作好难,我觉得自己承受不起。

    这个老师不是在报复我吧。

    “你要记住这里面每一个关键的人物。”费奥多尔老师点了点上面的几个照片,我认真看了看居然是港口黑手党的资料,其中有几个我甚至都不认识,看的我眼睛都要花掉了,“啊,这几个是港口黑手党的干部成员,你可以的嘛?等下我们是要测试的哦。”

    他叹了口气,翻着森欧外他们的资料对我说道,“真是一群非常可怕的人呢,平常做下的恶事都可以填平整个横滨。”

    我看了下,发现里面案件细致复杂,啊……好多字啊。

    老师,不要啊。

    “这……”

    老师对我这微笑,“像端木小姐这样心智成熟,对权色钱都没有任何兴趣,意志坚定地人而言,记住这样的事情应该是轻轻松松的吧。”

    他在打击报复我吗?

    因为我告诉他我不喜欢他这样的直发。

    我很坦诚的跟老师解释了下,“真的不行。”

    老师盯着我表情十分莫测,“难道不是看一眼就会吗?”

    我毛骨悚然的看着他,真的是人吗?老师。

    “这就有点麻烦了啊。”费奥多尔老师的表情忽然间从轻松变得凝重起来,“这样也记不住吗?但是只有这样,才能设计出最精妙的对策,这是……一个潜入者最基本的素养。”

    可饶了我吧。

    “你不喜欢那种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感觉吗?”

    “我喜欢惊喜,出乎我预料的惊喜,这样每天都会有期待的!”

    所以别让我背书好不好!?

    他眨了眨眼睛,对我笑了笑,这个老师真能说啊,我觉得自己的注意力已经要集中不下去了,但是老师还在说,就尼玛佩服他,不愧是搞培训的,就很厉害。

    “嘛,看上去你也累了,最后一个问题,如果遇到了和我们任务相冲突的事情,你会怎么做呢?”

    我???

    他看着我意味深长的说道,“比如说……要放弃掉你最重要的朋友。”

    “凭什么啊?”

    我有点不喜欢这个老师了,从一开始我觉的他对我就在一直安利异能特务科的黑暗面,然后就开始跟我叨逼叨安利自己的奇怪三观,安利不成功又开始指导我要成为合格的无情卧底,最后还给了我一个诡异的假设说异能特务科的任务需要放弃自己重要的朋友,老师你认真的吗?我觉得你不像是异能特务科的培训老师,像是劝退师。

    “加入异能特务科我就是为了保护我的朋友啊。”

    我看着他非常认真的说道,“如果任务和他们冲突的话,我当然会选择朋友,这是没有疑问的事情。”

    “哦……”费奥多尔老师拉长了声音,“这样,但是这样说的话,可能是最不适合成为卧底的人员了呢。”

    “如果你潜入的时候和那些人成为了朋友你会怎么做呢?”

    我想了想,“当然是尽力保护每一个人。”

    费奥多尔老师叹了口气,“简直是犹如孩子一样我全部都要任性的答案啊。”

    “老师你不要一直发问,你问问问不烦吗?你说说看,如果是你要保护每个人你会选择怎么做?”

    费奥多尔……

    他显然没有想到我居然会反问他,黑发青年沉思了许久后,“也许只有这样才可以吧,你听说过线人吗?”

    “那是什么?”

    “证人保护计划,也就是说将你的朋友变成你的线人,你的朋友为你情报,依靠着异能特务科的话也许还可以成功保护住对方。”

    “但是所有的一切还是要有利益和价值啊。”

    这位老师最后给我笑着结尾,“和小姐的沟通十分的有趣,我很期待你的未来,但是你所有的假设都是在你有力量的前提下,如果没有的话,所有的一切都会变成幻影,你自己也知道这一点对吧?”

    我陷入了沉思。

    “想要保护所有的人的前提是,你有这样的力量,否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呢。”

    “那么……如果想要得到这样的力量的话,我这里欢迎你。”

    费奥多尔老师笑着对我发出了邀请,“随时,只要你愿意。”

    这位老师说完就直接下课了,也没再和我多说些什么,他像是在刚才和我把所有的话都说完了一样,转身就离开了这个房间。你别说他前面的话都是废话,但是后面的话还是挺有道理的,想要保护自己的朋友只有自己有力量才行啊,虽然我和有些人比还是可以的,比如昨天的老师看上去柔柔弱弱的,我一个手就可以把他按在地上打。不过横滨真的很危险,果然不管从哪个角度看,我最好有点力量,首先是要有自保能力。

    想到这里,我下定了决心,于是当天晚上上我陆压老板灵车的时候,我就开始对着老板叹气了,一会儿叹一下,一会儿又是一个叹气,叹的陆压老板都毛了,老板疑惑地扫了眼我后,“你干嘛?”

    “钱不够花了吗?”

    “不是……”

    “哦,那是什么事情呢?”

    眼看着老板提起兴趣,我瞬间就开始演技附体对着老板演了起来,“老板,我最近真的好惨啊,横滨实在太危险了,感觉他们都想薅我的羊毛。”

    虽然好像大家都没成功……

    我心有戚戚的把最近的事情都和老板告了一状,说了了下最近我遇到的倒霉事,尤其是描述了下我那可怜的中也,他中了异能随时可能会死,而异能特务科还没有给我回复,陆压老板听完后表情十分凝重,“那他们的确是挺无能的啊。”

    老板说得真好听。

    然后他问了我一个直击我灵魂的问题,“那和你打游戏有什么关系呢?”

    “你看看我现在的走位,都是因为担心我的猫,看到对面玩球的仓鼠,我都能想到我可怜的猫……”

    简直是悲从中来,“我下不去手。”

    陆压老板“……你是个奶妈。”

    “奶妈也是很有战斗力的,老板,我刚刚还救了你一命呢。”

    你作为一个脆皮麦克雷输出被对面身形纤细的diva疯狂暴打,而你根本瞄不准她,要不我出手你就要被耻辱的反杀了,怎么好意思说出这样的话来,我看错你了!

    陆压老板显然是内心衡量了下我陪玩的走位和状态,因此对我说道,“算了,你说的也有道理。”

    “等下我会给你一个新的力量,这个力量叫做百鬼令,在你范围内的所有鬼都会听你号令,至于那个猫的事情,我会让那边下面的人想办法帮你解决的。”

    “所以现在我们能炸鱼了吗?”

    “当然可以,老板,你说我们今天炸谁?”

    现在的我就是猫神附体,不多bb,我的走位今天是四千分呢!

    瞬间兴奋之后,然后组团双排遨游鱼塘的我们,就直接把对面的鱼群给炸飞了……

    陆压老板十分满意,夸奖我之后,甚至还有心情夸奖了我的猫,他对我许下诺言,“一定会给你最好的能力保护自己,顺便,好好安排你的猫,这是一只好猫。”

    感觉只要我家猫能好好刺激我打游戏陪玩,在老板看来就是个好猫呢。

    这太人间真实了。

    第二天美滋滋的就t新能力的我,趁着我家猫猫出去野养的时候,大概研究了下老板给我的技能,发现这个自称可以号令百鬼的能力,只要在我的命令下周围所有的鬼怪都必须听我的号令,可以攻击周围的人,真是nice,终于有了攻击技能,当然这个百鬼令还有什么其他能力,我得继续研究,但是不管怎么说,起码现在不是手无寸铁的小奶妈,这真是意外之喜。

    还是老板靠谱,呜呜呜。

    比异能特务科靠谱多了,小声bb。

    还没等我完全研究明白我的异能,我的同事辻村深月就给我打来了电话,她开场就跟我道歉说道,“抱歉啊,小优,你上次说的事情我和种田长官提过了,但是他们还在商量看看能不能解决这个事情,毕竟他中的是异能,除非异能者本身还是很难解除的,而且找到珍贵异能的医生去治疗一只猫的话,实在是有点难度。”

    “哦,这个嘛?也许他们会改变自己的想法。”

    在我老板的建议下。

    深月顿了下,电话里的同事好奇的问道,“小优,这是谁给你的自信?”

    “深月,如果你知道了这个世界就对你未免太残酷了。”这会让你觉得全世界都是靠背景,这样不好,我们还是要给大家一个一样的平台。

    深月被我噎的说不出来话,许久后才深吸一口气,“所以前段时间的培训,小优感觉怎么样呢?”

    “还行吧,除了老师话挺多的,他叨叨起来就没完。”

    叨叨的时候给我的感觉和太宰治还挺像的……就很奇怪。

    “奇怪,坂口先生话并不多的……”

    深月又一次被噎住,她沉默了下后才继续说道,“算了,今天我想邀请你去咖啡厅坐坐呢,不知道你有时间吗?”

    那当然可以,就这样公然翘班的我们两个人就这样来到了深月推荐的咖啡厅,这是一家恰好坐落在街道两侧的咖啡厅,全透明的玻璃里面散落着零星几个客人,结果我一走进去就傻了。

    深月邀请我的地方竟然是在一个非常非常精致的猫猫咖啡厅。

    是的就是那种特别精致的猫咪咖啡厅,进去后我们先是洗了手,然后一群猫咪就这样向着我冲了过来,更为可怕的是,这里面什么猫都有,从布偶到金渐层再到英短真是应有尽有,不少猫咪在看到我们的时候,就直接来到我们的脚边躺下,然后甩着尾巴拿头磨蹭着我的脚背,简直是可爱的要爆炸了。

    其中一只金渐层甚至还直接露出肚肚看着我,就这样拿毛茸茸的爪子一点点的勾着我的袜子,奶猫一边喵喵喵,一边各种翻滚撒娇。

    “这……”

    这谁扛得住啊。

    我一下子就忍不住抱起猫咪,对方也顺势将脑袋就这样靠在我的怀里,大眼睛水汪汪就这样一眨一眨的看着我,圆滚滚的样子简直是要把人的心都看化了。

    我一边搂着猫咪,一边买来咖啡屋的猫条,就这样快乐的喂着猫咪,为了更好地体验到这个店的环境,我们还特地选了一个靠窗户的位置。

    注意到深月一直在看着我,这才有些好奇的问道,“深月,你怎么想到要带我来猫咪咖啡厅呢?”

    深月表情一言难尽,她沉默了下后才说道,“不好吗?小优,我记得你很喜欢猫不是吗?”

    她眼神有些飘忽的说道,“这里的猫都很可爱,如果小优你喜欢的话……”

    “哎?”我愣了下,怀里舔着猫条的金渐层继续踩着我的身子,然后继续喜滋滋的舔,一点点,叽叽呱呱的,恰好有一只纯黑白手套的小奶猫,也一跃而上直接来到了我的怀里,这只猫试图拱开金渐层,甚至还趁我们不注意偷偷打人家,被我捏着后领子拎起来,还委屈巴巴的喵喵喵叫。

    深月看着我的样子表情十分欣慰的说道,“小优,大家看上去都很喜欢你呢。”

    还好吧,没想到小动物都很喜欢我的样子,不少小动物都蹭到我的身边,快把我包围了!

    我归类于也许是因为我的异能是治愈,所以小动物都很喜欢,但是你们也喜欢的有些过分了啊!

    不少大猫都开始来我旁边呼噜噜睡觉,深月看到这一点继续感慨,表情逐渐变得十分陶醉起来,“这些猫咪真的好会撒娇,他们太可爱了。”

    “小优不想带回去一两只吗?”

    听到她这么说,虽然我还撸着猫,但是一下子就想到了家里的那只,“啊,不行不行,我家里已经有一只了,深月你不是知道吗?”

    “但是家猫哪有外面的香啊。”

    深月微笑的看着我发出了恐怖的宣言,“小孩子才做选择题嘛,小优花心又不是什么错,我们为什么不能都要呢。”

    “而且这些猫都是品种猫吧,虽然这么说不合适,但是你的中原猫,应该只是普通的……家猫,橘猫吗?”

    我???

    “这……这和品种有什么关系啊!?”

    简直把我说的都有点气笑了,“这和品种不品种没关系,我的猫就是最可爱的。”

    辻村深月看着我有些僵硬的笑了笑,“抱歉,小优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可能你只是接触的猫猫太少了而已,多接触一些猫不是什么坏事情。”

    “我认识的大部分的人,家里都是养了两三个猫咪呢。”

    二娃三娃吗?

    这个想法倒是我以前没思考过哦,我撸着猫开始换位思考了,如果我是猫咪,中也带回来几只新猫,从此告诉我不会只喜欢我一个猫,而且还要求我和别的猫和平共处,我靠,我把他头打烂呢。

    这样一想,还是算了啦,呜呜呜,我这么善良就是当不了渣女。

    想到这里,我还是很遗憾的对她说道,“深月,甚至不是品种猫,但是我还是想只有他一个。”

    我有些遗憾的拍了拍怀里喜欢我喜欢的不得了的金渐层,然后才叹了口气,“嘛,就这样吧。”

    稍微有点烦恼,外面的猫也不那么好吸,“听说猫咪对气味很敏感的,回去前还得擦干净气味。”

    被中也闻到就不好了。

    深月一脸绝望的看着我,“你……完全是被猫猫控制了。”

    她似乎还想对我说些什么,忽然间她的视线像是被外面的什么东西吸引了一样,我顺着她的目光一转头,竟然看到穿着帽兜衫的俊秀少年,此刻正隔着玻璃窗,皱着眉正盯着我和我怀里的猫,金渐层轻轻地喵了一下,中也就把目光落在我的身上,他挑了挑眉。

    看到这个熟悉的人,顿时我的毛都炸了。

    是中也!

    抱着我的猫瞬间挺直了后背,被自己的家猫看到撸外面的野猫,糟糕!

    异能特务科

    费奥多尔这么离开了异能特务科第七机构的地下室,穿着厚重大衣来到了横滨的街道上,穿过周围匆匆的行人,他就这么走到了小巷子里,一个同样穿着毛领衣服黑色短发的男人,此刻已经双手抱胸,斜靠在墙边等待着他了。

    “怎么了?看到那位小姐了吗?”

    “啊,果然是一位非常有趣的小姐,和你的情报一样。”

    两个男人的视线在短暂的交错后,就这么收了回去,长相清秀,身材纤细的黑发褐眸青年就这么叹息道,“不愧是费奥多尔先生呢,竟然可以去异能特务科直接接触到对方,我本来以为你会选择其他更稳妥的方式。”

    “不会有比这个更稳妥的方式了,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说起来,能够得到对方情报的折原君也很了不起。”

    折原临也因为对方的夸奖而露出了笑容,“小费奥说话真的好动听。”

    费奥多尔脸上的笑容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反倒是折原临也敏锐的说道,“不喜欢吗?”

    青年却完全不在意对方神态一般的耸了耸肩膀,“看上去是完全失败了呢。”

    “我讨厌愚蠢的人,因为和他们打交道会很疲惫,也不喜欢完全听从我的人。”

    “因为这样的人会成为你的棋子。”

    两个非常相似的男人就这么交流着,费奥多尔对折原临也说道,“这个情报我非常满意,折原君,这次我特别给你一些回报,还有这位小姐也不完全如你所说的一样,她非常的有趣,实在是令人不能猜到下一步是什么。”

    “我很欣赏这么有趣的人呢。”

    “哎?”

    折原临也被对方的说法一下子就勾起了兴趣,“有趣的人吗?的确让人想观察一下。”

    “折原先生还是离她稍微远一点比较好。”

    “为什么?”

    “因为我更想要这位小姐啊。”费奥多尔对着面前的青年露出了笑容,“加入我们天人五衰,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吗?”

    “怎么可能……”

    “但是如果是执行潜入任务的话,就很有可能了。”

    折原临也……

    “你打算让她执行潜入任务。”

    “对哦,这样的话,就和成为我们的人没什么区别了呢。”

    “没有人会派珍惜的至于异能者去做这样的事情。”

    费奥多尔笑了笑,没有继续回答对方的话语,“算了,现在还不到时候,还不到种子发芽的时候。”

    “但是你说的我真的很感兴趣,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真想去看一看好了,毕竟我的兴趣是观察人类嘛。”折原临也笑着说道,“尤其是观察这么可爱的女性,一定是非常有趣的事情,也许对方还会爱上我,毕竟情报显示她可是非常喜欢漂亮的小男生,我只有二十一岁啊。”

    是个快乐善良天真的小富婆。

    而且还可以靠着对方大赚一笔,怎么想都可以多次买卖这位小姐的情报。

    “不行。”

    折原临也的表情瞬间变了,他看着自己的客人之一,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危险起来,“什么?不行吗?”

    “因为你……”

    费奥多尔陷入了沉思,许久后他才看着折原临也缓缓说道,“你不是个卷毛。”

    折原临也???

    这是什么情报?认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