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欺压黑暗神的日常 > 正文 第10章 第 10 章
    教皇沉默了半晌。

    地板又冰又凉,阿米莉亚渐渐跪的膝盖疼,支撑不住的歪了一下身体。

    她知道教皇一定很生气。

    教皇好心好意的替她筹谋规划,她却不是好歹的拒绝了教皇,搁谁身上都要生气。

    但是不管要杀要剐,快点给她一个痛快吧,别让她继续等了!

    阿米莉亚按捺不住,抬起头小心翼翼的瞄了一眼。

    教皇正垂眼看着她。

    那眼神十分复杂,有慈爱,有惊叹,却唯独没有她想象中的愤怒生气。

    “你…起来吧。”

    教皇扶起少女,声音放柔了许多,“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这件事情确实是我考虑不周,我会重新安排的,你放心。”

    “之后我会继续派人来和你协商这件事的,你先回去吧。”教皇似乎有什么急事要做,他加快语速说完了这句话,就急匆匆离开了,只留下阿米莉亚一个人站在房间中央。

    阿米莉亚……?

    她奇怪的拍拍膝盖上的尘土,看了一眼教皇离去的方向。

    那条路似乎通向了大教堂。

    不知道教皇这么着急的去大教堂干什么。

    正好她回去的路也要经过这里,阿米莉亚在路过大教堂时,顺带往里瞄了一眼。

    那柄象征着至高无上的权杖放在了地上,教皇双膝跪地,虔诚的朝着前方高大的光明神像拜去。

    他双目紧闭,嘴唇微微开合,似乎在说着什么。

    黑暗精灵从阿米莉亚的上衣口袋里弹出一点脑袋,顺着她的目光向里看去。

    几点絮语顺着风飘进他的耳朵。

    『……如此纯洁,又如此无暇,吾神,您一定会满意她的……』

    黑暗精灵颇感荒唐的嗤笑了一声。

    谁纯洁?谁无暇?老头子老眼昏花出现幻觉了吧。

    阿米莉亚把他的脑袋按回去,“瞎看什么,不是说好了吗?不许出来。”

    讨厌的走狗!

    黑暗精灵愤愤不平又无可奈何的被按了回去。

    在视野即将消失的一刹那,他的视线无意中扫到了一旁的那尊光明神像上。

    ‘咔!’

    无声的碎裂音。

    在无人看到的地方,那尊本该无坚不摧万恶不侵的神像,竟然无声的裂了一条缝。

    回家以后,阿米莉亚迫不及待的把小精灵甩了出来,“你能不能别老在里面乱动,很痒的知不知道?”

    “呵,我还想说你呢。”

    黑暗精灵冷笑着站定,娇小可爱的身躯抽长长大,转瞬间就又变回了那个俊美桀骜的成年模样“你身上味道太难闻了,以后出门记得洗个澡。”

    “哈?”

    阿米莉娅不可思议的睁大眼,“你说谁难闻,我用的可是最贵的香料,怎么可能难闻,你嗅觉出问题了吧!”

    “难闻就是难闻,不管喷多少香水都遮不住身上的臭味。”精灵懒懒的坐下来,衣领随意的敞开着,露出一片蜜色结实的胸膛。

    值得一提的是,一直披着烂被单的黑暗精灵终于拥有了他的第一套衣服,虽然是阿米莉娅从巡查队里偷偷拿的一套新队服。

    白色绣金线的挺括骑士装,腰带紧紧的束上,勒出他劲瘦的窄腰,胸膛上一排扣子每次都不扣,线条完美的肌肉迎风招展的露出来。

    阿米莉娅说了好几次让他把衣领拉上,但精灵就是不听劝,后来阿米莉娅也就随他去了。

    反正到时候感冒了难受的又不是她。

    “你!说!什!么!”

    阿米莉娅暴跳如雷。任是哪个女孩子被人说臭都不可能舒服得起来。

    “臭。”黑暗精灵顶着阿米莉亚恐怖的面色慢悠悠的说出一个字,还做出了一个格外情真意切的表情,仿佛离得这么远都被她臭到了。

    阿米莉娅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怒火窜到了顶端,她反倒平静下来,露出一个柔弱可人的笑容,眼神带着杀气,一字一句道“你今晚就在地上睡觉吧。”

    话音刚落,扑通一声,原本在椅子上支着下颚悠闲坐着的黑暗精灵突然手脚麻痹的倒在了地上。

    又来这招!

    黑暗精灵费力的半抬起头,恶狠狠的瞪向阿米莉娅,有本事你真刀真枪和我打一场啊,走狗!

    阿米莉娅爽了。

    每次看到黑暗精灵被她欺负的恼恨又悲愤的样子,她就爽得不得了。恨不得多欺负欺负,最好能逗的他哭出来才好。

    可惜这个想法有点难度,大概是不可能实现的了。

    短暂的娱乐了一把,阿米莉亚走到书桌前摊开书本看书。

    不看不行,明天就是实践课了,现在的一时放纵换回来的就是明天的当场丢脸。

    房间中安静了一会儿,只有翻书的声音。

    面朝下趴在地上的精灵突然闷闷的开口了“那尊雕像,就是你们的光明神?”

    阿米莉娅正痛苦的徜徉在知识的海洋中,漫不经心的回答他“是啊,怎么了?你喜欢?”

    她说这话明显带了点调侃的色彩,不想却引起了精灵极大的反弹“怎么可能!我就是喜欢你都不可能喜欢那坨屎!”

    什么叫喜欢我都不会喜欢屎?

    阿米莉娅百忙之中抽出空,视线危险的扫过去“这辈子都不想动了?”

    黑暗精灵桀骜的挑眉,对上她的视线,冷笑一声“不愧是走狗,我就说了一句光明神,看你激动的那个样子。”

    阿米莉娅懒得和他解释太多,继续低下头埋头苦读。

    又过了好一会儿,精灵又变变扭扭的说话了“喂!你知不知道黑暗神?”

    这三个字好像已经深深刻入了他的灵魂,即使他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想不起来,每次试图回想自己到底是谁的时候,总能直觉般的想起这个词。

    精灵有个猜想。

    他不会是神吧?

    在光明神教统治的领域下,所有有关黑暗神的书籍都被摧毁焚烧殆尽,任何人只要说一下这个词,甚至是买的书中有相关字眼,都会被直接带走。

    所以阿米莉娅也不知道关于黑暗神的详情。

    但这不影响她信口胡诌“黑暗神啊,我知道,以前看过有关于他的记载,听说他长了四条胳膊,八条腿,脸长得像蝙蝠,眼睛是前后连起来的一条线,浑身长满黑毛,让人一看就能想起心中最恐惧的事。”

    黑暗精灵在心中模拟她说的形象。

    太丑了。

    他接受不了自己原来长这个样子。精灵坚定的划掉了心中原本的猜测。

    “你怎么突然问这个?”阿米莉娅头也不抬的说道。

    精灵当然不能告诉她实情,他重新趴回地面,含糊的说“不关你的事。”

    阿米莉娅翻了个白眼,不再多嘴了。

    夜幕一点点变得深沉。

    书中的字一点点放大,让阿米莉亚不由自主的阖上眼睛,注意力渐渐涣散。就在她枕着书差点睡过去的时候,身后突然飘来一道低不可闻的声线

    “阿方索。”

    “我的名字,应该是阿方索。”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迷迷糊糊的阿米莉娅差点踩到面朝下倒在地上的精灵。

    “我昨晚没有放开你啊?”她哑着嗓音道,揉揉眼睛“你自己回地下室的床上睡吧,今天就不带你出去了。”

    魔法解开,精灵站起身,一双戾气满满的血眸瞪了她一眼,心情似乎非常不好,挑刺道“走狗,你想背着我干什么?还是又想把我交给别人?”

    时间紧急,阿米莉娅用魔法快速收拾打扮好,低着头从混乱的书架上找书“我是怕你一晚上没睡坚持不住,你想去就去呗,又没人拦你。”

    身后就没人说话了。

    阿米莉娅来不及管他,翻找了半天才找到书,正要转身时,忽然感觉口袋一沉。

    她低下头,一只小小的精灵正蜷缩在里面,探出脑袋警惕的看了她一眼,自己掩上了袋口。

    阿米莉亚捂住胸口。

    这只精灵不看性格的话,好像偶尔还是挺萌的……?

    圣徒有一个专属的小刑房,在靠近围墙的一个小角落里,这里常年放置着几只小型黑暗生物,用来给圣徒练手、试验魔法。

    阿米莉娅走的有点迟,她到的时候,刑房前已经聚集了大半的圣徒,成群的站在一起闲聊。

    这是她自成为首席以来第一次主持大型活动,许多人都等着看她的表现,于是她一出现,众人明里暗里的目光都聚了过来。

    人群围绕着最中央的黛布拉站着,时不时发出几声细微的说笑声,偶尔瞥她一眼,态度并不十分尊重。

    阿米莉娅唇角微微翘了翘。

    看来大家还是倾向于选黛布拉主持圣典啊,她十分欣慰的想着,太好了,我也是这么想的,大家目标一致,劲往一处使,最后总能达成目标的!

    阿米莉娅给自己打了打气,心情愉快的拿出钥匙开了刑房的大门。

    为了防止里面的囚犯跑出来,刑房是没有窗户的,外罩着魔法罩,到处都用坚固的特殊金属固定,堵住了每一丝空隙。所以一开门,房内是黑黝黝的,什么也看不清。

    随着墙壁两侧的魔法灯应声而亮,两个瑟瑟发抖,吊在邢架上的少女在灯光中显现。

    某位圣徒从阿米莉娅身后看了一眼,惊喜道“哦,是审判所那边新抓到的女巫,居然给咱们分了两只过来,总算不是那些乱七八糟的小玩意儿了,来了个大件儿。”

    大件儿,就是指这两个女孩子吗

    阿米莉娅握着钥匙的手指轻轻抖了一下,她压抑着心跳,面上却毫无波澜的让开路,让圣徒们进来,甚至唇角还像其他圣徒那样带上了笑意。

    “你带了书没有?早知道我就把那本女巫之槌带上了。”有人扼腕道。

    “当然没有,我还以为又是些不起眼的小动物就没带,书里的内容也不太记得多少了,这可怎么办,你还记得吗?”

    黛布拉表情柔和,温柔的安抚众人“没关系,这本书我全部背下来了,大家有不会的问我就好。”

    “不愧是黛布拉!”

    “就是,连这么厚的书都背得下来,难怪是综合第一的圣徒呢。”

    众人渐渐拢聚在黛布拉身边,似是无意的遗忘了一边真正的首席。

    黛布拉轻轻一笑,眼角掠过神情僵硬不言不语的阿米莉娅。

    看吧,这就是没有实力却还压在众人头上的结果。