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被迫去卧底的我躺赢了 > 正文 第29章 第二十九章
    折原临也, 是个完全没有听说过的名字啊。

    这个小伙子头上还戴了一个嫩黄色的鸭舌帽,整个人脸上洋溢着非常亲切和善的微笑, 看着我的时候很容易让人感觉到他的善意。

    虽然对方将猫咪放到了我的面前,但是我并没有接过这只奶猫,主要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给我送猫……?

    古里古怪?

    “但是我并没有让人来给我送猫,是谁让你来的呢?”

    “啊,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好像是一位非常年轻的男人。”

    折原临也看着我微笑着说道,“长得很精致, 是个黑色头发的男人, 他说小姐你见过他呢。”

    太宰治吗?

    他为什么要送我猫咪呀?我皱起眉来上下打量着递到我面前的小猫,猫猫隔着猫包都在翻滚,甚至想伸出爪子来挠挠我, 我看到后往后退了一步, “他有说什么吗?”

    “他说……很期待和小姐在未来的相遇,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希望成为小姐最期待的男人。”

    我???

    这在说什么鬼话, 那崽子现在才十五岁吧。

    他想泡我?

    是陷阱吗?超级警觉。

    主要是我觉得太宰治但凡有点那个什么想法, 我都会怀疑他的年龄,“真的么?他不算是个男人吧。”

    是个臭弟弟而已。

    折原临也显然停顿了下,他甚至还重复了下我的话,“不算个男人吗?”

    “小姐是怎么知道的?”

    “就……那样知道的。”因为第一次见面就把太宰治单手按在地上打,而且他嘴巴好贱贱的,是个完全捉摸不透的臭弟弟,所以我也不好意思跟人家说那么多, 我还是忍不住确认了下, “真的是那个头发黑黑的, 脸色有点白,身材很削瘦长得很好看的人吗?就是说话的时候给人感觉特别聪明……”

    我还强调了下他的性格。

    折原临也想了想,“啊,这么说的话的确是没有错。”

    哎呀,真的是他,他怎么突然间对我这样,想干嘛鸭。

    深吸一口气,我盯着面前的猫表示有些微微的苦恼,因为我完全不知道太宰治想干什么,算了这么聪明的臭弟弟的做法一定是我没办法领悟的,就不要多想自寻苦恼了。

    “谢谢,但是我不要啦,你把他退回去吧。”

    “我家已经有猫咪了。”

    “哎……为什么要拒绝对方?因为他不是男人吗?这倒是出乎意料的情报呢。”

    “在那么短暂的时间里发生了这么了不得的事情吗?”折原临也的青年当着我的面居然开始自言自语起来,“嗯,难怪他当时对我说这样的话,这个家伙真是个可怜的家伙啊。”

    我???

    “这也算是非常有趣的收获了。”

    对方就这样直接把猫包塞到我的手上,“那么,就这样祝你喜欢这个可爱的东西哦,小姐,下次再见了。”

    在我还没反应过的时候,对方转身就跑,我往前跑了两步发现根本追不上去,虽然男人身材纤细,但是身手十分利落,几下就没有了影子。

    看到对方这动作,我越发怀疑这个猫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了,等等……如果是太宰治送来的!?

    应该不会里面有什么炸弹吧,也不对啊,谁送个炸弹还捎个猫?

    我满脑子们问号的提着猫包就走了进去,恰好这个时候中也也踩着猫步走过来了,他凑到猫包前闻了闻,然后就这样警惕的摔着尾巴上下打量着猫包,我们里三层外三层的把猫包检查了一个遍,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太对劲的事情,于是我就这样把小奶猫从包里抱了出来。

    从他的包里还发现了一封贺卡,上面写着

    “送上新的猫猫,希望你能喜欢这份礼物一直在关注保护你的人。”

    我???

    神经病啊,太宰治他。

    奶猫一出来看到我就跟没有骨头一样,马上就从喉咙间开始发出呼噜声,他一边跌跌撞撞的打着呼噜一边往我的怀里钻,还拿猫猫头疯狂的蹭我的手。

    我为难的看了下那边的中也猫猫,结果发现他还是很谨慎的在思考中……

    尾巴一甩一甩的,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小黑在撬他墙角。

    我坚定的扒开小黑,然后发现中也还是没有注意到我,只是在那里继续沉思,他到底在沉思什么啊,我也沉思下好了。

    “中也,是太宰治送的。”

    中也猫都要炸了,表情十分震惊,好像在说那个小子吗?

    “他还说要成为我期待中的男人?”

    真是让人完全琢磨不透的臭弟弟呢,我和中也两个人抱头苦思,这太为难我们两个好孩子了。

    “你说……”

    我盯着不远处的猫咪,警惕的上下打量,“他有没有可能和你一样,这个小黑猫就是太宰治?”

    中原猫猫……

    我们齐齐盯着不远处的猫猫,谨慎的发问,“要试探下吗?”

    猫猫点了点头,于是我走到了猫猫的面前小声骂了句,“臭太宰,不要脸。”

    “臭弟弟!”

    小黑奶猫疑惑地抬起头来看着我,然后又开始过来蹭我的手了……

    可能不是吧。

    我和中也两个人盯着小奶猫,他似乎玩累了,一个猫尾巴在那里上下摆动,然后对着我开始喵喵喵叫了起来,惊了,我原本就不知道太宰治的话是什么意思,变成猫还指望我理解他吗?

    扭头盯着中也,中也表情严肃。

    是饿了吗?

    我从猫包里翻出来生骨肉,我赶紧拿个碗给他准备了下,刚端下去小黑就活了,蹭的冲到碗里幸福的开始吃,中也在旁边继续警惕的盯着他,看他吃的这个样子,应该不是太宰治。

    但是等到小猫吃到肚子滚滚的,就这样美滋滋的来到我身边又开始求抚摸,中也恰好也走了下来,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我们的身侧,小奶猫似乎看到了中也,先是哈了一下,发现毫无效果就,就当着我们的面表演看了一个楚楚可怜,浑身漆黑的奶猫直接软绵绵的躺倒在了地上,可怜巴巴的看着我。

    他看看中也,又委屈巴巴的看看我,那小模样像是中也欺负他了一样。

    ……这猫好绿茶啊。

    有太宰治那味儿了。

    我敷衍的撸了两下,就让他赶紧去睡觉了,但是小奶猫不干,对我一直喵喵喵叫,叫完了还继续委屈的看下中也,橘猫中也一脸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这……更像太宰治了!

    我心疼我家的傻猫了,我家傻猫完全没反应过来小奶猫在绿茶他,就这么安静地看着小奶猫,满头问号脸,我怀疑我家的钢铁直猫可能在想这猫干什么呢……

    这到底是是不是那个谁啊,忽然间发现手机闪了下,打开手机居然收到了新的消息。

    “晚上好,姐姐,最近怎么样呢?

    太宰治。”

    哎?太宰治,他怎么会有我的手机号的,果然这个猫是他送的吗?

    但是他自己没有变成猫,也就是说这个猫只是普普通通的绿茶猫而已吗?

    真是物似主人。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惦记着明天有空就把猫还给猫咖,太宰治的猫还是挺危险的,看到轻轻一跃就上到床上的中也,伸出手又把我家的橘猫就这样拎到自己的面前来,然后对着他就亲亲,亲的中也都嫌弃无比的伸出爪子堵住我的嘴,我赶紧表忠心,“最爱的就是你了,谁也不能取代你。”

    “明天我就把猫猫送回去。”

    中也眼神复杂的看着我,他的尾巴一晃一晃的,好像心情很好的还勾了下我的胳膊,毛茸茸的把我弄得都有些发痒,等到我睡着后,似乎感觉到有猫在轻轻地亲我的脸。

    然后大半夜我就被吵醒了……

    我听到一声声凄厉的猫叫,迷迷糊糊的爬起来的时候,中也好像已经不在床边了,一出去就看到小奶猫在家里疯狂跑酷,而中也此刻正伸出猫爪子,一把把他拍在地上,小奶猫动弹不得,中也猫无表情,看到这一幕,老母亲的我感觉自己要流下感动的眼泪了,不愧是我的中也,真的很体贴很可爱,话说回来,他和这个奶猫的相处也挺像太宰治的,没记错那小子体术其实不算好吧……

    我把小奶猫拎起来塞到门外的猫包里,关他个紧闭后,就这样搂着我的猫继续进入香甜的睡眠。

    被我搂着的中也拿他的肉垫子推我脸,被我亲了口,橘黄色的猫猫尾巴不高兴的甩了甩,被我又亲了口,然后就乖了。

    他眼神复杂的看着我,我吸了口他后就这样靠着他继续入睡,第二天一早我就拎着猫,以家里有猫咪,担心自己的猫猫吃醋为由,把小黑猫还给了咖啡厅,咖啡厅还特别理解我并且夸赞我是一个负责的主人,我当时就挺胸,是的,我是!

    然后上班后,我因为昨晚猫咪跑酷有些打哈切,深月还特别关切的问道,“对了,小优,你昨晚怎么了?”

    “啊,昨晚吗?”我看了下深月严肃的说道,“昨晚你不知道有个奇怪的家伙,把一只猫放给我就直接跑了,我因为担心这家伙有什么问题,所以今天早上又把猫给送回去了。”

    深月……

    她的表情十分的僵硬,“这能有什么问题啊……”

    “深月,你怎么一点警惕性都没有呢。”我看着她忍不住批评了下,“我们可是做这种事情的人,当然会有很多人恨我们,希望抓到我们的破绽,不能大意,像这样来历不明的包裹,千万不要贪心乱收。”

    “不是,小优,也许送这个东西的人出自好心。”

    “不会,我觉得这肯定不正常。”

    她憋了一口气,脸上的笑容更加僵硬,“可是小优,你以前遇到这样的事情,不是这么想的啊。”

    “我变了,我现在是一个思维缜密的异能特务科的成员了,这个不是写在培训手册第三条吗?”虽然我在这里天天哈皮泰坦,但是我也是好好度过学习手册的人,我对深月语重心长的叮嘱道,“要多看书啊。”

    辻村深月……

    “也许他只是觉得你只有一个猫太寂寞了。”

    “那到底是什么关系会送我一只猫。”

    我觉得她解释不清楚了,胡乱的开始猜测起来,“说不定是追求者。”

    我……

    “不是吧。”

    我毛骨悚然了啊,一想到臭弟弟喜欢我,吓得我魂都要散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说这话的时候给我一种破罐破摔的感觉,“小优,人长得这么可爱,性格这么好,男孩子喜欢你是很正常的事情。”

    “真的吗?”我很怀疑,太宰是因为喜欢我给我送的礼物,咦……这个就。

    “小优,做人不要太封闭,一定要勇敢的接受新的事物,送你礼物的人一定是一片好心的,你要相信这一点。”

    “可是港口黑手党的人送给我的礼物。”

    深月“什么?”

    深月看上去都像是幻听了,“不是吧,也许只是一个普通人送的呢?”

    “谁会这么闲?”

    辻村深月“你说的很有道理,不对,所以是喜欢你的人送的。”

    “太宰治吗?”想到那个卷毛臭弟弟,他原来喜欢我?他喜欢我哪里啊,没感觉他喜欢我呀,他喜欢欺负我才是真的!”

    “不对,等下你为什么那么确定是太宰治送的!?”

    “因为送货小哥说是一个头发黑黑的,身材削瘦的人送的。”

    “安吾先生的确是……”

    我疑惑地看向她,深月捂着嘴说道,“没什么。”

    她眼角都要开始抽筋了,沉默了下后对我说道,“先不要说是谁送的了,所以你真的因为害怕你家的猫吃醋,把新的小猫又送回去了?”

    “不是,我觉得还是上一个问题很关键,太宰治真的喜欢我吗?”

    好奇怪哦,被一个十五岁的小弟弟喜欢送猫的感觉,好奇怪哦。

    辻村深月……

    “小优,聊聊我的上一句话吧。”

    “好吧,是为了防止我们掉入敌人的陷阱,尤其是港口黑手党,其实主要是我不想接受太宰治的喜欢,所以我得拒绝了这个礼物。”

    “所以说……为什么是他啊。”

    “对啊。”我也是很纳闷,怎么是他啊,我盯着深月有些好奇的问道,“所以还有其他事情吗?没有我能打游戏了吗?昨天打到很关键的一关一直打不过去,就你懂得……”

    “真的不是因为中原君吗?”

    “当然是了,你在想什么,我只是随便编了个借口敷衍猫咖而已。”我补充了下,“而且猫咪很物似主人的,你不知道太宰治送来的猫有多么的绿茶,小小年纪就欺负我家的老大,我可心疼中也了,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不可以呢。”

    看上去就像是太宰治欺负中也一样。

    辻村深月扯了扯嘴角,“物似主人。”

    “有什么问题?”

    “不,也许你误会那个小猫咪了。”

    “哎呀,深月我以为你会非常支持我呢,毕竟这个猫是太宰治送的嘛。”

    我的好同事又陷入了沉默,她沉默了好久好久,最后挤出笑容来,“那也没办法啊,毕竟是太宰治送你的。”

    可能是太宰治送的这句话征服了她,深月一天都没用再和我说猫的事情了……

    所以没事儿了吧,我现在对打后面的关卡还是很着急很热情的。

    “对了,你要是见到种田长官帮我问问啊,我的事情到底怎么样了?”我有些着急,一天了,怎么中也这事儿都没什么答复啊!

    “哎?好?”

    深月就这样一脚踩棉花一样像是梦游一样的走了,而我也扭头对着电脑继续冲刺。

    巫师三,我看今天的杰洛特能摔死多少次!

    辻村深月将整个情况都和种田长官进行了相应的汇报,对于这位天使,难得得到了种田长官的关注,她所有的事情在因为上次的决策失误后,就都由这位长官来进行决策。在说到他们买来猫咪赠送给对方,试图让端木优的注意力不要那么集中在中原中也身上的计划,就这么无情的破败后,饶是辻村深月都忍不住噎了下,“总之就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她不止认为猫是太宰治送的,而且因为一系列的误会以为太宰治对她有想法,为了怕中原中也吃醋,所以她把猫退回去了。”

    “这样,辛苦了,辻村君。”

    “看上去我们对于现在女孩的心还是没有办法把握到位啊。”种田山火头简短的点评了下,“我低估了那个少年在她心目中的地位。”

    深月纳闷了,“但是是怎么变成太宰治送的呢?”

    这就很奇怪不知道了,安吾先生应该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完全没想到他们的送货员变成某个搞事精的深月很苦恼。

    种田山火头安慰她,“算了,那么接下来的话……我们会考虑新的方法了。”

    辻村深月停顿了下,表情十分严肃的发问道,“所以要拒绝她的要求吗?”

    毕竟异能特务科从不像任何人低头,所以只能拒绝小优的期待了,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不,稍等一下。”种田山火头打断了还打算继续汇报的辻村这才继续说道,“其实上面针对她上次提到的想法和我们打招呼了。”

    辻村深月愣了下,“什么?”

    “关于治愈中原中也,那个荒霸吐的事情,上面跟我们打招呼了。”

    他没有再继续解释,但是深月可以察觉到这件事情的严肃性,她有些疑惑地扭头,只看到种田长官的秘书推了推眼镜说道,“是非常严厉的斥责,因为我们的不作为,上面对种田长官提出了批评,并且责令我们一定要完成她的愿望。”

    “竟然斥责到您了吗?”

    辻村深月……小优她,难道是什么遗落在横滨的皇家姬君吗?

    不,姬君也不会有这样的待遇啊!

    “没关系,这样的事情并没有什么关系。”

    “辻村君。”

    伴随着种田忽然的呼唤,深月回过神来,只看到自己的长官这样说道,“既然是上面的意思,我们当然要执行,但是这件事情,是关乎我们未来在横滨的布局和天使,我们的确不能再让她和荒霸吐继续接触下去了。”

    “那个人现在还没有人能控制他,一旦爆发一定会伤到天使的。”

    简直是好比一个炸弹放在天使身边,“而且更麻烦的是,如果她和他的关系更加亲密下去,未来天使会对我们提出什么样的要求?”

    为了中原中也,她什么要求都敢提,为了那个小子,她也肯定会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想到中原中也和端木优之间的气氛,饶是辻村也不得不承认种田长官说的很对,他们的确太过于亲密了,再这样下去的话,他们就要掌控不住和保护不了天使了,虽然现在他们也不太做到就是了……而且这里面又涉及到了当年的实验,谁也不知道知道自己真正身份的那个少年会做出什么事情。

    “所以,针对这件事情,我打算这么做。”

    听完了种田长官的说法,辻村深月一下子就愣住了。

    “但是这样做的话。”

    “没什么,只是在这个上面加了一个小小的条件。”种田山火头打断了深月的话语,“把她叫进来吧,我有些话要对她说。”

    深月就这样目视着一个穿着黑色赫本裙的女人,就这样直接走了进来,对方有着一双非常美丽的杏眼,当她看人的时候甚至会不自觉地蒙上一层水雾,精致的五官和甜美的气质交相辉映,只要一看就知道是应该被人捧在掌心疼宠的小公主一样的少女,就这样站在了种田长官的面前。

    “端木优,基于你前面提出的请求,我们经过慎重的评估后,的确觉得可以帮你解决这个问题。”

    种田山火头开门见山的说道,“但是这是有一个前提的。”

    对上端木优有些疑惑地眼神,种田都不由得在心底感慨了下,眼前这个少女像是没有一点烦恼和忧愁,这样的人生来就不像是应该加入他们这样的组织,但是现在因为她强大的异能,所以必须要成为他们手上的王牌,他们要打磨这个人,让她能够足以承担更多的东西,绽放出更多的光彩,既然在日常工作他们没有办法插手,那么在事件上。

    “先找出来上次事件的背后黑手到底是谁?”

    “对。”种田压低了声音说道,“就是那个制造出前代港口黑手党首领的家伙,到底是什么人,目的又是什么。”

    “只要达到这一点的话,我们就会帮你解决掉那个中也的问题。”种田山火头继续说道,“而且从我们的角度来看,那个家伙也的确有一个目的,与你的朋友也有关系。”

    “然后,你是否接受呢?”

    “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