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欺压黑暗神的日常 > 正文 第8章 第 8 章
    天色渐晚。

    层层床幔中的金发少女渐渐睡熟了,暗淡的月光透过窗框洒在地板上。

    房间内一片寂静。

    吱呀——

    地下室的门把手无声的转动。

    大门被沉沉推开,精灵自黑暗中走出来,眼神漠然的环顾四周。

    他修长有力的手指自然垂落在身侧,指尖还萦绕着些许尚未散去的暗色魔力荧光。

    在阿米莉娅不知道的时候,黑暗精灵的魔力早就恢复了,他装作虚弱,一直蛰伏到现在。

    “哼。”

    精灵淡薄的嘴唇勾起一个讥诮的弧度,满含戾气的血眸转向层层白纱中沉睡的少女。

    “恶心的女人,现在就杀了你。”

    在他脚下的阴影中,有污黑的触手蠢蠢欲动,沿着地面缓缓向前爬行。

    所过之处发出滋滋冒烟的烧灼声,无坚不摧的魔金地板都被腐蚀出了黑色的坑洞。

    触手爬行的速度极快,转瞬间就爬进了床幔中,滴着污浊的黏液,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阿米莉亚,犹如蛇一般阴冷的吐着蛇信,仿佛下一秒就要将她吞入腹中。

    ‘杀了她。’

    精灵低语道,他伸出修长矫健的手臂,五指张开对准床幔,仿佛那个女人就在他面前一般缓缓紧握成拳。

    触手张开了满身獠牙的大嘴,狠狠朝少女咬去——

    一抹白光突然从精灵眼前闪过。

    就在手指即将合拢的一霎那,一截雪白的绷带从手腕滑落,由上而下落入精灵的视线。

    是那个女人为他换的绷带。

    自从带他回来,每天都会重新帮他包扎伤口,涂抹伤药,即使是今天脾气特别大,也气呼呼的给他换了药。

    精灵的手指突兀地停住了。

    他长久的站立在原地,眼神明灭不定,仿佛在进行激烈的心理斗争。

    良久,触手犹犹豫豫的向前探了一下。

    金发少女突然含糊的吐出一句梦话,翻了个身,吓得触角猛地向后一闪,像是只凶猛却胆怯的小动物,明明没有下定决心,却还要装出一副狠狠呲牙的凶猛样子。

    精灵狠狠咬牙。

    你在犹豫什么,杀了她啊!

    就算她救了你,帮你治伤,可她是光明神教的人。

    任何与光明有关的人都该死,没有例外!

    精灵的面色异常沉冷,紧紧攥着拳,眼神晦暗不明。

    他停顿了半响,终究愤愤不平的收回触手,转身走出了宫殿。

    暂且先让你苟活上一段时间,下次一定会杀了你!

    夜晚无人的街道寒冷寂静,只有几点魔法烛光在半空中闪烁,一队夜晚巡逻的骑士正从这里经过。

    一个骑士借着头盔的遮掩,悄悄打了个哈欠。

    真是倒霉啊,偏偏又轮到他夜间巡逻。两天没睡好的骑士在心底抱怨着,懒懒散散的拖着步子跟着队伍向前走去。

    他没有看到,就在他的眼前,有几缕银色的发丝飘过。

    被风吹起来的发丝像是柔软的布帛,在骑士冰冷的盔甲上一掠而过,而后又追随着自己的主人拽离了这片区域。

    黑暗精灵隐藏在黑暗中,□□的脚掌踩过地面,与骑士队擦肩而过。

    夜晚的圣堂树影幢幢,黑暗精灵行走在阴影之中,仿佛与黑暗融为一体,又仿佛主宰黑暗的王者,让一切污秽簇拥他,敬仰他,却又惧怕他。

    精灵突然想起那女人发现他跑了以后气急败坏的脸,哼笑一声。

    “站住!是谁?干什么的?”

    一名晚睡的主教恰好路过,眯着眼睛仔细打量了一眼心不在焉的黑暗精灵,冷笑道“黑暗精灵?胆子真大,居然敢偷偷摸进圣堂来。”

    主教态度轻蔑,连魔杖都没有拿,随手凝聚出一抹柔和的光辉,仿若张开的渔网般划出几道寒芒,朝着黑暗精灵扑来。

    “正好有个新学的魔法需要试验一下,落到我手里,算你倒霉。”

    主教笑意充满了血腥的味道,冷眼看着精灵受死。他根本没把黑暗精灵放在眼里,这种弱小的生物,他在地牢和实验室里已经不知道杀了多少。

    在漆黑的夜晚,这抹光芒显得格外刺眼。

    一直漫不经心的精灵冷漠又傲慢的抬起眼帘睨了他一眼,厌烦的皱起眉。

    肮脏又烦人的杂碎。

    黑暗无声无息的蔓延开来,仿若沸腾的沼泽般咕嘟咕嘟冒起了泡。

    在光辉炸开的那一瞬间,狰狞的触手突然从阴影里扑出,张开满是猩黄粘液的狰狞大口。

    主教惊恐的睁大双眼,来不及逃跑,就被整个儿吞了进去。

    嗝儿~~

    触手满足的打了个嗝儿,扭捏着身体慢吞吞的爬回了影子。

    “吐出来,什么东西都往肚子里咽。”黑暗精灵嫌恶拧起眉,一脚把委委屈屈的触手踢出来。

    触手心不甘情不愿的拧哒了几下,见精灵态度坚决,张嘴吐出半截被消化的坑坑洼洼的主教。

    “你在干什么?”

    触手吓得卡了一下,慌乱的把尸体藏在自己身下,手忙脚乱的重新回到黑暗中。

    阿米莉娅穿着睡衣,一手握着新月弯刀,一手拂开杨柳枝,蹙眉看向身体紧绷的黑暗精灵。

    “谁让你跑出来的,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不能随便出来。”

    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黑暗精灵忽然间竖起了全身的刺,牙尖嘴利的反驳她“你想一直把我囚禁在地下室里?”

    “我什么时候说要囚禁你了。”阿米莉娅皱着眉,“门不是一直开着没有锁吗?只要不出门就好了,你不能让别人看到。”

    “那和囚禁有什么区别。”精灵冷笑。

    阿米莉娅一怔。

    她确实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精灵失去了记忆,什么都不知道,就这样被关在房子里不允许出去,在他看来,确实是和囚禁无异。

    即使阿米莉娅是为他好,但也无法否认她一直以来满心满眼想着的都是自己和无辜民众,没有考虑过精灵的感受这一事实。

    她有些心虚,咳嗽一声,干巴巴的说“只是为了保护你的安全,圣堂戒备森严,你这样是走不出去的,等有机会了我送你出去,好吗?”

    在阿米莉亚的眼里,面前茕茕孑立的黑暗精灵穿着一身还带着斑斑血迹的破烂衣衫,光裸着脚,高挑劲瘦的身形在庞大的圣堂对比下,显得那么瘦弱可怜。

    仿佛一只满身伤痕的小小幼兽,就算有着再尖利的獠牙,也无法从骑士队的巡逻追捕中逃出生天。

    再等一等,等巡查队那边的消息传来,证实他不是凶手的话,就把他送回边界吧。阿米莉娅有些愧疚的想道。

    黑暗精灵敏锐的捕捉到了这抹怜悯,他眼眸一凝,一字一顿道“你觉得我弱?”

    两人周围的空间随着他说话的幅度缓缓震荡。

    黑暗精灵真是被气得不轻。

    他高抬贵手放这讨厌的女人一马,现在她居然反过来觉得他弱?

    阿米莉娅连忙解释道“不是,我没有这个意思,我是怕你被人抓住。”

    她越说,精灵的火气反而越大,这时候又想起来她还是光明神教的人,眼眸一片猩红,狠狠的磨着牙“光明老贼的走狗,我现在就杀了你。”

    不知道为什么,精灵终究还是没有用狰狞的触手,而是从指尖蔓延出一道细细的光鞭,携带着破空之势,狠狠朝少女挥去。

    阿米莉娅一惊,脚尖轻点几下躲开,“你别闹了,动静这么大,万一把别人引来怎么办。”

    黑暗精灵讥讽的嗤笑一声,“这不是正如你所愿吗?你不是想把我交给别人吗?”

    阿米莉娅迟疑了一瞬“你你怎么知道的?”

    精灵森冷的哼了一声,不作回答,扬手又将光鞭挥了出去。

    那鞭子看着细细的,威力还不小,瞬间将地上坚硬的岩石打出几道裂缝。

    说到这个话题,阿米莉娅火气也上来了,她眼眸一沉,娇小柔弱的面容上全是冷然“那条小巷只有你一个人,这话不是你亲口说的吗?除了你还有谁?”

    黑暗精灵修眉紧蹙,狭长的双目里满是怒火,攻击也越发的迅猛,不再留手“我说过了,我不!记!得!了!”

    他挥鞭的频率和速度越来越快,阿米莉娅渐渐有点顶不住,心中不由产生疑虑。

    这黑暗精灵身上还有伤,行动不便,就已经如此厉害,不比教中的大主教差。如此看来,他全盛时期必定是个厉害人物。

    说不定已经活了很多年,心狠手辣,手上沾染了无数血腥。

    这样的强者,身受重伤的出现在距离屠杀现场不远的巷角,真的,只是个巧合吗?

    阿米莉亚心中发凉,那个不妙的猜测越发真实,越想越肯定,几乎已经想象到了站在尸山血海中肆意张狂大笑的黑暗精灵一样。

    既然如此。她眼眸一沉,也不打算在这里和精灵继续浪费时间。

    她手腕一转,将弯刀塞到腰间,精神集中,引动了先前埋在精灵身上的暗线。

    一股奇异魔法波动漾出,瞬间传遍了精灵的整个身体。

    “嘭!”

    精灵的动作突然僵住,一动不动,面朝下地倒下了。

    阿米莉娅松了口气,还好她之前为了保险起见,在黑暗精灵昏迷的时候就在他身上留了点东西,不然认真打起来,她说不定还打不过这只精灵。

    “你别挣扎了,这是号称连神明都可以困住的捆神咒,挣不开的。”

    阿米莉娅蹲下身,对目露凶狠之色狠狠瞪着她的精灵说道。

    黑暗精灵浑身麻痹的倒在地上,眼睛恨得滴血,死死的扎在她身上。

    阿米莉娅耸耸肩,也不再浪费口舌劝他了,围着人转了一圈,琢磨着要从那里下手把人弄回去。

    这时,她的眼角余光突然瞥到对面的道路尽头似乎走来一个人。

    好像有骑士巡查到这边了。

    阿米莉娅一惊,连忙把人连拖带扛的藏到道路两边的灌木林里,用魔法将道路上的狼藉掩饰起来。

    刚做完这些,那名骑士就走上了这条道路。

    “首席大人?”

    骑士长被幽魂一样穿着白色长裙站在夜路的阿米莉娅吓了一跳。

    “是我。”阿米莉娅尴尬的拍拍沾上裙子边沾上的草叶,“睡不着,出来转一转。”

    骑士长点点头,礼貌的垂下眼睛,避开少女雪白酥软的胸口。

    “你继续巡逻吧,不用管我。”阿米莉娅眼角偷偷瞄着藏精灵的树丛,在心里祈祷这只桀骜不驯的精灵可千万不要在这个时候闹出什么动静来。

    “是。”

    骑士长起身,保持着谦卑的姿态走过阿米莉娅身边,快要走出这条道路时,他又想起来什么,低声说道

    “首席大人,关于那件屠杀案,我们又有了新的线索,在其中一具尸体身上,发现了一根鹰类的羽毛,伤痕处也检测出了鹰类的痕迹。我们猜测应该是鹰类魔兽杀害了那些平民。”

    阿米莉娅????

    见少女没有动静,骑士长又行了个礼,按着巡逻路线走出了这片区域。

    阿米莉娅站在原地懵了片刻。

    半晌,她走到灌木丛边,露出精灵猩红欲滴的双眼,神态卑微的说“大佬,我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