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被迫去卧底的我躺赢了 > 正文 第30章 第三十章
    我当然接受啊, 只要能治好我的猫,这些事情当然和中也相比什么都不是, 而且我还有钞能力。

    横滨竟然会有这样的好事儿?

    满心欢喜的一口答应下来,辻村深月和我一起走出来的时候,还特别沉重的问我,“小优,你会不会觉得这个任务很难。”

    “不会呀,不就是港口黑手党的事情吗?我和他们还挺熟的。”

    深月抽了抽嘴角,“的确, 你这么说的话, 某种意义上的确很熟悉。”

    想了想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发现路还是挺多的,按照费奥多尔老师上次的指导, 甚至给了我厚厚一打港口黑手党的资料, 虽然我还没有看完, 我想了想,跟深月诚恳的说道, “反正都是港口黑手党的事情, 实在不行我就去卧底嘛。”

    辻村深月???

    “小优,你在说什么?”

    “咦……不是我们上次上的第一课就是潜入一个组织吗?”

    “这的确是这样,但是小优你去就不是去卧底了啊!”她看上去都要吐血了,“你……你去就是给他们送温暖了。”

    “对哦,森欧外好像见过我,卧底不能被他知道是异能特务科的人是吧?”

    陷入沉思,“但是你觉得他装傻不知道的概率有多大?”

    辻村深月一口血一样的看着我, “求求你不要, 这个概率大的离谱, 小优,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呢?”

    “e……”我陷入沉思,“如果是查案的话,那么……武装侦探社?”

    好想法,我觉得武装侦探社非常好用,于是我又一次打车来到了武装侦探社所在的地方,这一次我去拜托他们的时候,依旧是社长亲自接待了我,银发的中年男人沉吟了下后说道,“不行。”

    “哎?”我有些诧异的看着他,“为什么?”

    社长看着茶杯面无表情的解释了下,“虽然我们并不畏惧与港口黑手党对上,但是这似乎是他们内部的事情,我们并不打算参与其中,你也知道这些家伙在横滨所代表的地位吧。”

    “但是以前还……”

    对方还是摇头,见到他们的样子,我忍不住小声说道,“我可以加钱?”

    “这不是钱的问题,这次的事情有人打过招呼了,所以抱歉。”他停顿了下后说道,“以武装侦探社的名义我们是不能接下这个委托的。”

    “但是……”

    社长停顿了下,看着我对我说说道,“虽然我们不能接下你的委托,但是不代表我们不可以接下其他人的委托,当然如果我委托人不是人就更好了。”

    “你是说?”

    他是不是想见我的中也猫猫了?

    “社长,我会带着你想见的人来见你的。”

    银白色头发的中年社长喝了口茶,“嗯,辛苦了,我会在这里等着你的。”

    好嘞!

    就在我准备回家抱着猫开展猫咪外交的时候,结果走出门迎面就撞上了江户川乱步先生,仍然穿的像是英伦风衣服的黑发少年,在遇到我的时候微微愣了下,随即才弯起眼来看着我笑道,“啊,是你啊。”

    “这次来是因为什么事情呢?我看看。”

    我简单和对方说了下委托的内容,少年顿时眼睛刷的就亮了,那双翡翠色的眼睛一下子就落在我的身上,“哎,所以你这次是打算来委托查出到底谁是幕后黑手吗?”

    “对哦。”

    “这不是很有趣吗?”他笑着对我说道,“好,决定了,大侦探要接下这个委托。”

    “哎?但是社长说要看到猫才行……”

    “哎!?这样,社长他……”他这回显得有些难办了,少年当着我的面双手抱胸陷入沉思,皱着眉开始思考该怎么办,他看上去纠结了很久,最后才拉着我严肃的说道,“没关系,等我们解决了回来再让他看猫也不迟!”

    “哎?”

    “嘛,虽然社长不同意以侦探社的名义接下这个委托,但是不要以侦探社的名义就好了,只要我们是朋友的话就没什么。”

    江户川乱步说着就这样将目光转到我的身上,“所以,现在我们是朋友了呢。”

    被当朋友的我瞬间懵逼了。

    “但是猫……”

    “哎?你想把自己的猫分给社长撸吗?”

    我当然不想!

    决定了,就这么咕咕掉社长好了,反正他社员教我这么干的!

    江户川乱步先生看上去整个人都兴奋起来了,在拿到上次的情报后就继续分析起来,感觉他其实只是想查案而已吧,感觉这个少年的性格就是个福尔摩斯呢。

    还能有这样的打白工的福尔摩斯!真好!

    我特别满意,当下就直接开始和他一起准备查案了,我们首先给白工侦探买了一堆零食,看到被投喂的无比幸福的侦探,我眼神慈爱的看着他,真是个特别容易满足又特别单纯的男孩子呢。

    我们两个人来到了上次的街道继续四下打听着情报,周围的人看到我们本来很警惕,但是当被名侦探一一点出他们的身份,点出他们隐藏的秘密后,不得不吐露出他们知道的一些细碎的情报,但是也有不少人因为江户川乱步的指出的问题,而非常的生气,每当这个时候,我都怕对面的人打他。

    因为我护着他,周围的人看到我的样子也不好打他,尤其是那些男人,都是自认倒霉走掉了,我回过头来看着江户川乱步小朋友,忍不住叹了口气,“你这样的话,真的不会被人打吗”

    “啊,他们真的麻烦。”他咬了口零食,有些不开心的鼓起脸,“这明明是特别明显的事情,我只是说出来了而已。”

    你把刚才那个出轨的男人扒的底裤都不剩了啊!

    “看一眼就能知道他们背后隐藏的事情吗?”我又想到了福尔摩斯,忍不住夸奖他,“真的很厉害呢,不过有时候也会有点吓人。”

    “啊,这样?”他顿了顿,翡翠色的眼眸看向我,“嗯……”

    “因为任何人都有不想告诉别人的秘密嘛,说出来的话,可能会伤害到别人的。”

    有这样的朋友又安全又有点麻烦啊。

    “比如你吗?”

    “哎?”我有些好奇的看向他,结果少年这个时候似乎闭上了嘴,“算了,说出来的话你可能会不高兴吧。”

    咦,所以他刚才是为了不让我生气,所以又把话给咽回去了吗?

    他好像乍一看很任性,但是其实还是挺体贴的,戴着帽子的少年扭头对我说道,“快一点,我觉得已经发现了真相。”

    “哎!?太厉害了。”我忍不住吹他彩虹屁,“这么快就知道了真相,不愧是江户川乱步先生呢!”

    最关键还是打白工……

    “对了,现在所有的问题其实都来源于一个地方。”他插着腰对我哈哈笑道,“港口黑手党,所有的关于首领复活的谣言都是来自于他们本身,如果能查到一切的源头的话,大概就能知道到底是谁做的这件事情了。”

    “嘛,虽然我已经猜到了……”

    他那双翡翠色的眼眸微微眯起,我想了想,“如果是港口黑手党的话,稍等我问下我的同事。”

    暂时离开江户川乱步的身边,我谨慎的给深月打去了电话,开门见山的就要求深月下关于港口黑手党所有谣言源头到底是谁的消息,深月在电话那端显得有些被动的说道,“哎,但是这个……我们其实也不是很清楚。”

    “哎?”

    “毕竟这是港口黑手党内部的事情,虽然前段时间港口黑手党发生了一些状况,但是在森鸥外新任首领的指挥下,现在他们内部已经恢复了基本的平衡,贸然因为这件事情而动用我们的线人的话,恐怕反而会引起他们的警觉。”

    “线人是什么呀,深月。”

    电话那端的深月像是稍微噎了下,“线人,小优你不是学过证人保护吗?所谓的线人就是我们作为异能特务科,每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线人,这样的线人是一对一联络的,他负责为你情报,而你需要保护他的安全,当然这些线人首先是必须你信得过的,或者说他对你起码有好感的,这些线人未来如果做得好的话,异能特务科还能帮助他们离开组织,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对于我们是非常重要的角色。”

    对……我给忘了。

    啊……但是我没有线人啊!

    “所以,小优,你要不要考虑下找个属于自己的线人?其实我们手上也有几个能够给你推荐的人……”

    “只要你想要的话。”

    挂断了深月的电话后,我陷入了沉思,如果说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线人的话,那我的确认识一个人,而且他好像也的确对我有点点……好感?

    联想到昨天晚上的短信和那只猫咪,我直接翻出了手机来,然后拨通了对方的电话,在短暂的嘟声后,下一秒就听到了一个清朗的男声响起,“你好,你好。”

    “是太宰君吗?”

    “啊,果然是你啊,姐姐。”少年像是连声音里都有着阳光的味道,他听上去对于我的电话表现得非常兴奋和喜悦,“怎么了?突然间给我打电话。”

    “啊,其实是有个事情想拜托你,你知道……”

    我看了下对面江户川乱步,在发现对方对这件事情没有太大意见的情况下,继续客气的问道,“那个港口黑手党首领复活的情报最早是谁说出来的吗?”

    “啊,这样事情吗?”

    少年低声笑了笑,“我还以为姐姐找我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呢,哎,我知道哦。”

    “所以……”

    “但是姐姐,为什么我要告诉你呢?”

    少年的反问把我问的有些懵逼,一想到昨天我甚至没有回他的短信,心有点虚了,但是又想到他可能喜欢我?又有点小骄傲,“我可以给你钱。”

    “听上去是诱人,但是我不需要钱。”

    “五千万……”

    “哎……?”少年拉长了声音,“所以说,我并不需要钱。”

    “一个亿……”

    少年瞬间闭上了嘴,他好像经过了什么一样,等到电话那端重新传来声音,我只听到少年笑着说道,“好吧,如果这是解决的要求的话,那么,如果姐姐给我一个亿的话,付款的方式由我来决定可以吧?”

    我???

    付款方式?

    算了,他愿意说就行,少年飞快的告诉了我们所有谣言的前因,是他们港口黑手党内部叫做兰堂的人传出来的消息,我想到他好歹也算是港口黑手党里的人,于是深吸一口气说道,“今天的事情,我是不会告诉任何人的,你放心。”

    少年在对面噗的一下子就笑出声来,我想了想刚才深月给我讲的关于线人的事情,于是我继续给他吃定心丸。

    “你不要担心,钱的话会给你的,安全也不会烧了你的,只要你好好干,我是不会亏待你的。”

    万一以后港口黑手党倒了,虽然你这个小子嘴巴又贱性格又皮,但是只要你当好我的线人,我会给你捞个良民证,太宰治!

    太宰治在对面我感觉他要笑出声了,“好的呢。”

    少年隔着电话对我说道,“我会好好记住这句话的,姐姐。”

    “一定,要对我好好地啊。”

    嗯嗯……

    看在你出卖了港口黑手党的份上,我以后会对你还不错的,在我预备发展了第一个线人之后,我成功的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情报,那一刻甚至有一种诡异的满足感,我端木优也是一个有线人的公家人了!

    于是为了抓紧时间,我和江户川乱步两个人就这样飞快的前往了兰堂所在的地方。

    然后我猛然间想起来,我不知道兰堂住在哪里。

    这太尴尬了,在给我的线人太宰治有一次打去电话后,我的线人都要笑疯了,他跟我说了下对方的地址,我又一次夸奖了他,“真的很厉害呢,太宰君,你以后一定要更加努力,我会给你更多钱的。”

    “当然除了钱以外,你不要想其他的哦。”

    “你才只有十五岁,还很年轻!”

    你不符合绿网站谈恋爱的法定年龄,这不可以!想都不许想!

    电话那端的少年瞬间笑出声了,“虽然不知道小姐姐误会了什么,但是很有趣的样子,嘛,等下见呢。”

    等下见……?

    算了,不管了,我从不多想太宰治这样的人在想什么,所以我永不苦恼!骚操作了一波后,我们就按照太宰治所说的地方赶去了兰堂所在的位置,兰堂住的地方是在一个非常古老的城堡里,古旧的走廊和有些阴暗的环境,让我瞬间有种回到了中世纪的古怪感觉,怎么会有人住在这里呢?

    “啊,这个大概是港口黑手党自己的据点吧。”

    我身侧的江户川乱步仰起头来,好奇的扫视了下周围的环境后肯定的对我解释道,“但是很奇怪呢,这个家伙如果是这样的话,待在港口黑手党的目的莫非是?”

    他扭头看向我,表情有一瞬间的严肃,我不明所以的回过头去看着他。

    “算了,这也算是他的不幸吧。”

    我???

    你们这群脑子好的男人到底能不能把话说清楚。

    我们两个人穿过了长长的走廊,就这样直接来到了一扇大门前,等到我们推开门后,只看到一个坐在炉火边正烤着火的年轻男人,“啊,你们来了啊。”

    此刻正穿着厚重的大衣的黑色长发男人,背对着我们看着不断燃烧的火焰,他似乎对于我们的到来并不意外,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但是我还是很奇怪,到底是哪里露出了问题呢?”

    “明明你们不应该知道这件事情的。”

    我和江户川乱步对视一眼,背对着我们的男人仍然在继续着,“好冷,为什么这个地方如此的冰冷。”

    “你们两个孩子,居然能做到这一步,明明你们也只是两个孩子而已,真是令人吃惊。”

    我和江户川乱步这什么情况?这个家伙难道有什么看破未来的异能力吗?

    “而且还直接来到这里,不愧是太宰君,你的确是森首领最得意的……”

    他扭过头来的时候,话瞬间卡在嘴边,我和江户川乱步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

    男人皱起眉来,“你们是谁?”

    什么……原来不是对我们说的呀。

    他缓缓地站起身来,面无表情的看着我们,“算了,不管你们是谁,就给我死在这里好了,就是现在……”

    “啊,啊,我知道,兰堂君在我刚才和你说的地方。”

    穿着白色衬衫的清俊少年低声笑道,“啊,不用你说我也知道,谢谢姐姐不会告发我,我会继续努力的。”

    “喂。”在少年挂断了电话后,此刻他对面穿着灰色帽兜衫的少年冷着脸问道,“为什么,她会有你的电话,而且会给你打电话?”

    “还有,你刚刚是出卖了你们组织的事情吧。”

    还是个人吗你?他是他们首领能被气死。

    这个首领是谁,为什么给人一种惨的感觉!?

    太宰治听到对方话语的时候,瞬间笑的弯起了自己的眼眸,被绷带缠住一只眼睛的少年举着手机对对方炫耀道,“啊,这也是没有办法的,毕竟我的能力很强,比起找某些无能的家伙,姐姐当然第一时间想到的人是我。”

    “啊,说起来,你和姐姐也认识吧,但是她没有找你。”

    太宰治眯起眼来说道,“真遗憾呢。”

    眼看着中原中也听到这里愤怒的拳头要揍到自己的脸上,太宰治轻巧的躲开了对方的攻击,然后站起身来说道,“真的过分呢,满脑子都是暴力的家伙。”

    “啊?你说什么?”

    因为看到端木优给对方打电话,的确心里有些不满的中原中也又听到了少年的嘲讽,顿时越发的不舒服起来,前段时间为了查明港口黑手党和荒霸吐之间到底是什么情况,中原中也特地抓到了这个以前就见过的港黑的小子,但是没想到对方居然提出要求组队的说法,虽然他很不想答应,但是没想到在这个时候竟然又听到了端木优给对方打电话。

    中原中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很生气。

    他摸了下完全没有一点反应的手机,心里更气了。

    为什么竟然联系这个小鬼而不是问他呢,明明应该给他电话的才对!

    “啊,所以既然这样的话,我们还是赶紧过去吧。”

    中原中也愣了下,“什么?”

    “如果姐姐真的去的话,那个男人说不定会动手的,毕竟她又不是港口黑手党的人。”

    “啊,那你刚才还跟她说……”

    “所以现在我们要抓紧时间哦。”完全看不出一丝心虚和愧疚的黑发少年笑着说道,“要尽快才行。”

    “喂,这样不就把她放在危险里了吗?你这个家伙!?”

    中原中也二话不说直接揪起对方的衣领,“你这个家伙找死吗?你根本不在乎她会出什么问题吗?”

    垃圾,果然这个家伙送猫很有问题啊!

    “你真的要把时间浪费在这个地方吗?”

    啧,中原中也在心里啐了一下,他真的跟这个家伙完全合不来,如果不是为了那个笨女人的话。

    两个人直接赶向了对方口中的兰堂所在的地方,在来到的时候,出乎他们的预料的是竟然在这里遇到了gss的残党,中原中也见此竖起拇指指了指那些敌人,“这些也是你的预料范围内吗?”

    “哎,当然。”

    “真是让人不爽。”中原中也二话不说直接一拳揍在这些家伙的脸上,在直接干脆的解决掉了包围着他们的几十个人后,他快跑了几步向着兰堂所在的房间就跑了过去,期间他甚至还遇到了不少零散的抵抗,见此,中原中也的心越发的沉了下去,那个女人可千万不要出事情啊。

    等到中原中也终于赶到房间里,一把拉开门的时候,在看到那个站在光里的女人时,还没来及开口。

    下一秒,就被身侧的太宰治一把推开,黑色卷发的少年扬起灿烂的笑容,然后张开了自己的双手,对着不远处和兰堂对峙的女人甜甜的喊了一句。

    “我来救了你,小姐姐!”

    中原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